圣安娜网站

袁血郁-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60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8章:烟波浩淼

袁血郁 92609

所以,尤歌今晚的情绪有所好转,因为有了夏晴雪和乔馨的陪伴。临别时,尤歌依依不舍地送她俩到门口,约定了等她拿到黑珍珠再见面。

============

苏慕冉似笑非笑地说:“那是当然了,不但有夫之夫不能碰,我认为,就算是有待确认关系的男女,稍微有点道德的人,也不会一脚插进去的,云珊你说是么?”

苏慕冉无视他的冷漠,专注地凝视着他,清澈的目光里饱含着异样的情愫。

“怎么了?佣人说你今晚没吃饭,吃喝了点汤,是不合胃口吗?”

两人以后怎么发展,很难预测,但至少苏慕冉对许炎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因为很彪悍,他内心有种征服欲,期待着下次在拳击馆能战胜她,一雪前耻。

中午饭的时候,容析元和尤歌坐在一起,另外还有佟槿和沈兆。

说几句祝福的话,他可以,但去参加婚礼,他就觉得没必要去自虐了。揪心事肯定的,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

“他没死,医生的意思不是想说他没救了,只是他目前的情况,不太乐观……三颗子弹虽然全部取出来了,但由于脑部的急性损伤太严重,他即使暂时保住这条命,可是谁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也就是说,他成植物人了。”许炎紧蹙的眉宇间含着几分惋惜和无奈。他自己就是脑科专家,很清楚容析元一旦成了“活死人”,醒过来的机率太微小了,兴许一辈子也不会醒……

“我真的以为是假的……”

沈兆看出尤歌的疑惑和震惊,不由得冷笑:“吃惊吗?告诉你,这是少爷在你怀孕的时候就定下的,本来打算在你生孩子之后给你惊喜,少爷觉得你和孩子应该在那里住。可你却走了,不给少爷机会……呵呵……还有,没人告诉你吗,以前你见到的那个何碧翎是假的,真正的何碧翎是被她孪生妹妹冒充了,叫何韦彤。半年前,少爷亲手将何韦彤个送进了监狱……还有,少爷没对你提过,曾经在香港你们遭遇的车祸,其实是一起针对你的袭击。少爷不想你担心,暗中调查幕后主使,就是何韦彤。你如果有脑子,就该想想,为什么少爷明知道你父亲做了什么却还要娶你?他默默为你做的事太多,这些难道还不够说明少爷是真爱?连仇人的女儿他都能当宝一样捧着,你还有什么不可原谅他的?你那点委屈,比起少爷,又算什么?”

可现在她才知道,她才无比地肯定,他,是真的爱。爱得那么隐忍,深沉,他在加州的时候,是怀着怎样的绝望悲恸离去的?

刚下车就有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迎上来,就是她打电话给佟槿说翎姐身体不适的。

...这鲜嫩的身子轻轻颤着,如溺水的人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挽着他的脖子,被吻得发肿的小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声模糊不清的低喃,**蚀骨的娇软,这无疑是更加激发他的本能,越发想要!

柔韧而坚强,这就是尤歌的特质,她不是那种尖锐的性格,但她也从未对困难低头和退缩。在容析元出事的时候,尤歌很明确自己不能失去这个男人,而现在,他被人劫走,她再一次地肯定,就算他是植物人,她也不要跟他分开!

许炎也是被苏慕冉给激怒了,想起刚刚苏慕冉踢腿之后再迅速将他压制的动作,一气呵成,看似很熟练,力道也不小,难道她还是个“练家子”?

许炎翘着二郎腿,似笑非笑地斜睨着她:“哟,这么客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有过很亲密的关系了,所以,你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

她毕竟是大脑受过伤的,跟正常人有不同,她有时看起来十分清醒而具有灵气,可有时就会突然呆滞,眼神都变得涣散而空洞。每当尤歌出现这样的状态,她的脑子就会像电脑死机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实际上从刚刚撞车的一秒开始到歹徒成功逃离,全部过程只用了两分钟!

“你知道多少关于我的事?”许炎警惕地望着眼前的男人,心想他不会是告诉尤歌了吧?

但是,唐虞梅的隔壁住的是谁?是容析元,两个房间的阳台紧紧隔着半米的距离!

一个穿灰色西装的中年秃顶男人也不甘示弱,卯足了劲吼:“尤兆龙如果还在世,他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女儿败家!”

“……”

容析元嗯了一声没说话,不过佟槿却懂了什么意思。

“大叔,等等……”尤歌忍不住追上去,拽住了他的胳膊,略显焦急地说:“这都快九点了,你是工作太忙吗?”

