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女喜种田

湖藻-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252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9章:耸入云霄

湖藻 42527

这事本身就与凤轻尘有关,只在凤轻尘没有认下劫囚前,他们还不能说,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因为他们没有证据。

苏绾听到这消息,完全没有获胜的喜悦,凤轻尘受伤与她无关,可凤轻尘的话,却无不暗指幕后黑手是她和苏家,让她有嘴说不清。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萌宝已经不小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凤轻尘脸上的笑立刻僵住了。

凤轻尘嘴角轻扬,小小的找回了一点自信,笑道:“你们别乱猜了,我是凤轻尘,如假包换,至于没有受刑,那是我命好。”

凤轻尘看了九皇叔一眼,果断摇头:“没有。这件事是我自己不好,是我逞英雄才会出事。”

“三王爷果然敏锐,难怪当今圣上如此忌惮你,我说我是来帮你坐上那个位置的,你信不信?”蓝九卿这话像是玩笑,可偏偏他用极度冷漠的语气说出来,生生让人又了一份想法。

九皇叔没回答暄少奇的话,而是默默地看着自己手中,还没有熟的肉,在心里默默地诽腹:为什么同样的肉,暄少奇手中的熟了,他手中的还是生的呢?

清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要是没点本事,能得到我的信任。”明明都知道这人是叛徒,凤轻尘还夸他做什么,真是的。

“这么说是真的了。为什么?我展家从不涉足皇权斗争,他的倒台是咎由自取,与我展家一点关系也没有了,南陵锦凡这么做是为什么?”展家大伯一脸震惊,踉跄后退。

凤轻尘已平静下来,不在意的挥手:“没事啦,刚刚我是在想事情,才会被你吓到。”

三人一路往下掉,凤轻尘和九皇隐隐觉得不对劲,这冰峰并没有多高,按理他们早就摔了下去,怎么还在往下滑。

凤轻尘发现,自己明明是清醒的,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就这么呆呆地站在原地,任原来那个凤轻尘朝她张牙舞爪。

凤轻尘这一觉睡得极安稳,直接从早上睡到晚上,一睁眼就看到坐在她床边的九皇叔。

九皇叔看上去很狼狈,胡子拉茬,眼圈青肿,双眼泛着血丝,一看就知道没有休息好。

秋雨如同没有看到一般,脸上依旧保持着谦卑的笑:“凤小姐,孙太医,我家小姐让奴婢来告知二位一声,她身体已经大好,劳凤小姐亲自跑一趟实在过不意不去,改日定登门道谢。”

就算凤小姐还是以前那个孤女,也不是你可以欺负的,小姐待我们好那是我们的体面,你别忘了我们只是苏家的下人,平日就算再精贵也改变不了这个出身,凤小姐不是你我可以惹的。

“李玄月,玄月宫大小姐。”李玄月傲气十足,清秀的面容绷得紧紧的,在西陵长公主面前毫不示弱。

凤轻尘承认自己是个小心眼的,一找到机会就反讽回去。

唯一没有被吓倒的就是凤轻尘,凤轻尘抬眸看向西陵长公主,道:“我等着。”等左岸回来,她肯定要狠抽左岸一顿。

这七月的天,好冷呀!

王锦凌本以为,他会看到一个愁眉不展,或者神情消瘦,沉浸在痛苦与悲伤的轻尘,结果一见面,王锦凌就怔住了。

王锦凌聪明的,没有去问九皇叔和轻尘之间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去劝说,两人默契的不提九皇叔,只问彼1;148471591054062此关心的事。

“好。”对孙思行的请求,凤轻尘极少拒绝,这一次也不例外,谷主计划落空,孩子气地别过脸,不理凤轻尘师徒。

从佟珏和王锦凌那里,凤轻尘问出不少蓝九卿的事,自然知晓蓝九卿和谷主的关系,对谷主凤轻尘也少了那份亲近,只把他当普通长者或者大夫看待。

皇城里,第一收到消息的是王锦凌。

“来者是客,苏柔姑娘客气了。”凤轻尘虽然在笑,可笑容明显疏离了许多,南陵锦行暗道一句不好,连忙上前:“姐姐你不要生气,是我带苏柔过来的,我想人多热闹一些。”

“暂时不用了,我有那些地就够用了。”麻烦王锦凌的地方够多了,凤轻尘不想这点小事,也让锦凌出面。

凤轻尘说的是大实话,可暄菲却不这么认为,娇颜扭曲,三十六天罡不敢动,自己又无法起身,暄菲摸起身边侧的鞭子,正想趁凤轻尘不注意,再甩朝凤轻尘一鞭子,刚握住鞭子,就听到一阵齐刷刷地脚步声响起。

等到暄菲说完,九皇叔很给面子的点头:“本王知道了。”

“属下明白。”王家护卫一听便知,这件事不会善了,王家要把这事捅破,拉洛王下水。

凤轻尘确定九皇叔会派人救奶宝后,就把这事放下,九皇叔提起西陵天宇,凤轻尘便关心的多问了一句:“天宇会缺人参?”

