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娱乐场:第19章:阴阳魔

圣安娜娱乐场 作者: 肆贰老爷

“那你还嫁给他亲弟弟?”

曲耀阳走到裴淼心的病房门口,大手用力将门拧开,人才刚刚站定,就听到病房里传来轻笑的声音。

她就是一点都不如她!

苍白着脸的老人,为着面前的小姑娘虚弱地笑,“你这孩子,那么晚了还打电话叫你过来为我熬粥,耀阳又不在,还让你这样跑,真是不好意思。”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人皖瑜她爸妈在北京给你们把日子都看好了,就下个月的月初,什么订婚啊都不用了,直接结婚。所以这不,我带皖瑜上街买新媳妇的衣服,人心里惦记的可都是你……”

耳边弥漫开让人脸红心跳的暧.昧.喘.息,在曲耀阳难以自控地打算剥落她身上最后的屏障时,她猛地将他推开:“有人!”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怎么会这样?

“我今天早上又吐了。这几天我都是这样,你不在我身边,我睡不好吃不好,还成天地吐,有时候苦胆水都吐出来了,我一边吐还一边哭……”

谁知道她的车才往后退了几分,那辆奔驰车很快又跟了上来,直接在马路中间就堵了她的去路。

易琛着急愤怒,“你撞见我跟她怎么了你就这样离开?还有,什么纸条,我根本……”

有急奔过来的狱警,几下将她制服在地上,哈哈大笑着的夏芷柔仍然撕扯着嗓子从裴淼心狂喊:“裴淼心你得意不了多久的,我看着你怎么死,我等着的!还有你的女儿,你们全都不得好死!”

裴淼心摇头,“我只想知道曲耀阳他现在到底想做什么。”

“没关系,不用收了,就这么放着吧!”他顿了顿又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认真工作的地方,不比我想象中的乱,如果待会还要用,就这么放着吧!”

裴淼心急得几乎就快要哭出来,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怒视着面前的男人,“曲耀阳,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邪肆笑了起来,“我说什么了,你就答应?”

“……曲耀阳现在在‘御园’的房子里,密码还是我上次告诉你的那个密码,你可不可以帮我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她怪他是不是在背后做了什么小动作,他则气她差点用一杯酒将他给害死了。

小家伙唱完了歌便凑到他的跟前,“太爷爷,芽芽乖不乖?我唱的歌好不好听,你喜不喜欢?”

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出行之前,似乎煎熬了一夜躲在门外的曲耀阳在裴淼心准备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

苏少拿着桌球球杆直起身时,正好对着门口的他道:“哟,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刚才出去会小蜜了,嘴角那笑是啥意思啊?春心荡漾了吧!”

“我跟她之间的事情你不明白。”

******

天色彻底大亮以前,她听见客厅的门打开又关上,“砰”的一声。

那唤易琛的英俊男人冲着裴淼心仰头,“上车!”

“你是不是真不记得我是谁了?”

裴淼心眉眼一痛,“以后不要再提他,他不是个好人。”

……

“不想跟我说话?那你想跟谁说?啊?沈俊豪吗?你该死的好好的正常人不当,非要出来卖是不是啊!还有你算计我爸,用子恒的事情逼他同意我们离婚……裴淼心你可真能耐啊!你不是要钱吗?那我现在就给你钱!你给我,现在就脱光了衣服给我!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多少!”

抬眸,她眼角眉梢一抹自嘲,堪堪对上曲耀阳半眯着的双眸。

曲耀阳再次低下头去,攫取了她甜美的双唇,舌尖在她完美的唇线上游移,勾勒出了她的唇形,而后越过她的贝齿,缠住她的舌头,相携起舞。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曲母的话说得慷慨激昂,抓着曲耀阳的手却是用尽了权利。

裴淼心全身都冷得厉害,这时候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直接转身,和曲婉婉一块走到了大厅外边。

“爸,我人不太舒服,我先回去……”

楼下的一切佣人已经收拾妥当,她抬表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这么晚了,时间就要过零点。

苏晓用力拍打着夏芷柔的身体,夏芷柔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抬手也回敬了过去。

“妈,我同心心是真心相爱,就只有这一次,为了我,您妥协一次行不行?”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可是,大笑着的裴淼心早就没了踪影,与他错开身子光脚奔出去的时候,她只是笑弯了腰道:“大叔,我肚子饿了,快做饭给我吃。”曲耀阳心照不宣,“陈行的消息果然灵通,可是现在国家严控房产性质的项目审批贷款,即便是‘宏科’,也不好贷啊!”

他回过头来看到是她,快步上前,“没有,你工作做完了吗?”

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曲耀阳沉思了片刻后才道:“你的意思是,夏芷柔会去找她的妹妹夏之韵,让她翻供,只要她翻供了,我妈就有权利为子恒上诉,从而争取为他减刑,甚至是脱罪?”

“车你可以买,但是话我可给你放在这儿了。你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什么都不做不行,要么赶紧去把公务员考了,要么就到我公司来……”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阿坤哥……他怎么就不知道,有些东西早就伴随着记忆,被留在了丽江,再也回不去?

她不明白这面容憔悴的男人刚才那一刻好像还陷在什么回忆里,现在却红了眼睛。

厉冥皓侧眸一凝,示意他噤声。

裴淼心一脸的忧心,“低血糖,从前我怎么不知道她有这样的毛病?”

