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娱乐场 第35章:夜不成眠

圣安娜娱乐场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14799

    连载(字)

1479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娱乐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夜不成眠

圣安娜娱乐场 冰灵域 14799 2019-09-02

咔嚓一声,掌控者遭劫,万族生灵,各大魔神死前的献祭之力,怨恨之力,竟真的展开了对方神秘的真灵,重创了掌控者。

他一字一句,艰难的开口:“父神,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一位可怕的存在”

“恩,好,既然这样,就三天后成亲吧。”太上皇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突然开口说道。

“你让我进去,我要见王爷。”快到大门口处时,便听到那女子的怒喊声。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的尊重他人,前年毁婚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可曾问过她的意思?

“相信皇后给凤阑绝的书信,他也应该收到了,就不定,这几天,绝就能回来了。”叶寒看到她微微松了口气的样子,再次略带轻笑地说道。

“啊?”蓝岚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他,显然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来提亲?正式提亲?

那样的称呼,太过高高在上,她不想,他们两个之间用那样的称呼。

等待是最漫长的,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这古代的女人而言,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时间。

“我好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不如你们慢慢聊,我先回去。”上官云端有些疲惫地说道,或者,她应该给凤阑绝自己的空间,让他去解决这件事,或者,有些事,她在场,凤阑绝也有些顾及。

“绝,你真的这般的狠心吗?当年,你那么的爱我,如今,真的都忘记了吗?”那个女子似乎有些急了,再次连连的说道,轿帘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她下意识的想要掀开下来。

“呵呵。”只是,上官云端却是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张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活。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住,众人都纷纷的望向她,都想知道,她所说的轻松的赌注到底是什么?

若是平时,她或者会让一下,但是这次,她却是绝对不会让的,因为这一次,她必须要赢。

凤月国离不开这些大臣,凤阑锐想要这个皇上做的安稳,自然也离不开这些大臣,而且如今的凤阑锐还是以一副仁慈的面孔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的,更不可能会对她们怎么样。

“丞相夫人,你等一下。”只是上官云端看到丞相夫人也要离开时,却突然开口说道。

或者,她现在倒是希望她去报信。

上官云端一下子写了那么多,若都是对的,他们就真的无话可说了,毕竟一个两个的数字,还有可能会是凤阑绝事先告诉她的,但是那么多的数字,就算凤阑绝告诉了她,她也不可能都一一的记住呀。

凤阑绝心中那叫一个满意呀,这个女人难得的这般的乖顺,这么的听他的话,这是不是说明了,在她的心中,已经开始信任他了。

凤阑绝微眯的眸子似乎也微微的闪了一下,希望上官凌雨真的是真心的为了云端好。否则。

一到将军府,她便快速的跃下了马车,都没有等凤阑绝,便快速的向着将军府走去。

“有些话,我一定要说的。”秦思柔没有理会夜无痕,而是仍就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一脸的坚持。

“有那么神秘吗?”凤阑绝眉角微挑,有些不满的抗议,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揽着她,走出了房间,看到她那一脸的轻笑,还有她此刻对他的那份自然的亲密,他心中便也不再担心什么了。

依琴与流萧便更加的疑惑的,原来主子说的朋友不是南宫逸?

上官云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慢慢的跟在皇上的后面,进了王府。

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这儿。

“你,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对吧?”叶寒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一次,他不再逃避,也不再允许她逃避。

不由的微微压低声音说道,“皇兄,你的心上人来了,你还不快点过去。”

她也不会耍那种手段,皇嫂也说,爱情的面前,不容的你耍任何的手段,也不容的你有任何的侥幸心理。爱情,需要的是百分百的真诚。

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刚要开口……

“什么?雪凝?”皇后微惊,双眸快速的转向李贵妃,带着几分试探,却也带着几分责怪,她骗个傻子,有必要用这么好的茶吗?更何况,这不是明显的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好,很好,看来,已经不关她的事了。

这一刻,她担心的不是她不能出去的后果,而是担心着,他不能识破上官凌雨的阴谋的后果。

李妈是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

一身大红嫁衣的上官凌雨身子似乎微微的颤了一下,手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然后才低声的说道,“爹爹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你不伤心?你的男人去抢别的女人,你不会伤心?”叶寒的脸上多了几分疑惑,继续追问道。

