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宁赋

花言乔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041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2章:私淑弟子

花言乔雨 90411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

毕竟这玩意,除了花方继藩的银子,几乎毫无建树。

方继藩和朱厚照都打起了精神,朱厚照眼里放光:“如何?”

一个比一个逆天。

是啊。

弘治皇帝身躯一震,震怒,起身:“这样的逆子,不要也罢,今日打死了你,也好过,将来这江山社稷,坏在你的手里。”

有人大呼道:“突兀,你也有脸自称是成吉思汗的子孙,我们而今,打不赢汉人,可至少,也该做一个汉子,想不到,你竟使这样的手段。”

“你再后退十步,细细看看。”

出了行在,随驾的诸臣早已候命,禁卫们更是看不见尽头。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转身就要走。

“没时间了。”方继藩道:“多做事,少问话,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长了四斤。”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

当然,他们也有所疑虑。

方继藩道:“陛下乃是九五之尊,这些事,自当是陛下来的。”

朱厚照看到方继藩的蛤蟆镜,激动的不得了,在方继藩面前晃晃手:“呀,本宫也要一个。”

卧槽……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他喜欢,就由着他去吧,朕管不了他啦。”

这方家……就和王不仕这等妖艳贱货不一样。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海贸,历来是很挣银子的,那西洋的香料,佛朗机的钟表,大食的毯子,还有从大明出口海外的瓷器和丝绸。

案牍上,是上上月的新政区域经济成长值。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这一吃,吃的王不仕要吐了,舍不得啊,可依旧还坚持着,唯恐自己吃的少了,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

“多少银子,你说。”王不仕不想听是什么茶,报个价格,更直观。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这么重大的事,牵涉到了国计民生,方继藩说的是对的。

弘治皇帝道:“还有其他的人选吗?朕看王守仁、江臣这些人,也不错。”

好不容易出了午门,朱厚照指了指自己的脸:“方才有鞭子好似抽到我脸上了,你瞧瞧看,是不是青了。”

再这样下去,保定下设的统计司,都要和厂卫并驾齐驱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儿臣确实是斗胆,评论过太祖高皇帝,说是太祖高皇帝,诛杀了不少的豪强。”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问题。”

方继藩诧异道:“陛下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这都是儿臣的心头肉,儿臣怎么可能置身事外。就算他们出了岔子,砍了脑袋,儿臣也是伤痛欲绝,生不如死的。”

弘治皇帝敛了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才徐徐开口说道:“听说保定府那里,开始推动一个叫什么统计学,是一群算学的生员鼓捣出来的,说是衡量标准,将一切进行数字化,而后,再进行统计,最后得出一个科学的数据,譬如,年产铁量,产煤量……根据这些数字的统计,衡量官吏的绩效。朕觉得,这也是好法子,不如这样吧,朕也不催逼你,你这蒸汽机车,若是到时,运力不能提高两成,朕来收拾你。”

于是这到嘴的话,朱厚照努力了很久也是没说完全。

无数巨石堆砌的一座古城,竟是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王不仕和寻常商贾之间的区别了。

以往的时候,大家也还想要点体面,好歹买辆马车,雇个车夫。可发现,这车夫的价格,越来越贵,人力的成本,太吓人了。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

他几乎已经可以确信了。

他阖目,一言不发。

大家都笑。

随飞球营的医学生,熟稔的检查了天下他的头,确定完好,四肢,似乎也没有折断的痕迹。

紧接着,朱厚照道:“真是好极了,咱们的降落伞,成功了,可以投入使用,哈哈哈……”

…………

实验……

这一生来嘛,叫的人都酥了。

紧接着,飞球腾空。

刘瑾:“……”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香儿欲言又止,本想说定是女医们走了,整个人都如失了魂一样,想到好似这些话不能说,便俏皮的笑了笑。

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女儿,不过是个小女子,学医,学医有什么用?

梁储一直坚强的伫立着,他不能哭,也不能情绪激动,他得表现出,淡然处之的样子,尤其是在刘家人面前,可那刘家叔侄,被当做死狗一般拖走,他红了的眼圈里,才禁不住,泪水泊泊而出。

因此整个大殿之上没有人觉得不妥。

而自己的叔父刘焱,终于撑不住了,双膝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她微微一笑道:“想不到,竟是梁卿家的女儿,本宫见你医术高明,这些,都是继藩传授你的吧。”

张皇后心里却感慨起来,方继藩这家伙……虽然爱折腾,可这一身本事,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呢,当然是不吝赏赐的。

当然,等救治之后,她又恢复了大家闺秀的模样,行礼如仪,并无过份跋扈。

也罢。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怎么好端端的,就念恩旨了。

这等际遇,莫说是他一介举人,便是无数金榜题名的进士,都是可望不可即。仁寿宫已是疯了。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可十数次按压之后,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是许多人……

乌压压的,有数百之多。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梁储乃是广东人,梁家和番禺刘氏,都是岭南的望族,正因如此,两家多有联姻,梁储的女儿梁如莹,数年前,就曾和刘氏有过婚约,本是指望,成年之后,便嫁入刘家去。

