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场:第18章:一知半解

圣安娜娱乐场 作者: 肆贰老爷

皇帝下旨,赐某某金三百斤,你还真以为皇帝老子赐下的是三千两黄金?那就是铜啊。

………………

继续求收藏求推荐!弘治天子拉着脸,目光一撇,却又落在那篇文章上,他的目光旋即又开始变得深邃起来。

当然,方继藩必须得流露出色mimi的样子,盯着小丫头的胸pu,笑嘻嘻地道:“小香香,你长大了,来来来,少爷来验验。

可到了次日,邓健的嗓子便又如铜锣一般响起:“少爷,少爷,宫中来人了,命公子去校阅。”

邓健一脸欣慰的样子看着少爷,少爷果然本色不改,看来这病,是愈发的好了。

不是说没这么快回来的吗?这一趟是镇压云南的土司叛乱,那儿瘴气多,蛮兵又狡诈,不肯轻易和朝廷决战,按说怎么也得拖到年尾,可这才入夏啊。

朱厚照心里叫苦,却还是乖乖地跪坐着。

邓健又露出了笑脸,道:“少爷说的好,少爷是说府上阴气重?懂,我懂,可是……要修葺宅子,很费银子的。”

现在是弘治十一年三月十七。

弘治天子这才脸色略略缓和,却依旧拉着脸:“去詹事府读书罢,少在这里碍眼。”

姓方的,你坑人哪,往后还有好日子过吗?

刘健等人听到了此处,无一不心潮澎湃。

朱厚照懵了。

他老脸抽搐,愤怒溢在表面。

弘治皇帝凝视着陈彤,语气慎重的道:“听好了,这些话,你肯和朕说,这便是你的忠心。可同样的话,若是你四处嚷嚷,这便是死罪,你懂了吗?”

朱厚照顿时不敢作声了。

弘治皇帝却突然又平静的道:“近来可有看书?”

朱厚照胆子大了起来。

于是,刘健捋须,摇头晃脑:“陛下所言甚是,经营之道,无非是持之以恒,再教之以方。最忌的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好在陈彤是个有涵养的人。

张煌言淡淡道:“楚军在城中,怎么会没有细作呢,这书信只要送出了城,楚军自然需要借重为父,到了那时,自然有楚军的细作登门,张家与之合作,这功劳也就来了,万事开头难,哎……说句本心话,老夫是实在不愿做叛臣啊,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陈的臣子是臣子,大楚的臣子,难道不是臣子?谁给我们张家富贵,我们张家,自为谁效力。”

而陈一寿也没了从前的老神在在。

倒是礼部尚书道:“昨夜,有楚军派出了使者,他们口称,留给洛阳的时间,已是不多了,若是洛阳城继续负隅顽抗,那么,这里将变成一片泽国,项正,要将我们困死,淹死,饿死,病死在洛阳,楚人这是要彻底的灭亡我大陈的社稷,且来势汹汹,眼下,陛下生死未卜,我大陈的军马,留在此的,不过区区一营万余人,对方却是倾国之力而来,因此,那项正口称,若是三日之内,向楚军投降,或许,可以留城中人一个生路,也希望……娘娘和诸公,能以苍生为念,打开城门,放楚军入城,到时,项正自可保洛阳平安。”

陈凯之笑了笑:“你们俱都是奉你们的主子的命令,侵犯我大陈的疆界,而今,来都来了,可有什么说的?”

“陛下!”梁萧道:“人心已经散了,陛下到了如今,还不明白吗?现在,那陈凯之已说了,只要陛下愿意自己成全自己,便可保太皇子和宗室们不死,陛下……他的话……臣相信。因为臣知道,今夜之后,大陈皇帝的一纸诏书,到了我大楚的国都,足以引发大楚的动乱,大陈皇帝,只需带着数千人,便可直抵国都,大楚的臣民,都将跪拜在他的脚下,陛下现在还不明白吗?现在无数的性命,都维系在了陛下身上,陛下若是还活着,那么将会有无数人死,这些人,可都是陛下的至亲啊。就请陛下能够认清眼下的时局,自己,做个了断吧。”

