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女喜种田

湖藻-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252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6章:独霸一方

湖藻 42527

“刀帝,是我们错了。”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轻尘,你心中到底有多大的乾坤,你的眼界,别说是一般的女子,就是男儿亦不如。东陵王朝建国快百年,可把持朝政的依旧是当年从龙之臣,寒门子弟除非依附权贵,不然永无出头之日,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弊端,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

随后,一身着白色披风,身形与凤轻尘相仿的女子也登上了马车,她手上还提了一个手术箱。

“凤轻尘打了太皇太后。”

三王爷要是在这个当口失踪了,九皇叔就要背上欺君的罪名,如果他不想死,就必须反……

“这些学生都是医学院里的最优秀的学子,学了两年了,谷主说他们可以出来实践、医医外伤什么的。后面有学院的大夫坐镇,不会出人命。”王七一脸自信,为医学院的学生而骄傲。

这是军中大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每一次打仗所得的战利品,大头归国库,小头则被将领和士兵扣下,私自分了。

王锦凌知道九皇叔话中未尽的意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微公主离去的方向……

小身板被电得一颤一颤,看上去很吓人,幸亏这个时候没有外人在,不然凤轻尘就真得会被人当成妖孽了。

为了不耽误小皇子的病情,凤轻尘火速去禀报皇上,让皇上派太医来救治。

好吧,凤轻尘又赢了,本想逗弄一下凤轻尘,结果人没逗弄到,反倒把自己弄得更狼狈。

没有受伤的护卫,上前一步把南陵锦凡挡在身后,同时抽出腰间的大刀,如狼的眼眸朝四周扫射。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动这个手术,对凤轻尘来说,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凤姑娘,那块地蔡员外不卖,说是姑娘你非要买的话,价格要翻五倍。”十八骑一脸颓废。他们当护卫是好手,要谈生意那可就没本事了。

而此时,九皇叔只是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有说,他知道,敏夫人没胆拆穿他的身份。

貌似,打人脸是她凤轻尘最常做的事情,所以这对子她好好想一想吧。

可凤轻尘身后的丫鬟却不甘心了,上前正想要斥责两句,却被凤轻尘拦住了:“我对出来了。”

“别这么大惊小怪,我又不是玻璃娃娃,这点小事还是能做的。”凤轻尘执意给王锦凌倒茶:“尝尝,这是思行专门给凤谨和文航配得药茶。”

就冲着这一点,赤炼水和郭保济也高看凤轻尘一眼……

那里被人抵着,东陵子洛先是一惊,紧接着双脸一红,看凤轻尘的眼神,除了鄙夷外,又多了几分厌恶。

皇上说的好听,不治她的罪,那是因为皇上知道,凤轻尘的死不过是早晚的事。

至于梅花钗,凤轻尘只想说,虽然很漂亮,用的材料也是上好的,可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刻的,远看没有问题,放近来看会发现,上面有很些小划痕。

等到暄菲说完,九皇叔很给面子的点头:“本王知道了。”

“不是你?不是你还有谁?凤离族和北陵皇室有往来的,除了我就是你。自从得知大小姐的存在,我就没有和北陵皇室联系过,我想不出除了你之外,还有谁会做这样的事?别忘了,你最疼爱的孙儿幽歌,就是因大小姐而死,你肯定对大小姐怀恨在心。”七长老一脸惊恐,说完还重重地点头:“是你,一定是你。战王的死也和你有关对不对?”

虽然有凤轻尘给的经验图,可他们毕竟是半大的孩子,路上遇到了危险,不可能和凤轻尘他们一样轻松解决,更不用提他们当中,还有三个不会武功的人。

“奶宝他们不会有事。”九皇叔抱紧凤轻尘,摩挲着她的肩头,双眼看着前方……

暗卫汇报完后,久久得不到回答,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九皇叔一眼,结果九皇叔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喜怒,什么也看不出来。

那双眼幽深阴郁,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看样子这几个月的牢狱之灾,对他来说不是没有收获。

对他们这种人来说,一生下来就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是最好的,可偏偏他们没有健康,当健康被凤轻尘捧到他们面前时,那一刻他愿意用全部去交换。

九皇叔给得干脆利落,皇上却半天不知如何反应。

要是平时,她肯定心疼浪费了子弹,可现看到东陵九无事,她只有满心的高兴:“九皇叔,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凤轻尘尴尬往后移了移步子,讷讷的道:“刚刚那是意外。”意外对你开枪,你意外避开。