天还未亮,万籁俱静。尤歌熟睡的样子就像婴儿般纯净可爱,粉红的小嘴嘟着,一只手还轻轻捏着拳头,轻浅的呼吸很均匀,身子蜷缩着,像只慵懒的猫儿。

一番激烈的缠绵之后,容析元顺理成章又回到了chuang上躺,留着尤歌入睡,现在他才觉得踏实,舒服,比睡沙发的待遇好太多了。

容家大宅占地约2千平米,呈半月形。有私人泳池以及篮球场,两个花园,包括温室,酒窖,琴房,健身房,车库……卧室一共18间,每一层楼都有书房。佣人8个,园丁4个,都各自有单独的房间居住,怪不得外界不少人都笑说想来容家打工……

容家的人一个个气得不轻,纷纷指责尤歌,一瞬间她就成众矢之的了。可那又怎样,尤歌的坚韧,一般人不知道,越是糟糕的环境她越能挺住,这一点跟容析元很像。

容析元戏谑的眼神盯着她:“你以为我要怎样?或者你像我怎样?难道你对昨晚……还意犹未尽?”

翎姐坐在椅子上,看佟槿的眼神就像是亲人那样的温和。

璇宝贝一转身看到霍骏琰,小肉腿立刻就跑过去,朝着霍骏琰伸出双手,求抱抱。

这种心理很正常,爱情就是自私的,每个人都不会愿意另一半被别人觊觎,哪怕是一个微小的可能,都会令人心头不爽的。

剑拔弩张的气氛陡然升级,两个男人终究是以这样直接的方式又对上了。互不示弱,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瞪着,就跟两头倔牛似的。

尤歌心烦意乱,也没心思再待下去了,返回酒席上,向许炎和卢老先生告辞,她要先离开了。

当她走出电影院时,已经是快11点了。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她的心也越来越苦,最后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和许炎,没戏。

如果不是赫枫亲眼所见,他还真不会相信容析元会这么chong爱一个女人。

“容析元,你还没明白吗,我和你之间不是单纯的闹别扭而已,而是我们不该再

此刻的容析元再也不是刚才那般淡然,他的愤怒毫不掩饰,赤红的双眸甚至带着一丝嗜血的恐怖。

“析元,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吗?”郑皓月惯有的温柔声音,在夜风中显得很动听。

她的反应,看在他眼里,很是不满,越发想要征服她了。

“我……”容析元竟然被问得语塞,终于感觉出来了,自己不管怎么回答都不对。

他的母亲,用那种极端的方式伤害他,这伤口要怎么愈合?怎么去淡忘?

“哈哈哈,这趟真顺利!大哥,是不是晚上就能收到钱了?”

一连串的污言秽语,恶心至极,他们那双邪恶的目光落在尤歌身上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角落里,一人一狗看上去凄惨极了,人在犯病,狗也受伤,命运几何呢?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呜……呜……”香香艰难地发出声音,像是在回应尤歌所说的话。

“在里边……已经迟到半小时了,你能在半小时的时间里开到码头吗?人家可是说了,必须把人送到云南。”

隆青市海域附近有好几座小岛,都是旅游热点,游客们出海都需要坐这种小型游艇,包括很多海上娱乐项目都需要借由游艇来完成,它是隆青市旅游业中不必可少的存在。许家在十年前就开始垄断经营,如今已经是发展壮大,在外人眼中,许家是低调的豪门。

“……”

容炳雄一家子可算是给气得七窍生烟!他老婆此刻就拿出了嫂子的派头,横眉竖眼,怒不可遏。

...尤歌和郑皓月之间眼神的对峙,暗流汹涌,只有当事人才明白这四目相对所代表的含义。郑皓月在冷笑,尤歌却也丝毫不惊慌,只是她心里有数,郑皓月兴许是在试探什么。

容析元强忍着那种快要爆炸的感觉,顺手拿起酒瓶往嘴里倒了一口酒,然后……

容析元深邃的墨眸里幽暗的光线又闪了闪,不说话就等于默认。他跟老爷子有着很深的隔阂,可不管怎样,他内心也不想看到老人身体出问题。只是这种想法在心里,他不会说出来,但尤歌感受到了,他就有了心灵相通的感觉,这个女人,如今与他之间不需要多的言语,互相都能体会到几分。

许炎在听到“谈情说爱”这几个字时,更是心里绞痛……如果真的有这回事,他还觉得舒服点,可尼玛的就是他四年里都没对尤歌下手啊,冤!

许炎此刻,在拼命克制着冲上去的念头,身体里的怒气如脱缰的野马在奔腾!

