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农女喜种田

湖藻-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42527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7章:醇酒美人

湖藻 42527

房间静了下来,程铭看着药方,唏嘘了一声。宋方等人见程铭模样奇异,也凑过来。当看到药方的字迹,都齐齐惊异了片刻。

谢芳华走了进去。

“不交我便让谢氏一门去死,你的爷爷、哥哥、兄弟姐妹,谢氏所有人,都为你的蠢付出代价。”藏锋肃杀地道。

谢云澜点点头,也歪着头看她,“那么你要做什么呢!”

谢芳华走出里屋,只见听言已经端着药碗过来,她接过,仰脖喝了。放下药碗,只见秦铮已经睁开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垂下眼睫,将空碗放在桌案上。

那人每一处都不放过,最后到底是被他找到了那个匣子,打开一看之下,满意地拿着走了。也没管她道没有解开。

她惊恐到了极致,暗想事情怕是真的坏了可是自己也无能无力,那人武功显然极高,消无声息地又出了院子,竟然没惊动府中的护卫。

“皇上面前,不得无礼!”永康侯训斥了一句,见他仿若不闻,依然盯着谢芳华不移开眼睛,心中气怒,“这是永康侯府的小姐谢芳华!她虽然多年缠绵病榻,脸色苍白些,但不至于将你吓成这副样子,你总盯着她做什么?”

燕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

“是这样”皇帝不太相信。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为何非要持守着规礼不能放肆一些?

他大惊,立即蹲下身,对二人喊,“小王爷、小王妃。”

他们真的死了?

这一阵风看上去是对身后出手,可是旋风转了回来,却是对准的谢芳华和谢云澜。

“是,那小姐您小心一些。”侍画、侍墨看了玉灼一眼。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看着英亲王妃带着人走得没影,才收回视线。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你帮我煎药?”听言眼睛一亮。

秦铮拥着她,深吸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再深吸一口气,气息极其不规律。

刘侧妃知道秦浩今日不在府中,而且府中又封锁了消息,自然还不知道英亲王府大门口闹的那一场,只得将过程简述了一遍,尤其是秦铮要挟英亲王写了字据立约重点说了。

秦浩收敛神色,冷漠地道,“论起门第来,左相府不及右相府尊贵,不及永康侯府勋贵,不及翰林大学士府清贵,不及监察御史府宠贵,不及忠勇侯府富贵。”

秦铮又“嗯”了一声。

几人齐齐点头,向屋子走去。

谢芳华收回视线,淡淡地点点头。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一时高兴,都做了。”

秦铮没意见。

玉灼因为和秦铮的关系,在秦铮心情好的时候,向来没大没小,所以,一听说表哥和表嫂亲手做的饭菜让他们一起吃,自然高兴得眉开眼笑。

英亲王妃看向卢雪莹,松了一口气,“血止住了。”

“早就睡下了!”那小童道。

轻歌很快就命人收拾完了刚刚的打斗之地,然后立即去追秦铮和谢芳华。

“我偏偏不报备官府,你能奈我何?”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这丽云庵是不能待了,稍后我们就启程。”大长公主道。

谢芳华上前检查这两人的死因,的确是被砸死的,而死亡的时间是子时三刻,也正是她已经入睡之后。

“先拿点心垫吧一口,去山下吃。”谢芳华道。

谢芳华笑笑,“我不会有事儿的。”话落,对谢云澜说,“走吧云澜哥哥。”

“我们就学临摹这副画,就不信今人比不过古人。”楚画半响回过神来,对谢芳华道。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她那两盆仙客来总归不希望被你养死了。”秦铮道。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谢芳华淡淡道,“军营的殿舍房屋构造都极其的结实,若不是大的动静,一个人下床,打开窗子,这种细微的声音,隔壁若是不特别注意,凝神静听,还是很难听见的。”

吃饱后,谢芳华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都没吃多少。”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赵柯听罢,半响无言。

谢芳华看向那十八人,“倾所有谢氏隐卫,先除京城所有北齐暗桩。”顿了顿,道,“若遇到困难,放信号弹,我去应援你们。”

明夫人沉默地看着,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被她视为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一朝就这样轻易地烧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也只能是谢芳华能做出来且会做出来的事儿。只有她这样的魄力,才能如此果决果敢果断地这样打乱谢氏隐卫多少年多少代的暗桩布置,重新洗牌。

“你以为不打草,蛇就不惊”秦铮挑眉。

“舍不得走,住在宫中也行。”秦钰此时道。

“是命吗”秦钰问。

小泉子点头,“是命,您是天子之命,自然不能与小王爷相较。”

