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有口难言
作者: 轩窗青墨章节字数:94654万

方继藩嗯了一声:“有事吗?”

…………

师父……

方景隆呆了老半天:“不,不知道。”

到了次日一早,又是日上三竿,方继藩在小香香的伺候下穿衣,邓健眼睛肿得跟一个灯泡一般,想来昨天夜里醒来时,又是大哭了一场,方继藩不理他,却想着待会儿大夫可能要来就诊,别又被扎针了,于是贼兮兮的看着小香香道:“小香香,一日不见,你又长大了,来,少爷……”

正午。

太蠢了。

方继藩反省自己,自己还是太年轻啊,初来乍到,竟和人说什么建功立业,为国为民之类的话,这是找抽呢。

武官虎背熊腰,显得很是彪悍,他是方脸方口,反而和方继藩这般公子哥儿般的俊秀小生对照,有点儿鲜明……

今日有不少功勋子弟都来了,这些少年郎个个精神奕奕,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

张懋见被绑来的人面熟,还未询问,那小宦官便上前,恭恭敬敬的道:“公爷,奴婢奉陛下之命,押南和伯之子方继藩前来校阅,奴婢乃奉旨行事,还请公爷勿怪。”

酒客们听得啧啧称奇,有晓得内情的,便忙颔首点头:“那就没错了,保准是好了,曾大夫是神医啊。”

这狗东西……

为了让太子能够迅速的成长,能够使其成为一个合格的储君,继藩在暗中不知付出了多少的心血。

有了订单,自也就好办了。

只是觉得……这家伙什么都好,偏偏就对任何东西都不懂得珍惜,在这作坊里摆阔,糟蹋着钱粮,被人蒙蔽,这……

陈彤于是叩首:“臣本起于阡陌,蒙陛下厚爱,加以重任,岂敢懈怠,半月之内,这作坊定当焕然一新。”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赌局,终于要有一个结果了。

“不知何故啊。”刘健哭笑不得的道:“问了他们也不答,老臣就差将刀架在他的头上了。”

好在他忍耐住了脾气。

朱厚照瞠目结舌的看着弘治皇帝,竟是哑口无言。

银子啊……他突然痛心疾首。

账房先生,虽是不担心失业,可说实话,在这个作坊里,从前的薪俸比别的地方要多的多,虽然这些日子,裁减了不少的薪俸,可他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

兄弟二人一合计,似乎事情办的差不多了。

“这个作坊,能迅速的声名鹊起,就是因为千千万万个渠道商鼓吹的结果。父皇这些日子所做的事,却是让这些本是有利可图的人变得无利可图,自然而然,作坊要衰败起来,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了。”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请他吃过了茶,自觉地这商贾挺可爱的,和他们说话就是很好听。

而且可能是大问题,说不定,连自己三千瓶的定金,都要折了。

陈凯之颔首点头,道:“杨卿虽为楚臣,却也不失为忠义,只可惜,项贼昏聩,将其处死,实是可惜,否则,朕今日,真想和杨卿家秉烛夜谈,许多事,还要向杨卿请教。将他的尸骨,带回他的乡中去,厚葬吧,命他的儿子进京,朕要亲自见一见。”

武官手里提着刀,一步步的靠近。

“什么?”项正豁然而起,他想不到梁萧居然说出了这番话,他恶狠狠的瞪着梁萧:“你竟敢说这样的话,你忘了杨义的下场吗?”

直到……陈凯之带着凯旋之师抵达了这里。

杨义正色道:“不,臣没有被吓破胆,臣只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五百年来,从没有汉军主动出击,寻觅胡人进行决战,陈军做到了。五百年来,没有汉军可以在旷野之上,与占据多数的胡军决战,陈军也做到了;五百年来,更没有一支汉军,可以以少胜多,十万军马,覆灭六十万胡军,陈军,依然做到了。臣是楚臣,也是汉臣,臣当初,就不同意陛下袭击大陈,现在,陈军覆灭了胡人,凯旋而回,他们是要以大义,攻伐不义,以有道,攻伐无道;陛下,臣羞愧难当,这是臣莫大的耻辱,所以,陛下问臣,如何与陈军决战,臣的回答是,五百年来,天下六分,天下的臣民,各为其主,可现在,这一切,即将结束了,汉道即将昌盛,而兴汉道者,并非陛下,现在这个天下之主,已提兵五千,就在陛下一侧,他若是要进攻,只需一道圣旨,数十万楚军,便可不战自溃,臣已经无力去做任何改变了,陛下也是,这账中的任何一个人,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而已,陛下好自为之,而臣……现在能做的,也不过是引颈受戮,请陛下诛杀老臣,老臣畏死,却也总还能看清时局,也知道是非,权当,以老臣这无用之躯,为陛下做祭吧。”

那么接下来呢?