龙晓晓害羞地点头:“是的……霍叔叔您好……”

龙晓晓心里微微一甜……他总算还是关心她的,哪怕只一点点就够了。

尤歌和佟槿当然都能看到容析元的表情动作,实在忍不住笑得肚子疼,这男人看来是被璇宝贝给刺激得飞起来了。

那就是医院里最好的病房,是单间,里边该有的都有,最重要的是,能有个**的休养环境,陪护的人也能得到更好的休息。

“哈哈哈,还是你了解我,真是我出的注意。可我也没办法,唐虞梅是容析元的亲生母亲,你知道,她说了不会允许我和容析元在一起,所以,我只能演戏,让她麻痹大意,这样我才能有机会把人营救出来。许炎,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我还是要说,希望你能协助我救人。”

纯正的墨西哥咖啡豆鲜磨出的香味在空间里弥漫着,光是闻闻都感觉陶醉。正是这香味吸引了不少顾客,最角落的那张小桌子就是霍骏琰所在的位置。

“什么?”容析元嘴角抽筋,彻底被打败了,一肚子的憋闷。

容析元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俊脸绽放出尤歌熟悉的温暖笑意:“别管其他人,只要我没有对你凶就行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不必理会。”

“不行,不能让尤歌一个人留在里边!”容析元坚决的语气,眉宇间带着威仪,用眼神示意他非去不可。

一时间,记者们更加兴奋,可郑皓月就窝火了,她那么爱面子,此刻最怕的就是被人捅出容析元已经和尤歌结婚的消息。

这确实是令人鼓舞的成绩,让各界,乃至博凯总部都不得不对这次展销会的成效感到意外,可以预见,将来宝瑞的发展会更好,前途一片光明,冲出本土,走向国际,挡不住爆红的节奏。

她怎么能甘心?她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容家老爷子,以为可以得到庇护,但没想到,容老爷子使出了“杀手锏”却也没能阻止容析元和尤歌去领结婚证。

其实有时候,距离成功就只有一个眼神的障碍。先前人们因为知道这是国内的奢侈品,因此不抱兴趣,更不会去仔细看商品的工艺与品质,现在因好奇而来,人越来越多,真正肯仔细看了就会发现,除了这个品牌在国际上不响亮之外,它哪都不比别人差。

结果是可喜的,此刻,销售员和宝瑞的设计师们都在忙碌着,比起先前的清闲,他们更喜欢现在的热闹。

许炎不耐烦地说:“动作快点,我……”

苏慕冉潇洒地撩着发梢,自信飞扬:“要赢,就要全方位利用自己的优势,你因为我的一个眼神而怠慢一秒,说到底那也是属于我的布局,你有什么不服气的,欢迎下次再当我的陪练。”

郑皓月惊悚地望着他,不可置信他居然能洞悉她隐藏的心思!

前边一个个应聘失败的,走出来之后经过尤歌身边,都会难免投来一阵怪异的目光,因为她们失败了,就意味着后边的人更多了一份成功的机会。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对于尤歌这种高学历的人,葛斌反而有点不信任,他见过太多拿着学历而在工作上一塌糊涂的年轻人了,尤其是,尤歌这么美,说实话,很容易给人一种“花瓶”的错觉。

台下的人表情纷呈,精彩极了。知道尤歌身份的人,无不震惊万分。不知道她的人也在开始悄悄询问她的来历。

br />

面对这样淡定的对手,容桓都没辙了,继续下去也炸不出他想要的反应,还不如早点走人,免得被气得吐血。

香香伤得不轻,昨天送到兽医那里的时候真是差点一命呜呼了,但它也表现出了顽强的意志力,经过几个小时的抢救,它脱离了危险,但是距离恢复很要一段时间。

容析元及时抓住了这只手,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计划是很好的,但就是应了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容析元却上前一步靠近了,低头看着她腰上的围裙,不置可否地说:“带子都没系,你忘记了。”

许炎之所以这么随意,是因为自己房间没人嘛……可是,就在他看到chuang上的被子时,心头忽地一紧?