梁萧只一听,岂能不明白项正的意思,现在火烧眉毛了,陈凯之就驻兵在附近,虎视眈眈,口称要取皇帝的人头;而营中四面楚歌,军心已经紊乱,正因如此,陛下方才想要赶紧稳住人心。

疾冲的战马,撞上了楚兵的肉体,瞬间,骨骼碎裂,整个人飞出数丈,与此同时,长刀狠狠斩下,挥洒起了漫天的血雨,最终,血水与雨水混杂一起,落入泥泞。

他们加急了赶路,而在这里,他们终于遭遇到了敌军。

轰隆隆……轰隆隆……

“陈军来了!”有人想要逃,可现在……逃的人竟不多。

倒是有一些楚人士兵,偷偷的露出了口风。

“这……”吴燕心里苦笑,他自然明白,项正当然不愿意让越人白白捡便宜,希望让越人一起去赶工是假,到时连带着越人一起背这黑锅,方才是真的。

当初,陈军被围,项正怎么可能只听胡人的一家之言,若非是夜行营的校尉快马加鞭赶来通报了这个消息,项正怎么可能痛下决心,和胡人合作呢?

杨义便行了个大礼:“老臣,遵旨。”

天下一统!

刘涛则是迫视着朱寿,整个人显得很漫不经心,似乎并不着急,而是在耐心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他虽是到了绝境,可似乎,并没有过于害怕,仿佛他已摸清了陈凯之的底牌,或者说,抓住了陈凯之的心理。

“那狗娘养的胡人大汗,被围了,原是准备将这狗娘养的东西剁碎了,谁晓得此人……竟是如狗一般的跪在了地上,哀嚎着乞求活命,这才将他生擒,哼,早该将他剁碎了。”

被人挪动的时候,陈无极吃痛,他张口想要对那人说什么。

而这声浪,犹如接力一般,开始传导向第九营的各个队列.

同时,第九营已经开始逐渐转换了冲锋的队形,他们开始小跑,眼看着,与前方乌压压的胡人们越来越近,他们开始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火铳,紧接着,一齐大喝“向前!”

他们好不容易自一次次地狱里活着走出来,却如无止境一般,每一次刚刚以为可以迎接胜利,可接下来,要面对的,却是又一个修罗场。

关于这一点,参谋总部做过许多次的演练,最终认定了这个结果,因为让士兵们在近战中使用火器,极容易分心,而且也容易误伤队友。

意大利炮依旧还喷吐着火舌。

数百上千人一齐发出怒吼。

直到这个时候,新军的强大火力,才开始让胡人们印象深刻起来。

于是乎,眼下似乎只好硬着头皮了。

这一浪又接一浪的胡人铁骑,虽是疯狂的开火,却依旧没有停止他们的冲锋。

一排排的火铳,那黑黝黝的洞口瞄向了正前方。

紧接着,赫连大汗长刀猛地向前一挥,坐下的骏马仿佛与赫连大汗心意相通,于是如飞箭一般射了出去。

战场之上,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因此,这里的弹药几乎是堆积如山,为了让八十门意大利炮有足够的弹药,那意大利炮专用的子弹足足储备了数十万之多,除此之外,还有整库的炮弹、手弹。

传令兵听罢,匆匆的拿出一个竹简,用炭笔迅速的记录下命令,随即拨开了壕沟中的官兵,朝各中队的位置去了。

这是挑衅。

胡人一日还在关外,他永远只是大汗身边的一条狗,这条狗可有可无,至多,也只是给大汗出出主意而已,可大汗若是不需要他何秀的主意,便可随时一脚踹开。可是入了关,却不同了,到了那时,胡人要坐天下,要管理汉人,可这些胡人,连基本如何管理都不知,连钱粮计算都是两眼一抹黑,甚至是要杀戮汉人,那也得先蒙骗汉人聚集起来,如此一来,杀起来方才痛快。

他自知决战的危害,却也知道,不决战的危害。

这种喜悦,是显而易见的。

既然如此,那么……

陈凯之抿抿嘴:“你有没有想过一件事?”