事情商定,也到了饭点,凤轻尘留两人用饭,同时把云潇叫了过来,将有大夫观摩一事告诉了云潇,并且说了云家也有一个名额。

“还能怎么办,九皇叔和王家都参与了这事,我们只能认了。”某太医耷拉下肩膀,无力道。

“一……”上门的太医刚张口,就被人打断了:“一个?凤姑娘才同意加一个,那定是轮不到我去了,唉。”

处在皇权斗争中的人,害人之心要有,防人之心更不能无,虽说九皇叔与西陵天宇的交情,最初并没有掺杂权利,可随着他们各自长大,慢慢地他们之间除了交情外,更多的是利益。

“可我……”

“浪荡纨绔,难成大器,难怪南陵政权会由一个女人把持。”夏太傅气得吹胡子瞪眼,显然很看不惯南陵锦凡这个样子。

南陵锦凡任性张狂,暴虐肆意,从不会委屈自己,哪怕这是在东陵,他也半步不让,一副誓要把东陵子洛踩到脚下的张狂样。

凤轻尘突然发现,她的医德似乎有下降的趋势了,她一直不希望个人恩怨,影响到她的工作,可结果还是将个人的情绪,带到工作中了。

呜呜呜,她好想念泌尿科的女护士,那些可是能彪悍到,握住那里不脸红的主。

凤轻尘1;148471591054062是不想王锦凌担心,可王锦凌又不笨,他怎么会不知凤轻尘的心思,即使凤轻尘不说,他也能想到那一幕有多么惊险。

“我倒是想杀了他,可是不行。”

三人吐槽了皇上几句,便商量明天为八皇子医治的事。商量的是人谷主和郭神医,凤轻尘只负责旁听。

她来领尸就是想要从这个小丫鬟的手中,找出一些线索。

“无妨,今天比试的是医术,本就要带一套备用的衣服进宫。”医术的比试对凤轻尘来说也是工作,工作时就应该穿工作服。

不得不说,有男人的滋润,这具身体更显娇艳,好像一夜之间都长开了一般,没有少女的青涩,隐约有一分轻熟女的味道。

东陵子洛的脸,当下就黑了,太子和元希则是一脸兴味,元希先生更是打趣道:“轻尘,你昨晚不会一直和九皇叔在一起吧?”

“狼主又何必多此一问。狼主明知凤离王印随着凤离王一起消失了。”凤离幽歌面露苦笑,似在责怪狼主故意刁难人。

狼主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凤离幽歌暗叫不好,警告地叫了一句:“妹妹……”

不过,凤轻尘的存在既然揭穿了,就没有必要再藏着捏着,当凤离幽歌提出想见凤轻尘一面时,狼主和御尤并没有拒绝,只是……

没吃过猪肉,难不成还没有见过猪跑吗,九皇叔虽然不曾与女子接触过,可男人的本能却让他明白要如何做,虽然心里有一点点小紧张与小期待,可面上却是不显露半分……

凤轻尘乖乖地坐在一旁听着,可听了半天,她发现自己完全不懂,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羞愧,摸摸鼻子,乖乖地退了出来。

“萌宝已经够尊贵了,娇养不是把她养得娇气。而培养她的好品味、好修养、好气度。”凤轻尘不懂如何教养小孩,可她也知道一味的娇养,对孩子并不是好事。

这一刻,他做到了!

这个时候,他宁可凤轻尘大呼大叫,这样他心里好过一点。

“邰城主客气,本王不请自来,打扰了。”九皇叔往后一摆手,黑骑立马后退一步,速度之快让邰邵诧异,反应过来后,便笑了出来,摆出一个请的姿势:“九皇叔,请。”

对付邰城,早晚有机会,不急于这一时。

可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凤轻尘这姑奶奶完全是疯了,她根本就不怕血衣卫,她和血衣卫硬扛上了……652合作,陈年往事最狗血

凤轻尘之前拒绝了他的求婚,他不在意,他自认了解凤轻尘这个人,可要是转头答应,嫁给什么玄霄宫的少宫主,这让他面子往哪里摆呀。

同时,在教坊的苏家女子,亦不余余力为苏家出力,用她们鲜活美好的身体,为苏家的崛起而努力。

那人,藏得太深了。

“掩护弓箭手上岛。”九皇叔一声令下,东陵大军开始在震天雷的掩护下上岛。

也就是说,东陵子洛想要做皇帝,要等他父皇死还要等上几十年,这几十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眼下一件事,就是后宫那群女人很快就会生一堆皇子、皇女出来,东陵子洛还有得愁。