“大叔,我饿了。”她和怀里的香香都是萌态十足,加上刚从医院出来,身子还比较虚弱,说话软绵绵的,更有一种别样的诱人风味。

有时感觉他很神秘,他也从不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两人之间维持着一种看似和平的表象,但都知道那只是暂时的。一些刻意忽视的问题,迟早会来临,某些蠢蠢欲动的人也是闲不住的,过不得平静的日子,不搞点事出来就不会舒坦。

“怎么样,肚子还疼吗?”他的声音从她头顶落下,柔柔地钻入她耳膜。

怎么能淡定得了,现在容析元心里堵得慌,谁都不想见,只想一个人静静。

“嗯?”容析元怪异的语气和眼神盯着尤歌,咬咬牙说:“你的意思是在说我用时太短?嫌弃我了?我这只不过是热身,一会儿才是主菜,咱们换个方式做游戏。”

容析元听了这话,脸色缓和了一点,可还是忍不住说:“你觉得我以前做的时间太长?我还以为你喜欢我坚持越久越好,所以我经常都是故意忍着不释放,希望把持久一点,好让你满足嘛……”

尤歌觉得只要有香香在身边,她或许就不会抖得这么厉害了。

“嫂子,你感觉怎么样?”佟槿关切地问,眼神中满是无奈。

“元哥他……一会儿就来……”

不知何时,尤歌身侧出现一个修长的身影,一只男人的手为她递来一张柔软的纸巾。

佟槿是第一次看到尤歌哭,平时只看到尤歌开朗的一面,此刻却是充满了阴霾的,他也会感到压抑和难过。

这货,就惦记着那蚀骨的美妙滋味,趁机不想戴了。

上一次,这个电话打来时,双方都没有说话,而是用手轻触手机发出长短不一的声音,用摩斯密码进行交流。

这种时候当然要表现好,表现得积极,博得老爷子的好感,才有可能获得更多的利益。

尤歌用一种前所未有的神速,飞一般冲到男人面前,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往角落里拖,嘴里还夸张地大声说:“先生这边请!”

容析元这回是耐心十足,还将翎姐的所有经历都说给尤歌听了,包括翎姐出意外,躲避他人的追杀……

翎姐蓦地一惊,看见尤歌了,下意识的那双手离开了容析元的肩膀,若无其事地微笑着打招呼:“尤歌你来了正好,析元好像很累,你陪陪他,我先回房了。”

“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又不疼。”

“没什么,我在想,我们三人里,现在就是析元最幸福了,他有尤歌。”这话真不知是羡慕还是什么,隐约透着一点深意。

“你去死!”

“不要吵!”一位中年男子面色不善,不知是针对宝瑞还是针对那位贵妇。

田警官的脸瞬间僵住,他当然认出来了,这墙壁后边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就是先前搜查过的一个包厢!他,空欢喜一场!

蠢,笨,比白痴也好不到哪里去!容析元心里不断地这么叨念着,就是想将脑子里的身影赶走。他是什么人,他身边又是些什么人?俗话说物以类聚,他怎么能跟一个傻乎乎的女孩子有牵扯?

郑皓月和尤歌的关系,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陷入了僵局。

现在她却提出离婚,他如何能咽下这口气,这好比是在笑话他当初的决定是个错误,在否决他当时那种不顾一切的决心。

轻笑声,如银铃一样悦耳,叫醒了这个早晨。

佟槿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么揪心的人,当然就是许炎了。

许炎分析得很有道理,虽然话不中听,但说的是实话。

容析元觉得应该马上告诉翎姐这个消息,她应该会很开心的吧,这毕竟是她盼望已久的事……一旦赌王点头,翎姐就可以顺利进入何家,与家人团聚了

店长见尤歌没有表示不满,也没说多余的废话,不由得轻蔑地笑笑,心想,这新来的嘛,还算识趣,听话,这才是一个做新人的觉悟,所有在

“哦不……少爷他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会跟尤歌接吻?不不不……一定是看花眼了,我该出去冷静一下再进来。”沈兆喃喃自语,赶紧地转身就跑。

“就是就是,嫂子说得没错。”

容析元没脾气了,反正是被吃定了的样子,明知道是开玩笑,可还是会瞪着尤歌,警告地说:“你可别忘了,昨晚你说不会离开我的,刚才还敢想着分开后得到我的财产!”

这时,黑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紧张兮兮地上前去,瞅着许炎的脸,很惊奇地问:“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嘴角受伤了?”

一群人不禁面面相觑,一个个的脸都绿了,首席设计师也不乐观了,制作部的师傅们更是愁眉紧锁。

就这样过去了三天,终于到了泰华酒店与锦程集团以及博凯实业对于收购计划的最后一次面晤,将决定酒店最后的归属权。

下午三点钟,泰华酒店顶层会议室。

“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卧室,我帮你看看。”霍骏琰说着就转身往书房走,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干嘛没事端燕窝来,幸好尤歌没往别处想。

尤歌已经听傻了,两眼直勾勾的,耳朵好似嗡嗡作响……这下可是该死心了,心底一点点幻想都破灭,原来真是父亲对不起容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