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宁赋

花言乔雨-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0411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8章:离题万里

花言乔雨 90411

从此之后,纵然天地还有劫数,但始终要受天规所限,配合天地大封,诸位至尊未必高枕无忧,但却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乔天翎心里忽然一痛,这样的情景,曾几何时,他是那么的熟悉……

唐心若和乔天翎醉酒当歌,喝了不少的酒,半醒半醉之间,乔天翎抱住唐心若问道:“若若,五年了,你还是无法爱上我,是不是?即便他死了,你也爱不上我,现在他回来了,你更不会爱上我了,对不对?”

眼前这白发苍苍的老人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赌王么?

“行啊,有骨气,那你自己想办法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是我的合法妻子。”

“别说得那么绝对,到时候说不定是你主动。”

“大叔,你要带我去哪里?”尤歌醒了,她先前就听到了容析元和郑皓月的对话。

尤歌心里一酸……是啊,这话没错,容析元不是在乎她,他在乎的是容家的面子而已。

容析元确实有要紧事去办,以至于暂时连尤歌都顾不上了。他开车直奔博凯集团大楼,因为那里现在正上演着一出好戏,不容他错过。

容炳雄那双小眼儿里闪过一道怒色,他儿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态度又是一变。

“玫瑰花!”

“快看那是什么!”一个兴奋的女声响起,顺着她手指向的地方,人们又看到天上出现一个……那是热气球吗?

但是,纸包不住火,黑珍珠的事,还是被股东们知道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聚集在公司总部会议室里。

尤歌去了洗手间,龙晓晓站在门口都听到里边传来怪异的声音,推门进去一看

“……”

接下来的几天上班还算顺利,詹琦那个狡诈的女人也没讨到便宜,因为尤歌和龙晓晓会互相帮衬,而詹琦只有一个人,兴不起多大风浪,就当是个小丑在跳吧。

“没什么,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苏郴满脸笑容地凝视着许炎,赞叹的目光更盛:“不错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脑科专家了,还在国外的医院待过,经验丰富,医术精湛,这样,我更有信心将自己健康交给你了,哈哈哈……小伙子,你可比你老爸厉害多了。”

尤歌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她有容析元的陪伴,所以不会觉得害怕,反而是有几分好奇和欣喜。

“咳咳……那个……你最近还好吗?”

许炎立刻板着脸,佯装愤怒的表情:“谁说我不生气的?你没发现我最近都瘦了一圈吗,就是被你气的,不过,我始终是男人,我大度,不跟你计较了,但也不能这么轻饶你,所以,郊游虽然去不成,改成吃午饭吧。”

“噗嗤……”尤歌忍不住大笑:“你还是这么自恋,哪有人自己夸自己大度的,实际上就是小气吧啦。”

后边一层一层围着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是表情都很一致——等待。

“扶着我进去后边休息室。”他半个身子靠在她身上。

“没事,这不是有你陪着吗?”

“沈先生,那个帅哥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我平时也很少碰到这么挑剔的客人,我能看出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刚才给我钱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好像纸牌地的脸,可惜了长得那么好看……”年轻女子这副哀怨的神情,实在是我见犹怜。

几番汹涌之后,他忽地又紧紧吻上她的唇,全身变得紧绷……

nbsp; “那又怎样?有得必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目前最重要是先把容析元挤出去,等我坐上老爷子的位置,大权在握,那时候还有什么做不到的?公司的声誉就算会有损,不过也是暂时的而已,那个位子本来就该是我的,等了这么多年,这次,谁都不能阻止我!”容炳雄看似亲善的一张脸,瞬间布满了煞气,他的决心里带着狠毒,必要时,他可以六亲不认!