一下子,这些自关外凯旋而回的人,顿时火冒三丈。

这些头戴着圆盔之人,在这大雨之中,一张张的面孔,已显得模糊。

“你的意思是……陈军还在?”

而民夫们,却在雨中,一个个瑟瑟发抖。

可这时,大地却颤抖起来,无数马匹轰击大地的声音,竟是高过了雨声。

吴燕倒也不扭捏,颔首点头,行礼去了。

可即便如此,这些禁卫之中,依旧有不少人,暗中露出忧虑之色,他们有时自这里瞭望,远远的,便可以看到洛阳城的轮廓,私下里,也有一些流民,不过……这里的气氛,依旧是令人绝望的。

他踟蹰道:“或许,这几日就会有消息来,陛下且放宽心,胡人不过是贪爱财货而已,只要在财货方面予以满足,他们自然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关内之地,想来,他们不会太有兴趣。”

却听账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他咳嗽一声,便有宦官蹑手蹑脚的进账,见陛下醒了,忙道:“陛下,杨大人带着越军的都督吴燕来了,奴才还以为陛下没醒,所以不敢……”

一旦采取水攻,就等于将洛阳城数十万军民,彻底淹在水中,若是再来一场豪雨,却不知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固然不可能彻底的淹死所有人,可一旦到处都是浮尸,以及大水浸泡了城中的粮仓、地窖,接下来,便是瘟疫和缺粮盛行,这是要令整个洛阳的军民,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各国是气势汹汹而来,可晏先生也很清楚,各国军马的军心极是不稳,甚至可以用士气低下来形容,此乃不义之战,若不是陈军精锐尽出,前往关外,何至于让他们势如破竹。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陈凯之的军马几乎要抵达三清关的时候,自西凉的消息便已快马加急的送到了他的手里。

陈凯之闻言,并没有大怒,而是挑唇笑了笑:“看来,朕也算是赶来的及时了。”陈凯之看过了急报,面色显得很平淡。

何秀朝赫连大汗看了一眼,低声用胡语对赫连大汗道:“大汗,快跪下。”

他虽是到了绝境,可似乎,并没有过于害怕,仿佛他已摸清了陈凯之的底牌,或者说,抓住了陈凯之的心理。

而刺刀的主人,接着小心翼翼的开始前行,他显得很疲倦,钢盔已是不见了踪影,身上满是泥泞,面上也俱是干涸的血水,分不清他的面容,只有一双眼睛,还在不断的转动,他似乎在搜寻着什么,蹑手蹑脚的,尽力的避开尸首,似乎是在寻觅未死的胡人,又如方才一般,结果了他的性命,又似乎是在寻觅受伤的汉人。

中军大帐……

第九营和第十营并没有投入战斗,而是作为全军的预备队使用,显然,现在所有人都已明白,第一营,尤其是第一大队的位置,已成了胡军突破的重点,那么,决胜的关键,就在于此。

胡人们愈发的觉得头皮发麻。

“刺刀!”

无数的雪亮刺刀如林一般挺出。

“意大利炮!”

这几乎没有任何准头可言的意大利炮疯狂的消耗着子弹,哒哒哒哒哒哒……连绵不绝的子弹喷出,发出了怒吼。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加快了。

一排排的火铳,那黑黝黝的洞口瞄向了正前方。

营官们早已开始令人清点弹药。

他们出了天水,随即无数可怕的流言便传了出来。

赫连大汗冷笑:“那就不必他们了,等歼灭了这支汉军,便趁机将西凉人也一并歼灭,本大汗不需要儿子,本汗即便有儿子,那也该是草原上的勇士,何须那样的窝囊废!”

所以他是极力反对决战的,而是先挑起各国对大陈的战争,等关内的大陈疆土被各国吞食,而这一支在关外的孤军,自然会慢慢被胡人困死。

他看到了首领们面部表情的变化,先是从此前的大怒,而今却转化为了大喜。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如此,那么……

接着无数个声音一齐大吼:“大汗威武!”

