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挥霍无度
作者: 轩窗青墨章节字数:94654万

各种充满噱头的标题将人淹没。

“嗵……”的一声,莫庭用力的推开,蓝弦跟在身后,什么话也没说,只不过眼中有着一抹担忧。

莫总裁什么意思?

邵阳处在发狂暴走的状态中……浴室里的蓝弦全身都被泡的水肿,身上还有几处红肿,看样子是对虫子过敏。

而莫老爷子却是一脸的笑意,看着电视机里的蓝弦直乐呵着,原本不怎么待见蓝弦,可这一瞬间,莫老爷子却是满满的欣赏,看蓝弦怎么看怎么顺眼。

“莫小弟弟,你今天又给姐姐带什么惊喜来着……”蓝弦尽量用融柳的口气说着,张扬中带着几分疼宠。

“我,杀了她,血,好多血……”也许是一年多没有说话的原因,莫放说话时,不怎么连贯,就好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子。

完美的演技,完美的表情,完美的动作,就算面前站了个火眼金睛的大导演也没有看出这一切不是意外。

在爱情的世界里,谁先爱谁就输,谁先交心谁就输……

蓝弦一动不动,站在那里盯着玻璃墙上的一点,似乎那时有什么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总裁?”r&m集团公关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脸大汗的叫着,他们当然也明白舞台上的较量了。

站在雨中,那看不见是眼中泪,还是泪中雨,那单薄的身影,那倔强的背影,尤其是被水一淋,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太完美了……

“当然。”蓝弦毫不犹豫的回答,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出卖自己。

“众位记者朋友辛苦了,盛世皇庭是莫总旗下产业,而我亦是莫总旗下产业的代言人,我们一同出现在盛世皇庭是很正常的,众人可别忘了我是绽放的代言人哦。

蓝弦站在酒店玄关处,看着一身米白色西装的莫庭优的迈着步子朝她走来,那样子就好像解救公主的骑士……

颜末的声音,有几分急促,这个角色可真是峰回路转呀,如果蓝弦能拿到,对公司是相当有益的。

说完,蓝弦颇为自嘲的一笑,似乎在为报纸上的报道感到不好意思。

蓝弦微微低着头,掩去眼里的嘲讽。

咳咳,警车开道……

莫庭不为所动,只是盯着那抹白色的身影,甚至那身影消失了他都没有回过神来……

蓝弦转身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一个侧身避开了跟上来的莫庭朝浴室走去,她实在没有兴趣再次在莫庭的面前上演换衣记,刚刚那一幕已经让蓝弦吓出了一身大汗,也让蓝弦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

经纪人很明白墨云天的个性,但是在这个圈子里需要暴光,没有暴光渐渐的观众就会忘了你的存在。

“出来吧,我的蓝大小姐。”莫庭不顾形象,直接摔倒在蓝弦的床上。

一八o的身高,可偏偏却长有点女气,也许是自身的职业有关,天天看着女装、女模,不自觉的自己的也有几分这方向的倾向。

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莫庭拿着一条毯子上前:“怎么了?不舒服?还是……不想去?”

虽然有些规则让人很爽,但哪里没有?

问答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和主持人做一些互动的游戏,而游戏的赢输都是有规矩的,任宇泽第一个输,他抽到的惩罚是以憨豆的样子走台步……

蓝弦,你到底想不想红呀。

蓝弦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茶杯与杂志,朝落地窗前走去。

莫放,对不起。可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是呀,夏绿太beautiful了,karl大师真是天才。”人群中附和的人也多了起来。

深到骨髓的爱,隐忍到绝望的爱,不顾一切的爱,别说观众了,就是白雪也动容了……

这世间有哪个女人站在他的身边还能如此冷静的,别说蓝弦这种孤儿出身毫不背景的女人了,就是那些世家大小姐,有幸得到他莫大少的垂怜,哪个不是装娇献媚的,可面前这个女人还真是……

而毋庸置疑,墨云天拥有这样的实力。

什么事?一听到蓝弦的声音,白雪又激动了,刚刚压下去的狂喜又再次蹦发了起来……

“导演你看这一条。”副导指了一条长评,上面的内容是:

“怎么了?导演?公司要给我们开庆功宴吗?”有人打趣到,因为他们这个剧红了。

怕什么,她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如果莫老爷子还是不能接受她,那么她也只有认了。

一时间国内的记者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激动的半死。

“蓝弦,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那什么时候结。”