这不,无意中又更坚定了容析元周末要一起出海的决心。

小小的摩擦就这样过去,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这是因为两人都没有硬碰硬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尤

山顶的豪宅区夜晚并不会有太多灯光,比起市中心的繁华,这里显得安静多了。

就像现在,馋馋躲在花园里,跟另外一只狗狗捉迷藏……是的,这两只狗狗最爱的游戏就是捉迷藏。

“……你……可恶,还想折腾我。”

第三天,一切如旧,周而复始,第四天第五天……转眼一周过去,又到了周末,表面上一团和气,但实际上却是有着难以愈合的间隙与隔膜,兴许容析元忙于工作,没察觉而已。直到这天……尤歌收到了第二封匿名邮件,又是两张照片,光线比前一次亮点,可还是看不清楚缩在容析元怀中的人是什么长相,但能看到清楚的是容析元穿的衣服。

男人眯起危险的眸子,冷不防把她拽进门内:“你负责验货!”

尤歌无话可说了,这俩保镖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就她这小身板儿怎么斗得过,只能任由他们送回家吧。

...嘴里吃着东西还在得瑟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位了,一边吃面一边瞅着尤歌,时不时低语几句,不知道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尤歌听。

但感情这东西太奇妙,越是压抑越是可能滋生,即使被藏匿起来,也或许在某个特殊的时刻爆发。

“尤歌!”许炎焦急的声音传来,不客气地将容析元手臂扯开,护在尤歌身前,虎视眈眈地望着容析元。

许炎惊诧,下意识地攥紧了尤歌的胳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他说的是真的吗?你竟然……”

尤歌惊悚了,使尽全力在挣扎,可是她发现,这味道竟是似曾相识?

别墅早就被妆点了一番,处处彰显出了过年的年味儿,尤其是满桌子的家乡菜,是容析元亲自下厨做的,老爷子看着,很是感慨,那双略显浑浊的眼里还隐隐有点晶莹在闪动。

女子眼中的神采微微一暗,低头钻进车里,然后才将自己的口罩取下,露出真容。

见过养狗的,可还真的很少见像容析元这么chong狗狗们的。

“是卢老先生邀请的,我忘记告诉你了,我也接到了邀请函的。”容析元不温不火地说。

有时候真想不闻不问,想要一身轻松,可现实不允许,他就像是个陀螺一样在不停转着转着。

“我……”尤歌想起了老人慈祥的面容,是有点不忍心,可这裙子太值钱太贵了,她怎么能收这样的东西?这会让她不安的。

可是尤歌很快就发现,在容析元身后还有人……是郑皓月和霍律师。

“爷爷,起风了,回屋去吧。”

“我也是……”

台上,容析元的视线往游泳池边晃了一下……刚才那里似乎有个白色的身影?是她吗?

侍应生……哦不,应该是这两人的大哥——冯奎,表情严肃地瞄了他们一眼:“少废话,都给我盯紧点,看看有没有容析元的人追过来!”

“你们吵够了吗?”几个字,却是让吵架的两人脸上一热。

尤歌紧紧贴着香香爪子上的肉垫,哭得肝肠寸断,她想起了在车上香香被人踢了一脚,如果不是受伤了,香香不会这么虚弱的。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大海那么深,如果真的丢个死人在里边,怎么找?

也有人说这是家族内部矛盾升级。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没错,尤歌现在就是个妖精,一个能降服他的妖精……

第二天,老爷子吃过早餐就走了,回香港去。

黑虎假装哀嚎,顿时又嬉皮笑脸了:“大少爷绝对没问题,回去我就跟老爷报告去!”

