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宁赋

花言乔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041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2章:坚持不渝

花言乔雨 90411

“该死的魔头,滚开!”

谢明曦还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从面上根本窥不出半分真实情绪。

俞太后利舌如刀。

盛鸿:“……”

谢明曦去莲池书院读书,只能带一个丫鬟。扶玉力气大,拎着三层食盒轻轻松松毫不费力。于是,谢明曦便挑了扶玉随行。

“这么一算,至少也得几百两银子。”

“还有几日,皇上的尸首便要下葬。”谢明曦眸光闪动,压低声音道:“丧事一了,陆阁老等人定会提起改立新帝之事。”

将军府内设了百余桌,犹自坐不下,索性在府外又摆了数桌酒宴。

懵了一脸的不止周全,还有一众宾客。

这等事,不宜声张。谢明曦只私下知会了萧语晗,若俞皇后问起,萧语晗也能帮着遮掩解释一二。

尹潇潇无奈低语道:“我虽未亲自喂霖哥儿,心里也时时惦记。只恨不得一日溜出来七八回才好。”

两人相视而笑。

“总之,让她们保持不相上下的争斗之势。直至我们安然离开京城前往藩地的一日。”

那位名医沉声道:“草民自当尽力而为!”

周英压低了声音笑道:“今日我们随皇上一同进椒房殿,可算是开天辟地了。”

“罢了,同窗一场,我们只当没听见便是。方姐姐,你也宽宏大量一回,别和一个快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计较了。”

谢府门房管事倒是不敢失礼,一脸陪笑地说道:“三小姐特意吩咐过,从今日起,老太爷老太太老爷都要养伤,谢家只得闭门谢客。请世子爷多多见谅!”

流言总有一日会过去,不必沉浸其中自怜自苦。

三皇子不止一次地在盛鸿面前,对五皇子流露过不满。

李湘如心中腹诽不已,口中笑道:“到底是血缘至亲。这可不比别的,一刀下去也断不了。”

难道真的是老天看不过眼,要惩罚江家人?

这么抬来抬去的折腾,哪里禁得住。

逗得谢明曦轻笑不已。

一提俞太后,顾山长的注意力果然转移开来,目中闪过憎恶悔恨种种复杂的情绪。

……

可惜了李默的一腔护妹之心。

盛锦月自觉满腹委屈,挨了一记巴掌,更是委屈,立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你们都怪我!我在书院受委屈被欺负,你们怎么也不问一问?都嫌我丢人,那我以后就不去书院了!反正我读书读不好,也没人疼我!”

“你给我立刻滚回屋子里,安分待着,明天老老实实地给我去书院。再丢人出丑,也得撑着!”

……

那是她放在心尖上的女儿啊!

永宁郡主身边,只剩下一个点翠。

莫非是逆贼又改了主意,想回来杀了他们?

领先进来的男子,身量颇高,满脸彪悍骁勇,身上溅了许多血迹。目光掠过面色惨白的阁老们,上前拱手行礼:“末将救驾来迟,请诸位大人莫要见怪!”

谢云曦不知就里,满腹委屈地告状:“母亲,三妹一直欺辱我!”一双大眼里满是“母亲快替我做主臭骂谢明曦一顿”的急切!

时隔十数年,事过境迁,宫中的太医已经换了一茬。李太后身边的宫女也不知换了几岔。没有任何凭据,只凭猜测,根本奈何不得李太后。

她的闺名中有一个莲字,老虔婆被莲子噎死。冥冥中似有一双无形的命运之手,为她报了仇。

芷兰悄步走了进来,轻声禀报:“启禀太后娘娘,移清殿里传来消息,今日小朝会,刑部尚书拿出证词,说蜀王遇刺之事和宁王府有关,要彻查宁王府的人。宁王殿下勃然大怒,言辞中对皇上多有不敬之处。皇上也十分恼怒,要问罪宁王!”

当日晚上,俞皇后便将谢明曦有喜之事告诉了建文帝。

谢云曦这才住了嘴,乖乖上了马车。

他是谢家唯一的儿子,便是庶出,也十分金贵。这十余年来,父亲谢钧从来舍不得说半个字重话。没想到,今日竟为了谢明曦这个臭丫头训斥自己……

静妃抬起眼,笑着打趣:“今日的射箭比试,第一名非四皇子莫属。姐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莫非是因六公主立下赌约之事,心中不喜?”