抬头,看到天皇娱乐的人,融柳原来的那个经纪人正一脸得意的看着她,而她身后的四个女艺人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用眼角看着蓝弦…

墨云天停下脚步,转身向前。

世人只看到艺人光鲜亮丽的一面,却不知他们背后有多少心酸。

做为最佳女主角侯选人,蓝弦出场的顺序并不晚,排在第二十六位,前面出场的除了好莱坞巨星,就是日本本土的国际明星,做为主办方,总是有特权的。

对于这一次的金鸡千花奖,蓝弦很是重视,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很早就与绽放的设计师约定,量身定制了礼服,又特意提前告知莫庭,那一天要陪她出席金鸡千花奖……

……

绯闻这种东西增加一点暴光率就好了,再多就没有意思了,靠绯闻是红不久的……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白雪终于翻身了,昔日那些看不起他的人,哼哼……

白雪表面客气,可是心里却是不屑,这两人可没少欺负他和蓝弦,仗着自己在星娱的一哥一姐,不仅明着拿话说他和蓝弦,暗地里也没少使手段,对于这两个人,白雪是不喜欢的。

“恩。二少平时在上网的痕迹依旧查不到吗?”莫老爷子说这话时,依旧脸不红,气不喘,但他身后的传令兵却吓的额头真冒冷汗……

居然查不到上网的痕迹,还真是……

蓝弦是吗?虽然我们没什么仇,但因为你我损失了一颗棋子,既然如此,你也就拿点东西出来换吧……

“请问墨前辈有事吗?”蓝弦充份表现出一个新人的不安与惊喜,长长的睫毛敛起了眼中的不耐烦。

同时蓝弦亦明白这可能是墨大神心血来潮的举动,她就好好把握吧,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可能呢。

王亦诗的丑闻,爆的如此恰到好处,处在这个圈子多年的顾子寒绝对不会放为,那是意外……

就算她是灰姑娘又如何,没有人规定每一个灰姑娘都要爬上王子的床吧。

墨大神去演还差不多,蓝弦怎么演呀?

蓝弦的性子白雪是明白,只是处在这个圈子里有些事情不是蓝弦想就可以的人,即使有r&m集团在身后,依旧有人敢打蓝弦的主意,毕竟r&m集团就算有权势,也是r&m集团的事情,上头那些大老板可不认为莫庭为会了一个蓝弦而怎么样。

一对众的调情,蓝弦向来做的很好,一边走一边与众人打着招呼,对于众人前后差距蓝弦一句都没有问。

白雪起身给蓝弦倒了杯水,又将手中三个剧本递了过来:“蓝弦,颜总监让我去挑剧本,我看了一下这三个比较适合你,你看看想出演那个。”

蓝弦说,中国人最重感情了,众位今晚的帮助,她铭记在心……

而蓝弦回到国内后,谢绝了一切的媒体采访,只说第二天,蓝弦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

也就是说,蓝弦公开抵制金鸡千花奖了。

一时间,金鸡千花奖内忧外患的,简单的一句话,就是伤不起呀……

要知道,她可是好莱坞金牌导演现钦点的人,再加上她会一点点中国功夫,一般人根本不敢惹她,而对于这样的情况,蓝弦表示很满意,同时充分的利用瑞在美国的影响,为自己打下牢固的基础……

和蓝弦一样,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不同的是莫庭用的是丝质面料,即薄又贴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侧面看上去,弱弱如同学者……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改了又改?可他们却是不敢多问,虽然短信没有显示电话号码,但他们却是明白传信的人是谁。

三点左右大家再来看一下,如果没有就不要等了……要再加,我一定会在三点前,要是更不出来,就明天了。莫庭看着蓝弦还算冷静的样子,也松了口气。“蓝弦,不要担心,我爷爷很好说话。”

如此想来,蓝弦心中的压力慢慢的消失了,怕什么,就当这是在拍戏呗,这样的戏码,又不是第一次演了,不用担心会演砸了……

咧个去,莫庭还没有娶到蓝弦。

“现在口浪尖的,你必须得避,公司正在努力,你必须和大金撇清关系,好莱坞那边看好你,这个时候出不得错,这一场宣传回去后,公司就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澄清……”