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和坚定的信念,许炎选择了尊重尤歌的决定。既然她是为了公司和香香,他愿意尽力去配合她,直到她的目标实现,那时,她就会离开容析元。

可苏慕冉就是有种小强精神,越挫越勇。眼见许炎面无表情没反应,苏慕冉笑着凑近他耳边……

还有一个小时飞机起飞,希望能赶上。

两人同时开口,但又同时语塞,奇妙的感觉充斥在心间,仿佛周围的人都不见了,整个世界只剩下对方。

这是许家和苏家的喜事,双方家长的期盼终于成真了,皆大欢喜,许炎再也不是孤单一个人,他有苏慕冉,她会陪伴他,照顾他,温暖他。这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老天爷给他安排了一个最适合他的女人,他今后的生活会更加精彩,也许有一天,他和苏慕冉也会像尤歌和容析元那样成为人人艳羡的夫妻……

所以,这一次聚会比想象中珍贵,因为谁都说不准下次什么时候再见,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事业,生活,要等凑齐了聚会,确实不容易。

“尤歌,我知道你会给我准备嫁妆,这份心意我先领了,可我还是想通过自己努力挣钱来存点嫁妆,为将来做准备。女人嘛,只有自己的能力得到提升,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没过多久,霍骏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从外边进来,不由得眼前一亮。

容老爷子肺都气炸了,愤怒地低吼:“你还敢赶我走?你给我回来!回来!”

“少爷小心啊!”沈兆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动了其他人。

容析元深邃的目光变得有点飘忽,自言自语说:“盒饭没什么不好的,

容析元缄口不语,面对这种情况,他知道最好的

公司有规定,凡是开会时,手机必须关闭响铃,不管是静音或震动都好,就是不能响个没完。所以只有郑皓月自己才知道有人在打手机,本来不想接,可是一看来电,她不由得心头一紧,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悄悄溜出了会议室。

见尤歌在出神发呆,容析元又是一阵头疼……挫败啊,看来她真的不介意,让他出去找女人,这么大度的妻子,他遇上了,是幸还是不幸?

“容总,我们……”副总经理一脸局促,无奈地望着老板。

许炎比约定的时间早了十分钟,在拳击馆里,做着热身运动。

许炎不以为意:“废话,三拳而已,我怎么可能说话不算数?”

许炎勉强躲开了,但是却撞到了角落里那个沙包上,正捂着鼻子忍着痛,硬是没吭声……他不喊痛不代表真的不痛,只是碍于面子,男人不轻易呼痛,可他着心里却是火大。苏慕冉是不是跟他八字不合啊?三招而已,她虽然没伤到他,但撞到鼻子也很痛的!

“哈哈好啊,下次是什么时候?”

“啥?清洁部?”尤歌眨巴眨巴眼睛,然后噗嗤一下笑出声,笑得都快岔气了。

霍骏琰匆匆端着菜就出去了,他是不会让人知道刚才他在靠近龙晓晓的时候,真的脸红了两秒钟……可能是闻到她身上那股属于干净女孩子的馨香,可能是看到她呆萌的表情一下子触动,总之,霍骏琰告诫自己,这么一个像白开水似的女孩子,是不可能跟“诱人”沾边的。

容析元停了停手里的叉子,头都没抬,紧接着又继续吃。

这还是在继续他的宣战宣言。

尤歌瞬间僵直了身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好像被他说的话震撼到。他这是在认错吗?是吗?

尤歌灵动的大眼眨动,纯美无害的笑容挂在脸上:“小姨,不用伤心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真要感谢当年绑架我的人,如果不是那个人,我可能到现在都还是一个懵懂的孩童。命运真是奇妙……”

可越是这么含糊的回答,越是让容析元内心抓狂。她的第一次就是献身于他的,他曾拥有她全部的纯净,现在,他想到她可能在许炎身下承欢,他这心就跟被碾过似的难受。

原本他不打算搭理这些人,以他强大的忍耐力忍受他们一顿唠叨就算了,可是偏偏有人要去戳逆鳞,怪不得容析元了。

郑皓月脸上一僵,笑意有点凝固,叹息着说:“还没有尤歌的消息,不过听沈兆说,绑架尤歌的人,醒过来了。”