六公主静静地看了片刻,忽地张了口:“明曦,你没睡,为何要装睡?”

谢明曦对自己的亲近示好,对四皇子的提防戒备……

两人默默对视,仿佛一场无形的较量,端看谁先撑不住,先露出怯意。

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颜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参加一门比试。而她却参加两项比试。

不待盛鸿吩咐,湘蕙和魏公公已各自拎了四层的食盒上前。小巧的梨花木圆桌上,很快摆满了精致的菜肴。

四皇子身量最高,面容最冷峻,目光也最阴冷。

四皇子身体紧绷,眼中闪出幽暗的火苗:“李默!你问这话是何意?”

身量修长清秀斯文的方若梦,则是方阁老府上的孙女,却非嫡出,而是庶出。在一群嫡出的贵女中,方若梦自觉低了一头,颇有几分拘谨局促。

谢明曦的声音再次响起:“皇后娘娘筹谋多年,为了储君之位,付出诸多心力。到了此时此刻,她绝不会容任何人夺走储君之位。”

盛鸿:“……”

年少体力好,精力旺盛,又是初尝男女欢愉。就像常年吃素之人,骤然尝到了肉的美味。哪里还能控制得住,恨不得日夜吃个不停。

谢明曦没去看李湘如快喷火的双眸,转而对萧语晗笑道:“我们一起去给母后请安。”

待嫁的女子,无非是亲手做些针线活。谢明曦什么都擅长,唯独女红平平。索性不费这份心,重金聘了两个京城有名的绣娘做绣活,到最后亲自填补两针便是。

李湘如的母亲李夫人优雅万分的走到众人面前,照例“低调”“自谦”一番。

身侧的林微微低声悄语:“你母亲可有点过分了。在家中再不待见你,今日也该表现得热络高兴一些。”

五皇子照例笑着打圆场:“我们一起进椒房殿,给父皇母后请安吧!我们要参加早朝,七皇弟要去书院读书,都耽搁不得。”

等了一炷香左右,建文帝终于露了面。

建文帝亲昵地扶住俞皇后的胳膊:“皇后无需多礼,快起身。”

在门外整整站了一个时辰,俞太后才重新吩咐两人入内。

隔日清早,俞太后皱着眉头醒来,面色阴沉地任人伺候梳洗更衣。鲜艳色泽的宫装一律入不了俞太后的眼,芷兰着意挑了一件色泽素雅的宫装,又细细为俞太后上妆,遮掩去彻夜难眠的憔悴黯淡。

移清殿。

俞婉就是最好的例子。身为俞家女,以后嫁为谢家妇,日子不知何等难熬。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哂然:“母后死心不息,想以瑾儿和楚家结亲。好在皇姐还不算糊涂,知道此事不可为。”

再者,能不费力气就治服了顾家,也是好事一桩。

他这张老脸,算是被一同揭下扔到了地上。

好在谢明曦的闺房宽敞整洁,收拾得颇为雅致。

春锦阁里大小共有八个丫鬟,她着意挑了略显蠢笨的从玉和更蠢笨的扶玉。

“天色已晚,明娘先回春锦阁歇下吧!”谢钧不想正面恼了永宁郡主,又出言安抚:“也请郡主息怒。或许明娘是心中存了误会,待我日后慢慢开解。她定会想通,到时候再去淮南王府也不迟。”

闽王越想越是恼火,低声怒道:“我们谋划这么久,联手出击,费尽心思才有今日的局势。这个盛鸿,倒是狡诈阴险得很,一回京就迫不及待地动手。这是想将我们兄弟一网打尽啊!”

十五岁的盛鸿,有着少年特有的英气蓬勃。长相其实没什么改变,气度却已不同。便是穿着女装,也和昔日那个阴郁少言的“六公主”截然不同了。

散朝时,三皇子叫住了盛鸿:“七皇弟,你稍候片刻,我有话和你说。”

当日六公主初进莲池书院,她因俞皇后之故,对庶出的六公主总存着一丝不喜。这半年来,亲眼看着六公主的勤勉奋进,直至昨日大放光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