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宁赋

花言乔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041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7章:龙虎风云

花言乔雨 90411

------题外话------

    “好,我给你画!你务必把自己打扮得更美些,我笔下可不会掺假,否则画出来不是美人,你不能怪我。”谢云澜笑道。

    半个时辰后,风梨端来一个托盘,站门外道,“公子,早饭好了。”

“回芳华小姐,我家公子是右相府李公子,如今正在赶来的路上。”那掌柜的立即道。

“谢芳华,你若是死了,那我怎么办?”

……

谢芳华闻言眼泪又汹涌而出,尽数都蹭到他胸前,蹭到他衣服上。

吃过早饭,二人一起出了房门,先去了正院。

秦铮脸色好转,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江湖多年,初心不改。写文、写好文,一直是我想做的事儿。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那个一心写文的人。如今新文如约而至,期待亲爱的们归来品新。我的热茶,你们的热情,让我们一起,品一盏新茶,共风景如画。

“听言跟在世子身边,很多公子都在,太子总不会当着这么多人,明目张胆将世子如何。应该就是拉着他不想让他回府。”侍画低声道。

“这个臭小子,弄个婢女还宝贝得跟什么似的,往日他得了什么好东西,一准跑到朕跟前来显呗,这次倒是例外了,朕不但没见到那个婢女,这些日子连他的人影朕也摸不到了。”皇帝笑骂了一句。

“亭儿!”永康侯又加大声音喝了一声。

外面的人见谢芳华走出来,显然都知道老夫人怕是去了,都默然地用不同地眼神看着她。

谢芳华将手递给他。

直想念孙子,临终总算能见上一面,为了感谢我,便也想见见我。这也不太奇怪。毕竟云澜哥哥一直和兄弟姐妹们不亲,和我比较投缘,除了我,没人能说动他。嘱咐我,以后多提醒矫正云澜哥哥的孤僻脾性。”

皇帝“咦”了一声,“这话从何说起”

皇帝闻言沉默下来,身为天子,虽然坐镇皇宫,但也不是真正的耳目闭塞。皇后和两宫宠妃以及四皇子和两位皇子,皇后母族和柳氏、沈氏的争斗,他若是不知道察觉不出,就是傻子了。也不配做这个皇帝了。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谢芳华都揽到了自己和忠勇侯府的身上,让他想从她口中套出些什么话来,丝毫不能。心下有些气闷,这么多年,他真是忽略小看这个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了。

郑孝扬立即重重地点头,“放心吧,我将他手拽断了,都不松开。”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谢芳华淡淡看了刘岸一眼,没答话,转头对那两名仵作问,“你们确定你们验尸准确?”

清河崔氏的下人都比寻常家的公子身份高一筹,更何况他那日管英亲王妃叫小姑姑,显然不是清河崔氏的下人,而且在她面前嬉皮笑脸,应该是个公子,才有资格喊王妃姑姑。

秦浩嗤笑一声,早已经不见在左相府的恭敬小心,冷嘲道,“左相府的小姐又不是什么一等一的好女子,他看不上有什么奇怪?”

到底是秦铮的身份太重要,还是因为卢雪莹被秦铮为了她一怒之下推给秦浩引了皇帝对她的彻查。不管如何,得皇帝的注意,不是好事儿。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燕小侯爷,您们还是进屋等着我家公子吧!我家公子稍后就回屋。”听言不想让着这些年看到公子烧火的样子,这会毁了他的形象,连忙阻止。

秦铮哼了一声,“他最好一辈子别回来!”

顿时灶膛里嗡地一声,一股火苗窜了出来。

让看到她的人无法说她不美,她的美不在容貌,而在通体的行止和气度上。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燕亭睁大眼珠子,不敢置信地看着秦铮,“喂,秦铮兄,往日你都看得紧,今日怎么就这么放她单独陪秦倾出去了?你就不怕那小子喜欢了她?”

只听英亲王妃又继续道,“从她进门,你可让她歇一日半日?你是堂堂英亲王府的长子,不是畜生。你这样作践自己的媳妇儿,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还不给我滚出去”英亲王妃恼恨地赶秦浩。

谢芳华拂开她的手,对她道,“我把脉探出,她怀孕不足月,所以没被发现而已。”话落,见刘侧妃依旧不敢置信,她又道,“若是侧妃你信不过我,可以再请大夫来。”

刘侧妃一时没了声,“噗通”一下子跌到在地。

谢芳华看着他,“你喜欢不喜欢小孩子?一个长的像你又像我的小孩子?”

谢芳华见秦倾吃下,回头对秦铮道,“都出去。我救人时,不喜欢多余的人在这里。”

谢芳华点点头。

“十几条人命呢!”金燕说。

“住口!”大长公主“啪”地一拍桌子,怒喝,“你只是梦魔了一时醒不来而已。丽云庵的任何事儿,都跟你没关系。”话落,她道,“现在就跟我回京!”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郑孝扬长吐了一口气,追上李沐清,用胳膊撞他,“喂,你说,若是没有王妃求情,皇上会不死真打我们?”

“总归是好事儿,这样我就放心些。”英亲王妃道,“京城距离这么远,有什么事情,也难得音讯,更是鞭长莫及。也只能等着他们的了。”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也别生气了,他们也是怕你担心。”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英亲王妃摆摆手。

李沐清微笑,“的确跟你比不了。”

秦钰哼了一声,“他们才回京多少日子?月前,是一直与秦铮和芳华在一起的。以芳华的医术,不足月时,就能查出来了。他们定然知道。”

秦钰闻言立即道,“小泉子,去把秦怜给朕喊来。”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顿时上前,“小王爷小王妃。”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马车走了半个时辰,缓缓地停了下来。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小泉子立即小心地陪笑,“如今不是多事之秋吗皇上也不敢行将差错一步,处处小心谨慎,以免愧对列祖列宗。”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管家一惊。

“小姐。”侍墨也吓坏了,立即走了进来。

过了片刻,喜顺匆匆跑了回来,“王妃,王爷和大公子说这就回府。”

他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声高喊,“皇上驾到!”

秦钰忽然眯起眼睛,“你先找李沐清汇合可是接到了他传来的什么消息”

秦钰大怒,“这个李沐清,不知道你身体不好吗有什么消息,不能传给朕朕一定要治他个欺君之罪。”

秦钰轻哼一声,“少废话,你快些准备吧,我也去换衣服。”话落,转身走了出去。

她刚走几步,谢芳华又喊住她,低声嘱咐,“衣物什么的不必多收拾,我前些日子私制出来的养心血的药丸全部都带上。”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谢芳华笑着道,“闲来无事,出来转转。”话落,她反问,“你这是要去哪里?”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