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官网平台:第67章:淡写轻描

阳光在线官网平台 作者: 冰清玲

叶天手持希望之刀,踏着三位妖皇的尸体,破开虚空,走向血色世界与混沌界的交界处。

叶天居然想要吞噬他的妖魔大道。

左岸又不是豆豆,他不想当什么第一高手,更没有想过要公平对决,在左岸的字典只有赢,因为……

“原来如此。”凤轻尘点了点头,在皇家强嫂子的事,也不算什么稀罕的事。

再说,看东陵子洛的表情,太子也知这件事情查下去,也许会另有收获,他也要好好想想,蟒蛇的事情查下去,他是不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

有了新的希望,敏夫人越发的平静,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

白发人送黑发人,敏夫人不可能不伤心,只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哪怕一丝破绽都不能露。

这些话凤轻尘藏在心里,今天蓝九卿问起,她正好借此说出来:“就算有父亲,未婚生下来的孩子那也是私生子,九皇叔的私生子也是私生子,只不过出身稍微好一点,不缺吃穿罢了。

大至的意思就是,大家都能达到凤轻尘所定下来的标准,而在收到干净的衣服、像样的兵器,吃到第一餐肉后,这些人对凤轻尘已是死心踏地,一个个朝东陵皇城的方向跪拜。

九州帝国不需要他们,他们也不会强出头,他们会安守已做好自己该做的事……

凤轻尘一脸苦笑地看着九皇叔:“是以至此,你除了认之外还能如何?这只是第一步,你母亲不会甘愿呆在后宫,做一个光尊贵没有实权的女人。”

真是麻烦。

普通人家的夫妻,应该就是这样吧,九皇叔如是想着。

有九皇叔这话,凤轻尘就不再多想,每天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和玄医谷谷主聊聊哲哲的病情,小日子悠闲的让人嫉妒。

横竖,不管九皇叔会不会,都得自己憋着吧,就算憋坏了也没有她什么事,这事她有错,可又不是她挑起来的,要怪就怪九皇叔自己。

“嗯。”九皇叔拂了拂自己的衣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从马车上下来,站在车门口,伸出手,对凤轻尘道:“下车。”

果然,没有凤轻尘,他的人生就是不完整的。

嗤……的一声,焦肉味传来,南陵锦凡的伤口瞬间结笳,没有再流血。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动这个手术,对凤轻尘来说,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这个时候,她相当明白王锦凌为何要名扬天下,因为名扬天下后谁都认识他,谁都要给他面子。

别说她今天只是打你两巴掌了,就是在这里一刀杀了你,小姐也不能拿她怎样,终归咱们只是一个奴才,死了便是死了。”

“风小姐,九皇叔有请。”来人是上次和王锦凌车夫抢人的太监,颇为紧张地盯着凤轻尘,生怕她又说不。

“凤姑娘,你可想知道,我当日和你说的秘密是什么?”旧事重提,凤轻尘并不放在眼里,可是九皇叔却忍不住一颤,不等敏夫人开口,九皇叔就先一步道:“放了文清,本王放连城一条生路。”

“听他们叫,应该没有错,除了王家大公子,这天下也没有第二人有这等风姿。”宝蓝长衫男子眼中满是赞叹之色。

三位大夫要去手术室,九皇叔当然不会陪同,赤炼水和郭保济还没有资格让他全程陪同,他之所有以会露面,不过是因为之前的事,出来震一震场子,以免赤炼水和郭保济恼羞成怒,真正在别院下毒。

说到这个,凤轻尘就特别地不好意思,尴尬的道:“害你们担心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们被困在一个小山村,身边也没有人,根本传不出消息。”

“是吗?”王锦凌瞥了一眼九皇叔,摆明了不信,凤轻尘尴尬地笑了两声,也不知要怎么说。

“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

还玄霄宫的大小姐呢,比乡野村妇还要粗鲁:“就你这样也妄想嫁给大公子,你连大公子身边的下人都配不上。”

整个树林都静悄悄地,凤轻尘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一般,收起枪,乖乖地站在一边,做贼心虚地将受伤的背部侧移,不想让九皇叔看到她受伤的背。

“你们放心,大小姐一定会查出来。如果你们知道什么,最好提前去告诉大小姐,好为自己将功折罪。”大长老凌厉地看向三长老与四长老,吓得两人连连摇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小公主的暗卫很好当?