英亲王妃一怔,“是啊,这么多花呢,若说金玉兰娇贵,它也不是最娇贵的。”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英亲王妃一惊,立即快步走了出去,人未到,声先出去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谢芳华从内室里走出来,见英亲王妃气得脸色铁青,她道,“娘,我来看看。”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秦钰挑眉,“你的意思是”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王妃知道了会很担心,还是不必了。”谢芳华想了想道。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话说到这份上,谢芳华自然不可能推辞,她笑着点头,“这些年我一直在府中闷着,眼光怎么会好?不过倒是能开开眼界才是真的。”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秦铮当没听见。

金燕选了一支手镯和一对绢花头饰。

    “你真的没事儿吗?我怎么听见你声音不对劲?”谢芳华站在门口没有立即进去,只凑近一只眼睛,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惊呼一声,猛地后退了两步。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谢芳华反应过来,身子往旁边挪了两步,躲开了他。

谢芳华颔首,“我也觉得此事太巧了,先去看看。”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这时候自责有什么用你先出去,诊治要紧。”右相转头对谢芳华拱手,“辛苦小王妃了,夫人气急,口不择言,你和王妃海涵。”

谢芳华仔细观看李如碧被伤的脸,微微蹙眉,想着郑孝扬真是下了狠力,这样的伤,就算是言宸的医术,怕是也要留下疤痕,除非……

右相说,何为忠奸?他不算忠臣,忠的不是帝王皇室,忠的是心之所想,也是事实。

谢芳华又点了点头。

谢芳华看着她,见她虽然猜到了,但是脸色在她点头后还是变得白了些,她一时有些心疼,金燕今日见了她后,拽着她的衣袖说她瘦了,可是她难道不知她自己更是瘦了许多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谢芳华一怔。

谢芳华看着三人,不由笑了,“你们三个这是干什么忠勇侯府是嫁女儿,你们三个传扬出去,让人笑话。”

谢芳华打量英亲王妃神色,想着她娘死去多年了,还能得英亲王妃惦念,当初关系必然是极其要好,否则也不叫手帕交了。谢氏旁支各房虽然一直想夺忠勇侯府的爵位置谢墨含这个唯一嫡子于死地,但因忠勇侯护得严实,她也偶尔关照几分,他们也顾忌不敢明着动手。

今日上墙者:15647204640,lv1,书童“情妈妈我看到你去做客风尚志了,还有以前说妾本拍电视剧是谣言,现在真的要拍了,开心之余还有蛋蛋的忧桑,谁能演出来云锦的傲娇呢?可别毁了妾本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求编剧改的时候尽量以原著为主,不要毁……嗯,英亲王妃很可爱的~秦铮有个好妈妈~芳华有个好婆婆~么么,情妈加油,等入v~”

侍画立即接过鱼,连忙道,“晚膳已经做好了,王妃和世子说等您二人回来一起用膳。炖鱼很快的,小姐和二公子您二人休息一下,就可以开饭了。”

可见,皇上对吕奕和崔意芝身上是下了一记重注。

林七摇摇头,“他没回府,去了忠勇侯府见老侯爷。”

谢芳华随他身后,慢慢地踱步进了屋。

谢芳华一噎,背过身子,快速地将衣服披好,动作利落地系裙带。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英亲王妃见她出来,仔细地打量了她一眼,忽然奇道,“华丫头,你们今日是去哪里玩了?我看你这气色红润怎么比昨日又好了几分?”

作者有话:秦铮是我写至今,五年多时光打磨想驾驭的贴近背景和现实最真实的男主,复杂而灼华。越到后面还有更让大家喜欢的,等着吧……谢谢亲爱的们送的月票,辛苦攒得的最珍贵的月票。么么……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

春兰笑呵呵地问,“是奴婢侍候您沐浴换衣?还是让侍画侍墨等人进来,她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谢芳华瞅着他,以前看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少年,可是经过昨夜,再看来,到底是不一样了。不着寸缕的他看着清瘦,却不是真正的瘦。他的身上除了或轻或重的伤痕外,还有她昨天承受不住他的冲力抓出的痕迹,看他进了水里,她红着脸收回了视线。

秦铮不说话,只目光沉沉涌动地看着她。

。”谢芳华说。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秦铮拿起木梳,轻轻地拢着她的三尺青丝。

秦铮伸手拿过桌子上的眉笔,伸手拽她,谢芳华顺从着站起身,微仰着脸等着他笔落下。

秦铮显然是从没学过画眉,似乎也从没考虑过要给谢芳华画眉,所以,看着她,眉笔久久不落下。

谢芳华坐在垫子上,对她摆摆手,“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谢芳华摇头,“乱得很,跳出来,就是那么一瞬,摸不到,抓不着的感觉。”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谢芳华揉揉眉心,颔首。