洛佳刚要暴走,立马就冲过来几个同事,架起她连忙开了包房的门出去,只说让她醒醒酒去。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好不容易回到家中,独自躺在床上,曲耀阳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觉。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夏芷柔有丝情急,“不用了,耀阳,我很好,真的不用了!”

记忆里最辗转反侧的,都是那一年夏天,她穿着白裙披着长发,站在风中含羞带怯说喜欢他的模样。那时候不过一眼,只一眼他就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于是立冬以前,裴淼心索性换了手机卡。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裴淼心张开双手抱了抱母亲,“我知道您跟爸爸在外边辛苦,可我还是这样不省心,一点出息都没有,没办法帮你们承担些什么,还总这样折腾你们。”

睡意朦胧间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挣扎了几下,还是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去接,电话那头是桂姐微有些吃惊的声音,却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多年的老佣人,轻声唤了句“大少爷”,又说老夫人的吩咐什么的,大少奶奶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让她早点过来帮忙做早餐去。

夏之韵理了理自己染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道:“妈你不必在这偏袒姐姐!她是我姐,她花钱给我买东西是应该的,还有,这些钱本来也不是她的,是我姐夫的,要没我姐夫,她也买不起这些好东西!”

“嫁!你就巴不得我嫁!为什么不让我挑个跟姐夫一样好的?你是没看见我姐给我挑的那些男人,不是大肚子就是秃头,就算稍微像样点的,哪一个的财力和背景又比得过我姐夫?凭什么以我姐那样的质素都可以嫁姐夫这样的男人,而我就得随便挑一个!”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陆离偏头,“操,曲耀阳你家暴!”

她说:“我的户口还留在a市,从前跟曲耀阳离婚的时候因为走得太匆忙,所以离婚证什么的我都没有去拿,等过几天我到户口所在地的民政局去问问,如果可以,我想尽快登记结婚。”

他直觉那杯茶带着滚滚的热气,像要穿透薄薄的纸壁烫伤他的手似的。

他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而她则绕到另外一边的床头柜前,将他为了探病而带来的一大束鲜花改插进一只大花瓶里,贤惠又冷漠得好像与他之间根本不曾有过半点交集,他是个突然造访的外人,而她此刻就是这间病房的女主人。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曲耀阳开始沉思,“所以,或许这次我们谁都不应该去帮子恒,就让他好好的,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犯了错,那就接受惩罚,咱们谁,都不许再帮他了!”

曲耀阳进门了才想要拿自己的毛巾,阿成很快转身,准确无误地从卧室附带的洗手间的架子上取来毛巾给他擦脸。

曲耀阳自是看不见门边的阿成,为着他这一声轻唤,吓得额头上的汗都掉了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芷柔跟夏母具都欢欣得不行。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曲婉婉的一席话突然让在场的几个女人都不怎么说话了。

乔榛朗几步走到跟前,手一夹烟道:“那是!我专程在这里等你们呢!这车就在那边,送你们上山,换顿火锅吃总行吧!”

他还记得刚认识她那会儿,她同别的妞儿并无什么不同。都是白天一个模样,晚上一个模样,穿着火辣,脱了诱惑无限,满嘴矫情,脑里却各种欲望和无知想法的无聊女人罢了。

曲臣羽抬手敲了一记她的脑门,“贫嘴。”

她被逗得会心一笑,手臂勾住他脖颈又吻了吻他的唇,“你不已经在吻我了么?傻瓜,臣羽,你真傻。”

好几次眼角余光里,这昏暗的灯光下,歪着身子坐在床边的男人和似乎有些没有关紧的房门都让她的心颤了颤。

她是知道这段大哥和聂皖瑜之间的所有纠葛的,而她也知道,大哥最近一直都在动用北京的关系,尽可能地想办法去制约聂家。可是北京那边回来的消息都称,这聂家在京里的关系早是根深蒂固了的东西。除却聂家,还有一个更大更有权威的家族是这个家族的姻亲。

“可是曲耀阳他欺负我,他们全家都欺负我,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是不是!”

几个人赶紧回到裴淼心的“心工作室”,找来办公室用的药箱,把裴淼心擦脸。

她的这句话是肯定而非疑问。

裴淼心勾唇轻笑起来,“怎么了,曦媛你在看什么东西?”

“你最近的工作是不是很闲……”

裴淼心低头翻着,折腾了半天,还是无辜抬头,“我、我好像就没有拿钥匙……”

说完了后,内室的铁门在两个人之间合上,也同一时间,合上了这段友情。

车到步行街附近裴淼心就先下了车,她理也不理曲耀阳,直接伸手去抱芽芽。

曲耀阳回身看了看女儿,又对裴淼心道:“这间餐厅不好定位置,要不你先上去吧!我把车停好再跟女儿一块过来。”

曲耀阳将车停好过来打开车门,解开安全座椅的腰带时,突然听小家伙在自己耳边说道:“巴巴,你这样可不行哦!”

裴淼心的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赶忙绕过卡通熊想走,却叫那胖熊一下挡住了去路。

裴淼心跟曲臣羽点头应过了,在玄关处脱下大衣跟换了鞋,这才往里边走。

“其实哪里又只是你的原因,能别把我撇的一干二净吗?”他笑望了过来,害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说完了话后又去看旁坐里一直在盯着手机玩游戏的曲子恒,免不得又来了些火气,说:“子恒,你也到大不小的年纪了,什么时候结婚?”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