“怎么了?”云潇抬头,问了一句。

“这么说,只要他死咬着婚约不放,你就会嫁给他?你就不怕本王把他的婚礼变葬礼。”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将眼中的阴郁与狠厉掩去,只流露出淡淡的冰冷与不屑。

九皇叔不说,只用力将凤轻尘抱紧,把头埋在凤轻尘的怀里,在凤轻尘胸前蹭了蹭,无声的告诉凤轻尘,对不起!

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法掌控的感觉对他来说很糟糕,他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

身为护国大将军,他绝对无法接受自己变成活死人,凤轻尘给鬼将一个痛快,对鬼将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可显然……

“说出来,至少别人知道你痛,也会多一分怜惜,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太倔强了不讨喜。”九皇叔的声音有些飘渺,明明是在看凤轻尘,可那眼神却没有焦距。

凤这个姓氏,让老者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凤轻尘点了点头:“知道你心急,我拿到了结果就先来告诉你,你和元希先生收拾一下,先搬到凤府去,我们手术的地方就在凤府,三天后我也会回去,手术的时候定在五天后。”

“陆家的财富,确定可信?”皇上看着符临呈上来的地图,眼前一亮,双手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算玄情倒霉,撞倒他心情不好,又赶着回京。

“死了没死?要是活着,你吱一声,不然的话,我就送你一程。”走近,凤轻尘可以肯定,站在那里是一个人,而不是一件衣服。

在这电光火石间,只见那身影突然一动,寒光闪闪的大刀,突然横空出现。

现在西陵天宇是好的,可难保有一天,他掌握大权,想要那个位置了,现在的西陵天宇离那个位置越来越近了,即使没有九皇叔的帮扶,要往上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一个生辰宴,要这样劳师动众吗?”凤轻尘看着极尽奢华的华园,忍不住开口。

南陵锦凡毫不在意,眼神冷冽,如同寒冰,在皇上的发火前,南陵锦凡先一步站了起来,跃过皇上直接看着到九皇叔面前:

凤轻尘突然发现,凤府的风水真不怎么好,隔三差五就被官兵包围,这条街上也就凤府一家,真不知凤府招了什么,怎么这么惹官兵爱,几天不来就浑身发痒。

孙正道当然也知道,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冷着一张脸:“身为大夫却一副破身子,你可真是给我们大夫长脸了,我家还有一些阿胶,回头让思行给你带些去,好好的姑娘偏要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你想给谁看。”

“不麻烦思行了,我回头自己去拿,正好伯母邀了我去吃莲子羹。”又多了一个去孙府的理由,凤轻尘表示谢贵妃那事应该会很顺利。

“一点小伤,没有什么大碍。”

可在浴涌泡了半晌,身上的香味依旧没有淡下去,那香味已经渗入到他的肌肤里,不是毒也逼不出来,九皇叔知道西陵天宇既然要整他,就绝不可能用普通的东西,这香味恐怕短时间内消不掉。

她不问九皇叔去青楼做什么,她只想知道这一身脂粉味是怎么一回事,九皇叔已经换过衣服,身上还有这么浓的脂粉味,总得给她一个理由吧。

她做了什么都要给九皇叔解释清楚,可九皇叔呢,她都主动开口问了,还是一句话都不说,难道他不知道男人带着一身脂粉味回来,就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嘛。

其身不洁人,你全家都其身不洁!

哪知凤轻尘身手灵敏的闪开:“我的头不是什么人都能敲的。”

西陵天磊更是直接开口问道:“凤轻尘,你可知苏绾那里出了什么事?”

为什么从宫里出来后,凤轻尘的脾气都长了,每天晚上想要亲热一下,就跟打仗似的……

这个时候她的脑子想起,自己给蓝九卿缝合伤口时,对方一动不动的样子,不得不说那个男人,让人佩服。

“雪莲百花膏,武林第一疗伤圣品,可以保证她的伤口不留一点疤痕。”说疗伤圣品夸张了一点,但却有助伤口愈合,用完后肌肤光滑如同婴儿。

就算卢家没有暗中动手脚,他也不会拿黑骑冒险,用一千人对邰城的大军,他还没有自大到那个地步……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