“别告诉我,这蛟龙是蓝氏驯服的,特意锁在那里,好方便这艘战船离港。”话虽如此说,可实际上凤轻尘已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蓝景阳麻烦大了。”凤轻尘幸灾乐祸,虽说蓝景阳只有一年寿命,但越早死她越满意。

不过,凤轻尘可以肯定,面前这些活死人,就算不是什么丧尸,也是用毒物造出来的,反正这些活死人不是鬼。

“小心。”暄少奇感觉到危险,见九皇叔被百鬼宫的人缠上,连忙将身旁一俱尸体踢向鬼王。

本以为可以借此,让鬼王减缓攻势,却不想鬼王根本不把这点小障碍放在眼里,一掌就将面前的尸体拍。

九皇叔依旧是往前冲的姿势,身子前倾,身上的衣袍迎风飞舞,两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能前进半步。

对凤轻尘和暄少奇来说,九皇叔与鬼王两人僵持了许久,可对他们二人来说,这不是刹那之间的碰撞,当两人内力相撞后,九皇叔手中的剑,已转了数十圈,而鬼王的手,也换了无数个动作……

当然,跑的时候,凤轻尘不会忘记放冷枪,就算杀不死鬼王,也要给鬼王制造麻烦不是。

陈家家主无力的闭上眼,如果不是被逼得太紧,他又怎么会冒这样的险。

不管是蓝景阳还是连城,都没有那个本事,这一点九皇叔有绝对的自信。

“如果真有秘道,那就麻烦了,我们根本不知出口再哪,入口又在哪。”凤轻尘皱眉,只当九皇叔和她一样担心。

蓝景阳真要和凌天搅和在一起,九皇叔直接可经给他安一个同党的罪名,不需要去天穹堡,就能把他这个少主给办了。

那股力量太过强大,九皇叔和凤轻尘无力抗争,只能任自己跌入冰墙内,在被冰墙吸进去时,九皇叔只能提醒:“轻尘,看好豆豆,别让他走丢了。”

凤轻尘叹了口气,单手将小孩抱起,却不想手臂因刚刚摔疼,一时使不出力气,一个踉跄,差点把小孩给摔了。凤轻尘吓了一跳,连忙换手,这才将小孩抱了起来。

“怎么了?凤谨的病严重了?”凤轻尘知道,凤谨的病一直没有好,心里也很担心,那么小的孩子,一病上个月,好不容易养好的底子,又毁了。

不这样,她怎么能让夜叶跪下来求她呢,她凤轻尘也是个说话算话的主,她放出去的话,总要兑现啥。

吧唧,吧唧……一声接着一声,不是脑袋被敲破了,就是手被打折了,凤府护卫如同猛兽,提起盾牌挡下血衣卫的长茅,在同伴的掩护下上前,提刀就砍,反正里要不用力太猛,要不了人的命。

“我不会。”凤轻尘想也不想,就拒绝。

“确实,什么要人带什么样的兵。”凤轻尘想到九皇叔的黑骑,那黑骑也和九皇叔一样狂妄强势。

流言是双刃剑,即能毁人也能成就人,皇上想要用流言来打击九皇叔的威望,恐怕不可能。

王锦凌也知道凤轻尘此时所承受的压力,但为了凤轻尘的安全,不得不再次提醒:“轻尘,你必须掌控杀手界,不然的话,你这辈子都得活在担惊受怕中,这一辈子都要背负被暗伤的阴影。”

呃……凤轻尘被挤到一边,默默地让出了位置,把手上的刀一丢,拍了拍手上的土。

凤轻尘婉尔一笑,将身上的愁绪冲淡:“什么私奔不私奔的,不过是玩闹罢了,九皇叔知道我不会。一如我相信九皇叔会来找我一样,九皇叔也相信,我选择了他,就不会移情别恋。因为我和九皇叔一样,我们的心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