郑皓月泪眼模糊,身子摇摇欲坠,受的打击不小,撕心裂肺的恸哭,很是悲惨。

“你是真的不好受,因为尤歌下落不明还是因为你的计划出了差错?”容析元抓住了郑皓月的手腕,眼眸中冷绝一片。

郑皓月惊悚了,一时间忘记手上的痛,心蹦到嗓子眼,面色惨白,复杂的目光盯着容析元。

“唔唔……许炎别走……唔……一起睡嘛……嘻嘻……一起睡……”

“你……居然敢说不知道?好啊……”容析元将尤歌放在chuang上,埋头就往她最敏感的地方袭去。

丢下这句话,容析元果然快速去了浴室,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容老爷子沉默了,原本是想强行带走容析元,可是现在却不由得改变了主意……看来,唐虞梅这回不是意气用事,是来真格的?如果真像她所说她是以同意某个女人进何家而换取何家对容析元的默认,那么,就代表她付出了巨大代价……难道说,这女人真想要弥补自己的儿子吗?

看清楚了盒子上的字,容析元先是一愣,随即这脸就黑下来了。

“以后都用这个,你不必再买药吃了。”他说话时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眼中一闪即逝的痛惜之色。

“听听,叫老公叫得多顺口。”

他去了哪里?尤歌没有问,可心里会想啊,该不会是他在外边有了女人?但很快这个想法又被否定了。如果真的是有了*,他何不多点时间去相聚,为何每天才仅仅一小时?最关键是,他精力很好,生猛得很,时常将她折腾得没力气。假如他在外边有女人,他怎么可能还如此勤奋地回家种自留地?

他没生气?尤歌虚惊一下,奖励似的在他脸上吧唧一口,然后用撒娇的语气说:“那你有没有听你父亲提起过在淘金队里的事,有没有提起过我父亲啊?我今天才知道,原来我父亲和你父亲曾经在同一个队伍里淘金。”

容析元这才释然地笑了,伸出指头在她鼻子上刮了刮,溺爱的口吻说:“行,就按你说的办。不过……可以少吃多餐吗?”

佟槿紧张地看着容析元,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可他感觉到尤歌的身体在颤抖,不由得也挺为之心疼:“元哥,怎么把嫂子气成这样啊,有事不能好好说么?”

不管怎样,尽管翎姐可能做了什么错事,但毕竟还是个孕妇。容析元的心情很复杂,倒了一杯温水送到翎姐跟前。

“什么?去警局?为……为什么?你们凭什么这么做?我犯什么了?你……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尤歌激动,涨红的小脸满是愤怒,她甚至认为这个警察一定是因刚才的事在报复她。

何宏森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没派何炬来接,而是派来了何家现任的管家,也是何宏森目前较为信任的一个心腹。

尤歌气呼呼的脸蛋终于没那么紧绷了,她这接近一个月来的委屈也都在他的解释中逐渐淡化了不少。

尤歌思忖着反正容析元现在也进不来,她想咋地,他都没辙!

当然是对的,因为容析元瞅准了赌王现在的状态,毕竟九十高龄了,当然要为后代打算,为了保住家业,除了有一个得力的继承人,还必须要有足够实力的人成为何家的盟友。

难怪赌王怒啊,马胜吉在这里被杀,简直就是对他的挑衅,他怎能忍?

“知道了,翎姐真好!”

“哼,这两天书评区多了那么多一级小号,还都口径一致地攻击苗小妹,说她的书抄袭某某,不配上月票榜,这不明摆着是有人为了竞争月票而干出来的吗?说抄袭她,除了跟苗小妹争月票第一的人才做得出来,谁还会这么干?”

锦程只是许氏家族的事业王国中的一个公司,俞总在许炎面前也只不过是个小头目的地位而已。

别小看这十分钟,尤歌的计划成功了,目的达到,人气急升,宝瑞展区现在是热火朝天。

“还好我没买,不然可能要被坑,造假技术也太高明了,乍一看还分不出到底是人工钻还是天然钻!”

“姓名,年龄,xing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