“多五年也没有关系。”凤轻尘真心心疼奶宝:“小心把奶宝逼得太严,他叛逆。”

凤府的马车确实招摇,符临既然早就安排好了,凤轻尘自然不会拒绝,和符临换上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九皇叔忘了他回头还要跟王锦凌商谈,攻打玄霄宫的新方案,没有暄少奇,哪来的新方案。

除了本国的压力外,南陵、西陵、北陵还有九城,也不甘寂寞,纷纷发来国书,要求东陵销毁震天雷,禁用震天雷,他们害怕,怕东陵皇上一个不高兴,拿震天雷对付他们。

骏马在黑夜,一路疾行,风驰电掣,凤轻尘根本看不清路,也不知道方向,为免被旁边的树枝刮伤,凤轻尘只能将头埋在九皇叔的怀里。

天渐渐得亮了,凤轻尘高悬的心,也稍稍放下一些,看了一眼身侧的老者,心中暗想,这老头在晚上没有杀自己,现在天亮了,总不至于还要对自己对手吧。

如果真是小主子出现了,那……他绝不能轻易泄露小主子的身份,以免给小主子带来麻烦!

东陵这个年,虽然过得很压抑,可好歹算是平平顺顺过去了。年后开始清算,皇上第一个找得就是九皇叔。

外界对他的评价,太不真实了,她想看到真实的东陵九,这样她才能知道,自己喜欢上的这个人实际是如何的。

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嘲讽的光芒,起身道:“把人带到书房。”

王业见凤轻尘半天不说话,犹豫一下劝说道:“苏绾小姐虽然缓解了疼痛,可情况不是很好,属下听侍侯的宫女说,苏绾小姐脸色惨白,有气无力。”潜台词就是孙太医这药用得很保守,没有药到病除。

“不好。”孙正道等人一脸的疲倦、黑眼圈明显、双眼青肿,明显就是一夜未睡,这伙看到神清气爽的凤轻尘,孙正道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她当然明白那种地方,不能乱看,可是……可是,她是大夫呀,她不看怎么下药。

“多日不见,轻尘倒是客……”王锦凌话说到一半,看到凤轻尘脖子上的伤,脸上的笑容立马僵住,焦急地上前问道:“轻尘,你怎么了?”

大公子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些不入流的角色,脏了自己的手。

凤轻尘一直都知道,八皇子有父亲比没有父亲还要惨,要是没有这个皇帝父亲,八皇子有一个那么疼爱他的娘,会过得很幸福。

“什么人?”凤轻尘并不害怕,要是坏人的话哪里会敲门,再说凤府不比以前,翟东明在这里安排了不少护卫,这凤府,哦不,应该是忠义侯府,这忠义侯府比以前安全多了。

“凤轻尘,是我。”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你是谁?”

“这是怎么一回事呀,怎么每次见你,你要都是这要死不活的样子。”这么一动,凤轻尘就累的一身是汗,不得不说这个身体越来越弱了。

可就算他故意刁难又如何,谁让这些人犯贱送上门。

这话说得相当漂亮,可听着人耳朵里却不是滋味,狼主傲慢地看了蓝景阳一眼:“你是谁?”

雪狼痛苦的张了张嘴,继续委屈地看着凤轻尘:求虎摸。

蜥蜴人定定地看着凤轻尘,好半天后……蜥蜴人轻轻地摇了摇头,拒绝了凤轻尘的提议。

屋内的男女正在上演火热的戏码。凤轻尘听得那叫一个面红耳热呀,她不想去想,可脑子却自动闪过一些不纯洁的画面,再想到身后的九皇叔,还有他们两个渐渐热起来的身子,凤轻尘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有见过猪跑吗,九皇叔虽然不曾与女子接触过,可男人的本能却让他明白要如何做,虽然心里有一点点小紧张与小期待,可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

“轻尘的身子会不会影响生育?”九皇叔在谷主面前,没有半点顾忌,他想问什么便问什么。

“算了,说不过你。”九皇叔翻身,把凤轻尘压在身下:“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不许在床上,讨论这些事。”

“我不动!”九皇叔咬牙,默默望天……

凤轻尘和九皇叔一路游山玩水,顺带体察民情,符临和崔浩亭几个人也没有闲着,他们已在京城布下天罗地网,紧盯各个嫌疑人,直等各国余孽冒出来,他们就可以顺藤摸瓜一窝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