孙夫人的眼中闪着泪花。

有人提出反对,蓝景阳却强势压下去,强制规定九州令牌作废,几个老者欲劝,蓝景阳确不肯听。

在凤轻尘祭拜完蓝九卿,与孙思行汇合去夜城时,玄医谷谷主收到了连城发来的秘信。

一发不可牵,牵之动全身,蓝九卿这三个字这代表太多、太多东西了,更不用提他手中的九州令牌。

她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人,如果生产时出了意外,谁来主持大局。

啪……枕头落在地上,又在九皇叔脚步滚了几圈,九皇叔怔怔地看着凤轻尘,凤轻尘自己也是一呆,先看了一眼九皇叔,又看向地上枕头,懊恼地拍着脑袋。

一个晚上的时间,凤轻尘认为她可以躲开这十二人,可暗卫却不这么想,为防万一,暗卫潜入房内,给紫情十二人下了更重的迷药,足够她们睡上两天。

奶宝收到人信后,立刻笑眯眯的把信折起来,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小灰尘,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王锦凌的房间走去。

“你……”王七气得想把画纸给撕了,可又舍不得自己画好的图。

“快,快传御医,公主受伤了。”宫女慌成一团,半拖半抱,将安平公主抱上床,又赶紧的将碎片给清理干净。

王家不是七皇子党,那么其他皇子就可以开始拉拢王家了,包括太子。

“九卿哥哥,惊云哥哥,坏人都跑了,你们别再打了。”

“惊云哥哥,你怎么可以伤九卿。”秦宝儿冲过来,就看到这一幕,不顾身体的虚弱,火急火撩的跑上前:“九卿哥哥,你没事……”

“你,你这女子实在无知,难道不知医术博大精神,本就应该互相学习,取各家长处,你将缝合之术传出来,只会造福更多人。”一白胡子太医气得脸色青,义志言词的指着凤轻尘。

试范,胡太医看凤轻尘,就像看白痴一样,正想开口时,凤轻尘又道:“胡太医,轻尘是真心想学,还请胡太医倾囊相授,不要藏私才好。”

真正是各种头痛!

凤轻尘暗自吸了口气,强压下心中担心,嫣然一笑:“要是被太医看们到了,我会在意,可洛王殿下吗?轻尘真不在意,洛王你可不会轻尘抢饭碗,也不会去学医。”

凤轻尘不肯将她的秘密告诉他。

南陵皇上一想到这段时间的不顺,就气得想要杀人。至于,西陵……1830帮忙,赔了夫人又折兵

呸……端亲王张嘴一吐,一口浓痰便1;148471591054062落在长公主的脸上。

凤轻尘溜得太是时候,端亲王从感动中缓神后,准备和凤轻尘提,皇上交待的事,结果一看,却发现人不见了。

这么笨,连装模做样都不会,安平公主怎么在皇宫活下来的?

凤轻尘木然地站在原地,面对安平公主的指责,她无法反驳,曾经的事……她记得并不多,可也知道安平公主并没有夸大。

咳咳,这是回去后的事情,这伙凤轻尘还回不去,在王七、谢三、苏文清等人目瞪口呆,外加崇拜敬佩的眼神下,凤轻尘将尸体缝合回去了。

王七这是打击她,她连扣子都不会缝。

“好,很好,你们一个人溜得快,我记下来了。”凤轻尘气得磨牙,拎着药箱走回凤府,还没来得及换衣服,谢二夫人那就来了问题。

这些人,在家个个都是锦衣玉食,他们并不稀罕凤轻尘这一桌吃食,他们稀罕是凤轻尘的这份心意,还有在凤家吃饭轻松氛围。

“好吧,既然你们诚心的想要知道,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1;148471591054062们。”凤轻尘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道。

才几个月不见,九皇叔身上的气场好像更强大了,或许不是九皇叔变强,是他在江南过得太安逸了。

大年三十不回家与亲友团聚,来凤府做什么?要是没事干,他不介意给两人找点活。

凤轻尘浅浅一笑,移了移身子,将头枕在九皇叔的腿上,轻声问道:“宝宝呢?”

东陵九,不可以再让我伤心!

那一刻,身为大夫,她能得到满满地满足,一如现在。

凤轻尘笑着伸出双手,缠在九皇叔的腰间:“要是没听明白,那就错过这个机会,不过是一个夜城罢了,还有八个城池呢,实在不行你就娶了楚长华,把楚城拿下手。”

不管是大军北调、发兵夜城,还是盘算国库收支、召集民工修路都是东陵的大事,这些事虽不需要九皇叔亲力亲为,但每一件事都离不开九皇叔的决策,都需要九皇叔点头才能执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