原因……倒是很简单。

方继藩道:“老子是郡王,做儿子的,岂有不高兴的?陛下,国朝以孝治天下啊。若是儿臣哭哭啼啼,岂不显得儿臣虚伪了?陛下明察秋毫,儿臣对陛下毫无隐瞒,自然是真情流露,绝不敢掩饰自己的情绪,蒙骗陛下。何况,父王从前就一直教诲儿臣,方家男儿,行的正、坐得直,对人要坦诚相待,尤其是陛下,万万不可藏着什么私念,需继承家风,以忠心信为本,童叟无欺,放才对得起,历代祖宗的言传身教。”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西山保育院……

这编撰对这一行,可是门清。

圣驾很快穿过了御道。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留下的,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

可新津郡王,忠魂却已归天,想来,定是列于祖先英灵之侧。

东配殿外,百官纷纷垂手而立。

“不是听说,他发病时才和气吗?”

只竟是一下子,不知所措。

他似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刘健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现在这事……咋办?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

远处,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

这一笑,外头的百官都吓得脸色变了。

方继藩乐了,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羊皮卷。

为了显示自己已经痊愈,他穿戴着厚重的盔甲,按着刀,在无人搀扶的情况之下,亲自去观摩了民兵的操练。

“不敢,能为师公效劳,实是学生的福气,恩师待学生,恩重如山,学生能够为师公分忧,也是在所不辞。”

唐寅此人,此前就有建立水师的经验,何况,他又是方继藩的门生,奉行的乃是新学,做事踏实可靠,这未来的舰队,交给他,倒是恰如其分。

方继藩没办法,依言坐下。

“就这样说了,一言为定。”方继藩丢下一句话,疾跑出去。

方继藩在舰桥里,看着远处的舰船,不禁发出了感慨:“这些佛朗机人,能够纵横四海,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不但战斗经验丰富,且还如此悍不畏死,实是心腹大患。”

那无畏号与王不仕交接的刹那,顿时,无数的火炮倾泻而出。

可就在此时,安娜公主号与国王号却已包抄而来。

可是……

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似乎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他几乎可以感受到,海面上,无数人在哀嚎,似乎希望巨舰放下救援的舟楫。

弘治皇帝已率百官出了底舱,他站在这依旧无损的甲板上,看到四处海域,到处都漂浮的残肢断臂,还有一片狼藉。

弘治皇帝已经深吸了一口气。

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蒸汽船,已是如临大敌。

“很好。”武官道:“静候命令!”

李东阳方才还觉得胃部翻滚的厉害,突然一下子,不适消失了,他这把老骨头,打了个激灵,翻身就起来,然后双目张大,瞳孔收缩,在沉默之后,他怒吼:“方继藩,老夫和你没完!”

西班牙海军的指挥官们,往往都是一群干练且果敢的家伙,他们不但出身良好,而且受过系统的训练。

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炮手们,依旧在耐心的等候着,他们经验丰富,带着乐观的精神,认为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不是火炮不能解决的。

所以,任何一条航线,都是开拓而出,当初徐经所干的事,就是如此。

弘治皇帝深吸了一口气。

对呀。

这么大的船,又不是朝深海去航行,想来,是不会沉没的。

较真的说,这船上打滚,就要下海了。

你方继藩还有没有天良,给老夫放了贷,拿走了老夫的棺材本,买了你的房,你还想叫老夫死?

对这……大家没有概念啊,只晓得大家在船上,船上日子很不好过,其他的……

众人纷纷苦劝。

弘治皇帝一愣。

这个世上,再没有人,比自己的爹,更加坚强了。

他深吸一口气:“当初在预备建设蒸汽船时,儿臣主导了蒸汽船的整齐锅炉的研究,开与此同时,与之匹配的舰船,也在同时研究,在天津卫,上千的船匠,建设了巨大的船坞,花费了无数银子,在此建造,他们所选的,都是最好的木料,船匠之中,有佛朗机人,有大食人,更多的,自然是咱们大明的能工巧匠,为了解决搭配锅炉和加固船身的问题,攻克的难关,有一百七十都处,现如今,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

弘治皇帝苦笑,你的父亲,战死在万里之外,你方继藩是朕的女婿,你方继藩,调教皇孙,让皇孙文武双全,让人刮目相看。你方继藩在西山聚财,平白给朕和太子,送了这么多的股份,这家伙,为了新政,得罪了不知多少人,若说自己还对他没有信任的话,那么,这天底下,还有谁可以信任。

一说出来,弘治皇帝就后悔了。

这名字…………太嚣张了。

不符合弘治皇帝的精神。

这一次,更是难堪。

登州并非是大明防范的重点,尤其是倭寇平息之后。

一下子,所有人脸色苍白起来。

“是啊,是啊,真是世代忠良,鲁国公壮志未酬,实是遗憾,方家数代,无一不是忠臣,便连方继藩那狗……不,齐国公,平日里,也不失为忠义。”

梁储眼圈红了:“闻此噩耗,齐国公一定是痛心疾首吧,忠贞为国,父死子继,这满门忠良,真是令人敬佩啊。”

大家点头更加厉害,一脸的遗憾,倒不是虚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