胡人尚武,而且历来爱逞能,现在本来就被胡人的大汗约束着,因而憋着一口气,现在陈军将他们族人的头颅悬挂起来,袭扰和烧杀他们的营地,甚至直接对赫连大汗进行侮辱。

赫连大汗眯着眼,坐下,看了下头各部首领。

“禀大汗,陈军杀了回马枪,朝赫连大松部而去。”

何秀慌忙起身,却是满面通红:“他们中计了,现在赫连殿下已截住了陈军与关内的联系,贱奴昨日,已派人前往关内,散布陈军大败的消息,这势必,会使关内人心惶惶,所以现在万万不可使陈军杀回去,要将其围住,到时各国必定会仓促用兵,陈凯之关内不保,成了一支孤军,一旦遭到围困,必死无疑。”

方圆百里之内,到处都是连绵的营地,此时此刻,陈军亦是开始收缩起来。

新五营立即开始戒备,营官张超,下达了预备战斗的命令。

千户面带哀痛之色:“卑下是西凉之臣,世世代代,都为西凉国镇守,可是……可是……天子竟向胡人称臣,自称为儿,他是胡人的儿子,那么臣……祖祖辈辈,都随列祖列宗们抵御胡人,岂不成了胡人之孙?卑下是汉人,自五百年前,一千年前,世世代代,便都是汉人,祠堂里的祖宗牌位书的都是汉姓汉名,族谱里写着的,也都是祖宗们自汉武帝时,便奉皇帝谕镇守开拓河西之地的事迹,一千年来,俱是如此,臣不忿为虎作伥,因而故意拖延了归期,一直在此,恭候陛下,陛下若要痛击胡人,臣可以做前锋,即便是死了,也不愧对祖宗。”

“是。”

陈凯之颔首点头,训练的情况,他大抵是知道的,因为有足够的勇士营老兵作为骨干,因而这新军成长的极快,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再加上三四个月的操练,说是能战,确实不为过了,当初勇士营到了这个程度的时候,可也是曾经以一当十的。

许杰顿时听了心潮澎湃,可随即一愣:“陛下也出关?”

中队官大致相当于上一世的营长,不过陈无极的这个中队官职务,却颇有不同,他隶属于第一营的第一大队第一中队,负有保护銮驾的职责。

他这是完全支持陈凯之,顺便也在帮陈凯之拉拢人。

以往人们总是口称好男不当兵,军户的子弟,很多时候,便是连媳妇都找不到,可这里薪饷丰厚,再加上新军本就是千挑万选,而不是从前那般,靠着征丁被虏了去,说穿了,而今就算你想进新军,也未必有资格。

虽然条件有限,一个大堂里,数百上千人席地而坐,人挨着人,点了蜡烛和油灯,只有教习被围在中间,基本靠吼着教学。

陈凯之笑了,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可是你应当很明白,赫连大汗看重你,给你礼遇,并非是因为,当真看重你的抱负,只是因为,你了解你的族人而已,他借你这把刀,为他效力,也不过是为了袭击你的同族做准备,你自以为是的礼遇有加,所谓的国士待之,不过是你用你同乡、同族的血,换来你的所谓的施展抱负的空间。”

显然,胡人被大陈的讨胡令惹怒了,根据锦衣卫的奏报,有一批胡人已经率先进入了西凉。

晏先生皱眉:“陛下,这王建……”

因而……虽然百姓们恐惧胡人,可实际上,真正要开战,绝大多数人,却有畏惧之心,痛击胡人固然是好,可到时,朝廷发动数十万劳力随军,无数人搬运粮食,更需无数人作为辅助,这……可都要人的。

何况,即便是开战,那也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新军上下,俱都信心十足,此时陈义兴是决不能在这个时候给新军泼冷水的,否则……非要被许杰等人暗中扎小人扎死不可。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一决雌雄,而今西凉事胡,天下侧目,大陈乃中央之国,率先攘夷,如此,方可得天下人心,朕现在,颁布讨胡令,大陈各州县,俱都要做好准备,要征募大量的壮丁入新军,新军的操练,亦是要加强,各地的关隘,要加强戒备,万万不可有所疏失,钱粮的调集,弹药的补给,俱都不可荒废,从现在开始,朕要求所有牵涉到军事的工坊,加紧生产,一切生产,先满足军备,只是,此战必定靡费巨大,既是开战,便是你死我活,所以……命大陈的钱庄,发布债券,以朝廷的名义,暂先向商户和士绅借债,按利息偿还,告诉他们,若我大陈败了,国破之后,势必家亡,尔等,俱都为胡人鱼肉,钱财留之何用?若胜,来日朝廷所得的胡人牛马、钱粮,俱都用以加息偿还。”