“我知道了……”白雪按掉电话,心情万分的沉重。

当烫金的请柬送到蓝弦的面前时,蓝弦笑着接下,眼中有什么光芒闪过,一闪而逝,根本就来不及捕捉……

星娱的高层们似乎也通通没事,带着一干小明星浩浩荡荡的往盛世皇庭赶,一个个锦衣华服的,那样子哪里像是参加庆功宴,这明明是参加电影节……

“蓝弦开戏了……”剧务催了。

“boss收回你的眼珠了,人都走了,看不到了。”摄影师一脸不客气说着,嘴巴里嘟囔着什么,莫庭没有听清在,他也没有听的打算……

那个叫蓝弦的东方宁心是唯一一个,他迫切的想要拍的模特……“谢谢墨前辈,我没事,莫总只是带我回市区。”蓝弦上前客气对墨云天道,语气虽然亲切,但是莫庭却知道这是蓝弦疏远人的一种。

“咳咳……”莫庭站一边极度不高兴,看着蓝弦对墨云天的态度明显的热络了起来,颇有几分不解,蓝弦明明不怎么待见墨云天不是吗?怎么眨眼的功夫就不一样了呢?

呼……莫庭喘着粗气,平息着自己心中的骚动,如果是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一个电话过去,立马就有人来替他解决,可现在……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在蓝弦心中莫庭是一个要离的远远的男人。

莫庭愿意为她花心思假话,也不容易……

莫庭与蓝弦两人的餐桌礼仪都相当的完美,有时候莫庭都在想,看着蓝弦吃饭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因为蓝弦对待食物的认真。

对拍戏认真,对自己的人生认真,对自己的感情认真,哪怕是食物她也认真对待……

当然了,墨云天入行比融柳晚,年龄也小,今年不过二十六岁,当他到达融柳那个年龄时也许也有机会六次蝉联影帝之位吧……

而证据吗?很明显就是大金集团的事情暴发后,莫庭与蓝弦再也没有新的进展,蓝弦就是被莫庭甩了,才勾上墨天王的……

给读者的话:

莫老爷子坐了下来,把蓝弦的资料再次拿出来,仔细看了一看,对于蓝弦的性格改变,莫老爷子怀疑过,可却查不出任何的痕迹,相信科学的莫老爷子只好把这一切归于,受了打击,性格突变,就如同他家莫放一般……

正在上谈话节目的蓝弦,鼻子突然微微一动。好在有着极强的自制力,蓝弦才将这哈啾给压了下去……

“韵琦的爷爷好。”影毫不在乎,应对自如,眼前这个老人,他的眼中没有恶意,有的只是伤感与欣赏,是的,这个老人似乎欣赏他。

“影,据说这把就是用世上唯一一块千年玄铁打造的长剑,墨。”说完,便从那破旧的鞘里面抽出了影眼前这把,漆黑如墨,却隐闪寒光的宝剑,隐隐还能听到它嗡嗡的声响,玄铁宝剑墨,果然名不虚传。

“相信我,一定可以的。”千年雪莲,万年紫参,都吃了下去,这身子早已没有当初的虚弱了,虽然还未治本,但她相信,那大还丹吃了下去,影定能和常人一样,不,是比常人更强数倍。

“呶,拿去吧。”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幽韵琦,眼里满是不舍呀,心疼呀,那里面可都是万金难求的宝贝呀。

他不放弃,也不甘心,经营了这么多年,努力这么久,眼看皇位就在眼前了,这要他如何舍得下。他们同样是父皇的儿子,他自认不比他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他没有一个手握兵权的外公,他没有一个当皇后的母亲,但除此之外,他轩辕曦比轩辕晗优秀一百倍。

他该明白的,他与母妃对于父皇来说只是一个玩具、一个皇权下的牺牲品,母妃是用来牵制皇后用的,而他则是用来激励皇兄更加出色的棋子,当父皇有能力去消除皇后的势力时,当他的皇兄能够独当一面时,他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背负着如此的罪名死去,他的母妃还能活着吗?

看了闻人靖暄一眼,轩辕晗懒得理他,这人估计脑子还没好,依就那副白痴样。

“免礼”

“婉如,刚刚本宫已向父皇告了一状,父皇免了你一死,但从今天起,你不在是曦王妃了。”轩辕晗看着知心,优的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不能让自己的属下白白牺牲。

轩辕晗带着知心,不顾门房的阻拦,走了进去。“告诉你们夫人,秦知心来访。”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看到知心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轩辕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摆出一副委屈样,他那样子,害知心也不好继续骂下去,只好细细给他拆了绷带,清洗伤口,上好药,重新绑上绷带。