陈凯之大笑:“这就是了,朕梦寐已久的决战……”

面对着这一场小规模的战斗,副总参谋官王翔现在头痛的很,他口里咒骂着当初主战的许杰,却是一面仔细看着奏报。

修书给赫连大汗,压根就不是去对谈,本质上,就是挑衅,而且要用最犀利的言辞,去羞辱他们。

其中左翼的新五营遭遇了一支胡人铁骑。

转眼已至中夏,这炎炎的烈日,令人汗流浃背。

陈凯之闻言并没有发怒,却是笑了笑,目光环视了众人一圈,旋即便说道:“好了,朕有朕的考量。”

大军依旧向西进发,一路过了长安,陈凯之只在长安的别宫里歇了两日,随即便又抵达了三清关。

如此一来,当初对这些新兵们带着妒忌的辅兵们此时却没了起初的羡慕和妒忌,原来以为新兵们薪俸高,是自己的数倍,而自己呢,灰不溜秋,只能做一些运输、挖沟之类的杂事,实在是不公,可现在看来……似乎……这银子,可不是白拿的。

如今这时刻人心难测。

天气已入夏。

以往这些人,要嘛最终选择了招安,要嘛,便被绞杀,而他们的诉求,也极简单,不过是杀官而已。

陈凯之得到了消息,也只是微微一笑置之,他心知,王建喊出什么口号,这蜀军也绝不会轻饶他,可管中窥豹,却也能看出各国的人心,已开始出现了松动,只怕天下各国的人心,已开了一个口子了。

晏先生却是若有所思,他突然抬眸,看着陈凯之,眉头不禁深深皱了起来,郑重的说道。

百姓们的畏惧之心,就在于此,而现在,他们更多的却是狐疑,有人提出了疑惑,却没有人给他们解惑。

“是是是,家里妻儿老母都在,租种的土地上没有男人,可怎么办?家里是离不开男人的啊。虽说随军远征,倒也罢了,卖些力气打胡人,也算是报效国家,可家里真的是离不开青壮啊……”

不过,也未必完全没有效果,杨彪还是极有底气的,一方面,商贾们本就和陛下荣辱与共,谁都明白,在这处处歧视商贾的时代,只有陛下对他们平等对待,一旦陛下征战出了任何意外,他们即便积攒了万千的财富,怕也是有命赚,没命来享。

因为和军中的关系深厚,即便是现在的新军,许多的武官,本就是勇士营抽调,这就意味着,陈义兴对他们是极为了解的。

文武百官们似乎也感受到了陈凯之的慷慨,或许理智而言,他们认为这样做有所失策,可实际上,关内的军民,和关外的胡人打了数百年,仇恨早已入骨,都到了这个份上,还能说什么,那就……打吧。

某种意义而言,许多人对陈凯之是当真佩服起来。

可另一方面,天下百姓,无不将胡人恨之入骨,现在西凉人居然事贼,在令人唾弃的同时,也激起了无数同仇敌忾之心。

陈凯之看向陈一寿:“陈卿家怎么看?”

可现在,西凉国的态度却大出人意料之外,这姿态,实是放的太低太低了,摆明着,是想要讨好大陈,难道他们想借此,而免去灾祸,使大陈没有伐凉的理由吗?

钱穆便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一双眼眸竟是眯了起来,冷笑起来:“陛下认一个西凉的叛臣为友,实是令西凉军民人等,遗憾的很。”

可等到大家得知,此方竟是方师叔的那个方,顿时哗然。

西凉皇帝死后,这国师本就在西凉国一手遮天,西凉文武,不少人都是他的门生故吏、徒子徒孙,因此国师依旧控制了朝政,又立了一个傀儡为西凉天子,完全可以不客气的说,这西凉国事实上的皇帝,就是这位国师。

朝廷已在各州,开始征募良家子,此事由陈义兴负责,除了各州之外,这京师之中,亦是如此,不只如此,讲武学堂和水师学堂也同时开设,讲武学堂设在洛阳,而水师学堂设在济北。

又纳方氏女,敕为皇贵妃。

这样残酷的事情,他真的觉得没必要做,他就一个人分身乏术,再说他也不是那种爱美色的人,与其选那么多良家女子进宫虚度年华,不如让她们有自己的人生。

这一日清早,他至慕太后宫中问安,便不免提及了此事,希望她可以改变主意。

宦官显得诧异,他以为陛下是不肯让这些叛将下葬的,大多时候,都是将其尸首悬挂起来示众,可宦官不敢违拗,忙是颔首点头,匆匆去了。

刘傲天叹了口气,道:“其实……臣等又何尝不明白陛下的心思呢,臣等……哎……臣无话可说,一切听陛下的安排吧。”

咚咚咚……

曾光贤等人抱来了柴火,不等陈凯之的命令,便有人取了火折子引火,随即,浓烟冒出。

而所有人都不为所动,几个锦衣卫力士依旧熟稔的开始烧柴。

陈凯之却冷漠的看着这些人,只是冷哼一声:“早些死吧,多说无益!”