听说方师叔来了,陈凯之喜出望外:“请去文楼。”

陈凯之见方吾才疲惫,便将方吾才安顿了下来。

这个人年纪比钱盛小几岁,此番亲自入关,也显见陈凯之的国书,在西凉朝廷中引来了轩然大波。

陈凯之汗颜,母后在此事上,似乎格外的坚持,非要给他弄三宫六院来,似乎也争不过她。

陈凯之心里想,可不就是贪恋美色吗?不然是为了什么,难道还需要后宫来权衡前朝不成?即便他们要,可是他的实力,却不要这样做的。

在这惊天动地的一日,至多,也只是在史书中,留下寥寥几个字,容后人们去猜想而已。

刘傲天等人心里一沉,他们竟有些失落起来。

刘傲天不由道:“陛下,勇士营现在不是在防备水贼?”

所有人都吓的噤若寒蝉,个个低垂着头。

陈凯之起身,徐徐踱步上前,他看到了刘傲天面上有一处伤痕,忍不住皱眉:“刘爱卿受了伤?”

其他节度使也纷纷磕头告罪。

“陛下……饶命啊……”有人磕头如捣蒜,带着哭腔道:“卑下……卑下实是受了汝南王的蛊惑,卑下万死,这汝南王……”

因而刘傲天为首,他所过之处,身后所带来的家人个个奋勇上前,不避矢石,个个如疯狗一般,刘傲天老当益壮,手提着一柄大刀,驻马在宫门的门洞,亦是英武不凡,他心里颇为焦灼,虽是杀入了宫,可宫内的情形他是一概不知,他所担心的是叛军已经得手,若是如此,即便平叛,这陛下和满朝文武,怕也已被叛军一锅端了,他过了门洞,远远眺望那正德殿有叛军布阵,密密麻麻,贼军的主力并没有派来宫门这儿截杀,一下子,刘傲天松了口气,叛军还没有得手,他是老江湖,这等事,他一望便知,若是叛军得手,只怕早已纵兵入宫劫掠了,哪里还会列阵,何况,此时有人自腹背杀来,他们没有派遣主力拦截,势必是因为,叛军遇到了难啃的硬骨头,已是焦头烂额。

一声令下,身后的家人个个疯了一般,纷纷策马,率先朝着叛军最密密麻麻的阵列举刀便冲杀而去。

哒哒哒……哒哒哒……

张昌聚集了军马,勉强稳住了阵脚,可远处那勇士营的阵地,依旧还让人头皮发麻。

立即有亲兵火速到了宫门,这宫中九门都没有关闭,因为数万叛军入宫,几乎是轻装而来,这么多人的补给和粮草,需要赶紧运来,否则,这宫里头的叛军都得饿着肚子。

张昌顿时,面无血色,这无疑对他而言,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是啊,对方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人,才能发出如此密集的火铳声,原先是估算,显然是错误的,原以为对方不过千人,可现在,只凭声音,对方的人马,只怕不在五千人上下。

……

因为机枪沉重,所以被称之为炮,这时代的机枪,更不可能和后世的机枪相比,这玩意出现在沙垒之后,几乎形同于是一门迫击炮了,正因为如此,所以勇士营在几次试射之后,都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种武器在运动作战和进攻时使用不方便,而它最擅长的,却是阵地战和防御。

意大利炮一架,下头有专门的三角托固定住炮身,后头则有专门的士兵操纵,另外,还需两个步卒伺候着,一个是为其装弹,装弹之人将帆布弹链卡进炮中,负责在射击的过程中捋平弹链,而另一个,则提着水桶,随时准备给炮身进行浇水降温。

在这沉寂之中。

反而是张昌开始觉得有些不妙起来。

八十步。

所以他匆匆的代表了天子,向许杰传达了命令,许杰兴高采烈的道:“臣遵旨。”

陈凯之一下子,就完成了天子向大将军的转变。

第二章送到,感冒好了一点了。正德殿。

“陛下,臣也以为,当下应以稳定军心为重。”

那杨正冷眼看着众臣,心里觉得好笑,看来,这殿中的君臣们,都已是怕了。

而张昌已翻身上马,他远远看到营的另一边,集结起来的军马,面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

“很好。”张昌此时心潮澎湃,他忍不住想要痛骂那陈凯之。

“那么,朕算来算去,唯一还能被人拥戴的只有你了,你混杂在群臣之中,等叛军杀到,依旧还可以隐秘身份,而一旦叛军杀死了朕,你便可以以汝阳王的身份站出来,稳住宫内宫外的局势,你汝阳王,在宗室之中,辈分最高,谁敢不从你?”