轩辕晗的侍卫与曦卫队对上,一曦卫对不愧为是曦王府的精锐部队,闯过晗王府的护卫那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当他们准备踏入落霞院,认为任务即将完成时,十位从大将府借来的高手,无声无息的落在他们面前,双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以十对十,孰胜孰败,端看谁更技高一筹了,撕杀,是今晚的主旋律,一一对上,两两之间竟是不分上下,互相纠缠,谁也进不得一分,也退不得一分,撕杀,持续着……

“太,太子爷,我们,我们……”两个男人颤抖着身子,然后就那么突然的在众人面前口吐鲜血而亡了。

(话说阿彩只是提砖和红包,亲们送不送,阿彩都没有说什么的,该更的,能多更的时候,阿彩一样努力多更了,砖砖和红包都是和作者的利益相挂钩的,我不敢清高的说,我只是在寻找写的乐趣,砖和红包也是一种受欢迎的证明,所以,阿彩提还是会提的,但是送与不送完全在个人,阿彩并不会强制,送,阿彩开心,不送,阿彩也不会生气,就不更了,反感的亲们,可以直接跳过不用看的。)风尘仆仆,又在树林里转了两日后,他们三人终于碰到了黑言舒派出来的人马,虽然三人都很是疑心,但考虑到自己实在出不去,出于明智之选,不管前面是什么,他们都必需选择跟着黑言舒的人马出去。

轩辕晗一个健步上前,这一次的分离比上一次更甚,上一次以为知心死了,伤心欲绝,而这一次却整日担心知心的安危,恍恍不可以终日,像是耗尽全身力气一般,闻人靖暄站一旁,落寞的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这画面,实在刺眼致极。

“好,既然知儿为你求情,那就算了。”拥着知心就往回走,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在人家地盘打了人家一般。

这一句话,让轩辕晗一怔,也让轩辕晗的心一痛,他与秦知心之间已不是他与秦知心两个人的事了,是晗王势力与秦府两家的事,晗王这派的势力是不可能容许曦王最得利的辅助者秦府的女儿成为晗王妃的,而且,那秦知心的存在,对于晗王府来说,是一种耻辱,是娶曦王不要的女人的耻辱,秦知心,在晗王府是呆不住的,他的腿不好还行,腿没好,他只是个废人,晗王的势力也就不存在了,可他的腿好了,他有争斗的资本了,晗王府的势力怎么会允许秦知心存在呢。

“换”不理会小依的苦苦哀求,知心强势的命令着,知心不愿意恶言恶语的对待下人,那是因为她曾接受的那十几年教育告诉她,人人平等,她只是不愿意用命令的语气而,并不表示她是一个软弱好欺,没有主子的架子。

站在山顶上的知心看着眼前这秀美的的树林、火红的枫叶,忍不住一个深呼吸,感受这天地间的美好。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

“我的知儿,即使一身粗衣也是全天下最美的女子。”

“你先下车吧。”

哪知欧阳长祺那家伙白目的紧:“韵琦,不用怕他,有我在,我看他敢动你吗?”

这纯粹是污蔑,现在的影才没有脸色苍白,一脸病态,不过倒真是瘦瘦弱弱了,那是宇敏之的身体就是那种修长瘦弱型。

啪,随着杯盖摔碎声,也传了来站在那里不能动的欧阳长祺的骂声:“你,趁人之危,卑鄙无耻。”

幽韵琦走到欧阳长祺的面前:“欧阳长祺,你听着,我幽韵琦从来就没有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你缠着我不放,我嫁给宇敏之是因为我喜欢他,你别在那里想那些有的没的,我的事从来都与你无关。还有,出了这门后,你就给我记住,这里你永远都不能再进,否则的话?你该明白,燕子楼是干吗用的?”威胁,那又如何,这样的麻烦早处理早好,处理的越干净越好。

幽韵琦毫不理会那杀猪似的声音,学着影拿着桌上的杯盖,“啪”的一声,随着杯盖落地的声音,可怜的欧阳长祺再次闷哼一声。“你们?”

“吴清,先带知心上去”放下悬着的心的轩辕晗,看到挂在自己旁边的吴清。

“愣什么愣,还不快去扶小姐?”郑国公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众目睽睽之下,郑国公偷偷的看了一眼轩辕晗,发现轩辕晗脸都黑了,整个人站在那里狠狠的瞪着自己的孙女。

“好,好,爷爷一定去。”如此孝心,他不领,未免矫情了,最主要,韵琦走了,他一个人在这里,确实寂寞。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465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