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欢欣若狂
作者: 轩窗青墨章节字数:94654万

举世茫茫,竟然只剩下他一个人,所有人都被抹除了。

只是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先事确定一下,只要太上皇还在这儿,只要不让凤阑绝让那些大臣们见到太上皇,就不会有事的。

太了皇慢慢的走了进来,双眸似乎无意般的望了皇上一眼,眸子深处,似乎微微的隐过一丝冷笑,他只不过,略略制造了一点紧张,皇上就已经开始担心了。

那女子似乎有些失望,微微轻咬了一下唇,这才慢慢的抬起手,落在琵琶上,手指微动。

又气,又羞,又怒,但是却不敢发作,毕竟那人是绝王,就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呢。

上官云端微微的蹙眉,这件事,似乎有些蹊跷,老夫人虽然不喜欢她的娘亲,但是也绝对不会用这样的事情来诬陷娘亲,毕竟那样的事情,可是对爹爹的名声也是极不好的。

“不用了,这一大清早的,我刚起来,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呀?”上官云端有些好笑的望着她,这丫头,也太过热情了,热情的她都有些招架不住了。

而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因为不放心她,便急急的赶过来的凤阑绝,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的惊住,有些呆愣的望着那些主动的向前捐款的百姓,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那些商户大户,就算是他亲自出面,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碍着他的面子,还是都捐了一些,但是这些百姓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为何会这般的积极?

他的唇再次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轻声笑道,“今天晚上,保证不会再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你,你怎么还去早朝?快,快点起来。”上官云端急急的喊道,便想要起身。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却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桐城再次的受灾,不过,既然是让官府报上朝廷的暴乱,相必已经十分严重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能镇压,那些百姓也是真的想反,而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更何况,她们只是一些女人,身为皇上的他,为难一群女人,这要是传了出去,肯定被世人嘲笑。

丞相是聪明人,也应该明白,凤月国只有在凤阑绝的领导下才能够更加的强大,所以,丞相帮着凤阑锐,的确是有些说不通。

那意思就是说,不用比,上官云端是输定了。

而毕竟里面的墨不是太多了,上官云端又刻意的将身子向后微仰,所以并没有墨沾在她的身上。

不过,却也明白,夜如梦此刻的狼狈定然也是她造成了,而且更把夜如梦气的半死,果然,惹了这个女人,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凤阑绝已经从刚刚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听到老夫人的话时,眉头微蹙了一下,突然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王的王妃永远是最美,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样子,不管什么装扮。”

“夜无痕,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竟敢将大门紧闭。”皇上望向一脸冰冷,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夜无痕,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

而丞相能够拿出药来给她,便也证明,没有因为柳如絮的事情而怪皇上,相反的,应该正如她先前猜测的那样,丞相求的只是柳如絮一个痛快的死,所以,丞相才会在最后拿出这药送给她。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他正式的提亲,但扯到了凤月国现蓝城的关系,有些事情,便不是她能够随言而为的了。

凤忆希愣住,直直地望向他的眸子中再次漫过几分错愕,但是却也更多了几分失望,原来,这个男人真的是以为,她是故意这么做的,哼,真是好笑,她凤忆希从来就不是那种心口不一的人。她心中是怎么想的,就会怎么说。

凤忆希微怔,唇角突然的扯出一丝轻笑,双眸再次的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你放心,我会让自己尽快的嫁出去,但是我嫁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而如今,这丫头还是易了容的,并非府中的人,这事情,就更难查了。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王爷,他的手上沾了剧毒。”飞赢那低沉的声音,突然的传来,打断了上官云端的思绪,也打断了众女人的错愕。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父皇,儿臣明白了,听说这雪凝是可以解百毒的,只是药性要慢一点,所以,李贵妃与儿臣先前喝那茶时,里面的毒还没有被血凝解掉,但是时间长了,毒就全部解掉了,所以现在这个傻子喝了就没事了。”夜无志终于算是聪明了一会,懂的分析事情了。

“既然是娘亲留给云儿的,那就给云儿吧,云儿会找个机会让王爷给云儿戴上的。”上官凌雨听到李妈的话却是暗暗心惊,她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绝王来的正好,我这儿有根链子,是云儿的娘亲生前留给云儿的,想请绝王给云儿戴上。”上官傲天开门见山地说道,毕竟这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浪费。

“那怎么行?”凤阑绝却十分的坚持,“还不快点……”

他若是去做了,她还是坚持跟着凤阑绝走了,那他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上官云端自然也站起身,向着那宫女的身边走去。

“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没事了吗?”夜无痕也在同一时间里,快速的闪到了叶寒的面前,沉声问道,而他望向叶寒的眸子中,却带着几分快要杀人的疯狂。

只是,这一刻,当夜无痕抓住他的衣领,再次的追问上官云端的情况的时候,他就是忍不住的生气,怒火似乎猛然的升腾,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住。

她现在应该庆幸的。

“什么特别的通道?”凤阑锐微愣,眉角紧蹙,有些疑惑的问道。

“哼。”凤阑绝微微冷哼,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当年本王也真的相信,你的腿是真的废了,但是现在。”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是,儿臣知道。”凤阑锐听到她的话,极为恭敬的应道,脸上也更多了几分恨意。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事先便猜到了夜无痕的心思,料到了他的举动,事先做了准备。

上官云端心中却是暗暗大惊,那人竟然让如此强硬的男人,为了她,而牺牲到这种地步,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那人的能力。

而隔壁的房间里,上官傲天听到那个男人的话时,眸子微闪了一下,他虽然知道鸾儿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心中更是多了几分欣慰,若是换了其它的男人,只怕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4654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