格杀勿论四字出口。

又是这仙药。

那所谓的仙药,是杨正控制人手段,杨家有数之不尽的财富,自然还可以肆无忌惮的收买,当然,不只是如此,单凭这些,想要人铤而走险的谋反,显然还有所欠缺,而杨正给予吴孟如这些人,是希望。

陈凯之笑吟吟的看着杨正:“杨卿家,朕久闻你的大名,这些年来,朕也一直在寻你,只是万万想不到,你一直都在朕的身边,实是令朕觉得意外。”

陈凯之坐回了御椅上,此时却更像是猫戏老鼠的姿态,戏谑似得看着杨正:“不,谈不上见笑,杨卿家是个绝顶聪明之人,便连朕,也不得不承认,其实,杨卿家之所以败露,倒是并非是行事不密,只是因为……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而已。阴谋诡计,总是需要有度,一个人不能永远的编造一个又一个的阴谋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所谓善骑者坠于马、善水者溺于水、善饮者醉于酒,善战者殁于杀便是这个道理。”

杨正凝视着陈凯之,冷冷的道:“老夫若是没有被拆穿,叛军们会动手,协助老夫登上大位。而现在,老夫被拆穿了,叛军们依旧还会动手,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后路,所以……陛下现在拆穿了老夫,想来,很快这宫外的叛军就收到了消息,陛下已经令他们无路可走了,若是不立即进行叛乱,只要陛下拿住了老夫,到时,他们所有人都会浮出水面,最终,死无葬身之地,所以……陛下似乎现在高兴的太早了,陛下显然没有想到,老夫曾在这京师里,收买了多少人,当初,之所以收买这么多人,本是为了对付太皇太后,而如今,这些人都可以派上用场。”

陈凯之冷冷的看着汝南王,一字一句道:“倘若汝南王真是识大体之人,认识到了太皇太后可怕之处,那么定会尽力在母后与赵王之间斡旋,想尽办法,令他们联手,从而对抗太皇太后,可从种种迹象都表明,你并没有这样做。”

只有如此,才会有人能人志士团结在此人周遭,为他出谋划策,为他铤而走险,为他甘愿冒着全家诛灭的巨大危险,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将获得史上最丰厚的回报。

丰厚的回报是什么呢?

可靖王殿下不同,靖王殿下,当年一直在辅佐陛下,也正因为如此,和自己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而现在……似乎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他万万想不到,这个叛贼,就是陈义兴。

且不说靖王殿下的心机,就说现在,靖王负责掌管宗室,间接地,掌握了勇士营,而在这宫里,便已由勇士营卫戍,靖王甚至不需买通所有人,只需要安插数十上百个心腹,将其安排在这殿外镇守,那么……今日……

陈义兴面如死灰,似乎到现在,他已无路可走,只能束手就擒了。

众人听了,竟是哑然。

陈义兴笑了笑,随即又道:“其实……陛下还可以下旨,向在这洛阳宫外的诸生们许诺,保证除济北之外,他们的家乡,也即是我大陈各州府,若非百姓们强烈赞同,否则,绝不轻易开启新政,济北新政,只限于济北,倘若生员们不肯,那么不妨请他们将这济北的生员也请来,反对济北新政,如若不然,臣以为,这陈情,岂不成了天下的笑话?”

新政确实局限于济北,可……可是……这济北的影响,波及甚广啊。

也就是说,只要这数百斤的炸药,若是当真能在乾宁宫发挥作用,那么……陈凯之非死不可!

而群臣则是一个个觉得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陈凯之这时道:“来人,立即传洪恩、吴泾二人,快!”

事关重大,当然要水落石出不可。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