“催老前辈已经出了北齐,向西而去了,暂且还没有具体的下落。”侍画小声道,“不过侯爷和言宸公子如今在临安,临安大水很大,桥塌路毁,他们被拦在了临安。恰巧太子殿下治水,如今与侯爷和言宸公子赶在了一处。距离京城八百里地外。”

“太子治水,竟然去了那么远?”谢芳华挑眉。

“临安是南秦产粮草的重地,这次临安受灾很重,直接影响未来一年整个南秦粮草供应,尤其是军部供给。太子殿下亲自带着那些富商豪绅和各府邸捐赠的银两一路调配分拨,各地官员配合,近日里,据说到了临安。因临安受灾重,侯爷也动用了谢氏在临安的商铺赈灾。”侍画道。

谢芳华点头,“怪不得秦钰急匆匆去治水了,粮草兵马,农业收成,直接影响今年的国力。”

秦铮还是觉得,她这样的身子,不太可能,又问,“你……的医术,有没有出错的时候?”

可是惊喜就这样突然而来了。

他和她的孩子?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满堂宾客在坐。

毕竟,忠勇侯和谢墨含打破了古来惯例,前来男方家观礼,如今这是等于两家合办了大婚之礼。一旦一对新人拜完堂后,两家联手,流水宴就会摆上个七日。

秦铮将她缓缓放下,伸手托住她站稳。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忠勇侯点点头,看着一对新人,一脸欣慰,“开始吧”

春兰也随后跟进来,笑呵呵地解释,“小郡主,您不知道,小王爷在拜完堂后就将小王妃的盖头给揭了。如今哪里还有盖头?”

谢芳华这才仔细地打量房间,还是秦铮的那间屋子,但是显然短短时间休憩了一番,屋中的器具摆设有的换掉增添了新的,虽然入眼处一片红红的喜庆,大红的喜字贴着,但她还是能找到熟悉的影子,心蓦地踏实了下来。

谢芳华心里微微露出讶异,见那些人打在一处,似乎打红了眼,不可开交。她蹙了蹙眉,淡淡喊了一声,“住手!”

秦钰看了谢芳华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我没回京时,便一直好奇忠勇侯府小姐到底什么模样?没想到没踏入京城,却在平阳城见了。”顿了顿,他又道,“而这两次见面,着实能让人记忆终生。”

“原来是我出手软了!”谢芳华嘲讽地一笑,她当时下多少力度自己是知道的。只能说秦钰除了有好药外,这个人坚韧常人难及。为了今日的事情,竟然不顾养伤,亲自下了床出来。

秦钰见谢芳华不语,他也不理会外面下着的雨,漫步走出庙宇,来到月落站着的地方,弯身捡起了没入泥土中的簪子,簪子沾了泥水,他从怀中掏出帕子,擦了擦,簪子上的泥水被擦干净,他之后拿在手里,对谢芳华笑道,“我竟不知女儿家日日挽发的簪子也能用来当暗器伤人。今日倒是领教了。”

她这才发现,这一处庙宇似乎不是寻常的庙宇,而是廊檐屋脊皆拴着彩带,彩带上写着大多是名字,而且是成双成对的名字。庙宇旁边有一棵槐树。而树上也是挂了无数的彩带,还有女子的香囊荷包之类的物事儿。

秦铮眼中的风暴慢慢地褪去,归于眼底,看着她,一字一句地道,“我不是人,若我是人,当年就不该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无名山学艺而不拦阻,一等就是八年,好不容易盼到你回来,用尽手段,将你拴在身边,却还是让你长了一身本事,反过来学到的本事都拿来做戮我心的剑。我早就该把你拴在笼子里,养成与前世一般的金丝雀……”

谢芳华沉默。

永康侯一噎,须臾,更是沉怒,“我问你,昨日你是不是见过他?”

“你……”永康侯气急失语,想反驳,却是被谢芳华堵得哑口无言。

谢墨含也被谢芳华给震慑到了,他也从来没有见过妹妹竟然有这样一面,只一张嘴,便如利剑一般句句对永康侯诛心。在他的记忆里,她的妹妹一直是温软的,柔暖的,柔和的,冷静的,可是今日,她虽然也冷静,但句句尖刻,句句如针尖一般,口风激辩,扎人丝毫不口软。

谢墨含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永康侯身影消失,过了片刻,他转回头,看向谢芳华。

而且身为小门房的小厮也是第一次隔着窗子看到了这府里的金尊玉贵的小姐的面容。

谢芳华点点头,人家给她做脸,她到底也不是不懂事儿的无知少女,这个情自然要领。

这是很多人都在猜测的想法。

对于秦铮,他们都觉得,活了大半辈子,看惯了多少朝中官员各种脸面和心思,还是看不透秦铮。

皇帝抿起唇,没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