陈凯之已一下子,解开了他的绳索,他整个人立即扑倒在地,疼的在地上疯狂的打滚。

他疯了似得道:“饶命,饶命,我有银钱千万,愿赎一命,饶命……杀了我,对陛下……并没有什么好处,我有银子,有银子……”

他面带凄然之色,shenyin着道:“不,不,老夫不信,在海外……”

杨正看着那数十人抬着的铜鼎,陈凯之已转过了身去,再不看杨正一眼,却听陈凯之吩咐道:“请杨贼入鼎!”

今日的京师,格外的热闹。

紧接着,节度使和勤王的都督、指挥使等人,浩浩荡荡入正德殿。

一声令下,立即便有人押着张昌等人来了。

远在肴山的羽林卫,无数的斥候来回奔跑。

立即有亲兵火速到了宫门,这宫中九门都没有关闭,因为数万叛军入宫,几乎是轻装而来,这么多人的补给和粮草,需要赶紧运来,否则,这宫里头的叛军都得饿着肚子。

原以为很轻易的事,原以为可以唾手可得,可以探囊取物,可谁却曾知晓,一切成空。

冲锋的叛军几乎没有反应。

让身边的亲兵取了水壶来,他仰头喝了水,随即又高呼道:“要小心弓箭,身子尽力蜷在沙垒之后。看不出来,这些贼军,倒还称的上是训练有序,想不到啊想不到,不错,嗯……很不错,打起精神了,准备。”

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可是现在……他们却清楚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那便是,若是失败了,便一切全完了,他们会死,而死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全家老幼,都会受自己的牵累,自己的妻女会送去教坊司,或是军中成为营ji,自己的父母以及子嗣,要嘛会送至苦寒之地劳役,要嘛,便是人头落地。

根据陈凯之的命令,大量的勇士营官兵已开始携带着补给,朝着这正德殿方向涌来。

冗员如此,兴商贸的新政,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

杨正没有反抗,他只是大笑:“陛下好大的口气,陈凯之,你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已死到临头了吗?你竟还不明白,这座正德殿,很快,就将是你的坟墓,你若是现在杀老夫,倒还来得及,可再过一个时辰,老夫可以向你保证,老夫……”

陈凯之颔首:“朕知诸卿都是好意,刘卿家所言,更是极有道理。不过……朕却有一个疑问。”

陈凯之叹了口气:“朕自登基以来,许多事,确实太急了,谁曾想到,竟会料到,引发如此巨大的反弹,更让这杨正,有了可趁之机。只不过,朕有一个疑问,倘若朕在此时,下诏服软,那些图谋叛乱的军马,当真会半途而废吗?”

虎贲营。

刘洪身子一颤,忙是捂住自己的后腰,身子已站不稳了,便瞪着眼睛:“张昌,我刘洪素来以为你是忠义之士,万万料不到,你竟是乱臣贼子,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弟兄们,杀贼啊……”

何况,自陛下登基以来,便有意改革京营和羽林卫,甚至还要对府兵进行改革,陛下所想要实施的,乃是精兵之政,到时,将要裁撤掉天下超过六成以上的兵马,这倒也罢了,其中针对的,还有大量冗员的问题。

远处,有斥候飞马而来,道:“大人,各营俱都出动了,内城那儿,城门也已开了,宫里那儿,策应之人,也已就位。”

“叛军……”群臣顿时色变,若是陛下说的没错,假若当真有叛军来,到时……

可汝南王面上的表情,根本无从看到。

一下子,大殿中哗然。

至于让吴孟如入阁的许诺,多半也足够让吴孟如铤而走险了,大陈能够入阁的大臣,往往都是从礼部尚书、吏部尚书之中挑选,偶尔,也会有兵部、户部尚书升任,可唯独这工部和刑部,虽也是在六部之中,却极少有尚书能够以此为跳板入阁,吴孟如原本这一辈子,怕就是这兵部尚书到头了,因此,入阁对他而言,有致命的吸引力。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汝南王,乃大陈宗室之中,硕果仅存的近支宗王,却辈分极高,一旦大陈出现了权力的空挡,那么百官势必要寻觅一个这样德高望重之人出来主持大局,即便是不让他登基,那至少也该是摄政,而到了那时,自然而然的,汝南王将掌握大陈军政,无数似吴孟如这样的人,便可趁此机会,凭借着这从龙之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陈凯之淡淡道:“其实朕当初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朕在想的是,当初太皇太后声势如此之大,几乎掌控了全局,可为何,偏偏忌惮一个汝南王,要知道,这个汝南王,其实不过是当初从京师里逃出的小角色而已,当初,诸王俱都被太皇太后杀死,那么,一个汝南王,又能给太皇太后造成什么麻烦?”

汝南王一言不发。

曾光贤下巴都要掉下来,他迟疑的看着陈凯之。

殿中百官,沉默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465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