其它的大臣,却都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到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时,纷纷的惊滞的,却也都不会想到是有人去偷国库,只以为是进宫行刺的刺客。

而皇上的脸色也愈加的难堪。

“你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自然是由你来处理。”只是太上皇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再次冷冷的说道,而这次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强硬。

她那天见识到了上官云端的厉害,为了以防万一,她到时候可以想个办法不让上官云端参加选亲。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不如,我们想个办法,让她无法参加选亲。”一个女子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上官云端无语了,她刚刚明明喊的凤阑绝,为何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一个绝字了呢,这,上天还真会跟她开玩笑。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众人再次的惊呼,不过,这一夜,受的惊吓太多了,这次的惊呼声,明显的小了些。

上官云端没有再说话,她要等他说,她相信,他会说出来的,毕竟沉默了这么多年,压抑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他自然会说出来。

按爹爹所说的,当年爹爹是被老夫人下了那种毒的,送进了二夫人的房间中的,那种毒可是没有解药的,唯一解毒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有发生肌肤之亲,若是爹爹没有碰二夫人,那么爹爹身上的毒是怎么解的?

而想到这么多年,将上官凌雨跟上官凌霜如同心肝宝贝般的守着,但是对自己的亲孙女却是。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我也不想听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计较了,你跟他带着霜儿离开吧。”上官傲天微微的避开了她,再次沉声说道。

“呵呵。”那个男人突然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无奈与伤痛,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一个不认识,我从十三岁便守在你的身边,如今已经快三十年了,这三十年来,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听你的,如今你竟然说不认识我。是,我都说了,所有的事情我都说了,但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你这么留在府中,根本就不开心,而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以为你还能留下来吗?”

丞相眉角微挑,慢慢的说道,虽然称那话不是他说的,但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他此刻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个时候,绝王为会还能笑的这般的灿烂。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这罪名可是不小呀,弄不好说不定会杀头的。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只是赏字还没有说话出,凤阑绝的剑快速的一挥,他们上方的一片树叶便突然的正对着张大旺的脸飞去。

只是,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尚书大人那略带疑惑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那画像时,惊住,唇张了几张,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果然,皇后听到他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随即再次笑道,“呵呵,那是自然,若是他不赶回来,本宫这个做母后的都不会放过他。”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真够狠的。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他以前可以容认她,但是她若是做出伤害云端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再容认。

而此刻越是不让他们进宫,便越是说明这件事情有问题,她就更要进宫。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还是,他对凤阑绝真的那般的忠诚,这种时候下,还是选择帮着凤阑绝?只是这么做,似乎。

“是,是。”尚书大人连连的应着,等到夜无痕落了座后,才重新坐了回去。

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轻扬,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好奇,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而凤阑绝的眸子也微微的眯起,更多了几分狠绝,不管那人是谁,他都不会放过她。

他们说话间,素容已经找来了一个丫头,那身高,胖瘦都跟刚刚死了的那丫头差不多。

可能是因为太过害怕,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毕竟审这个丫头是假的,想要找到那背后的真凶才是真的,这一次,凤阑绝就是想要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尚书大人的身上,他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找出破绽。

“要不,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奴婢去禀报皇后。”那宫女倒是极为的客气,轻声的商量着上官云端。

“上官小姐,请跟我来:”那宫女再次对着上官云端恭敬地说道。

那‘宫女’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赏,却也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她直接的去了大殿。

“绝王到。”

现在,再想带她离开,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老夫人怔住,是呀,她也是女儿,若是让她去承认那样的事情,她也情愿死,所以一时间无言以对,只是微愣了片刻后,才再次说道,“那你也不能杀了她呀?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终于把那个上官凌雨解决了。”等到老夫人等人离开后,凤忆希望了一眼沉默的众人,首先开口说道,是想打破这沉默,调解一下沉闷的气氛……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久闻南宫小姐琴艺出众,不知道本王今天有没有这个荣幸?”凤阑绝轻笑低语,随意的话语中听不出任何的异样。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不管上官凌雨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毕竟是他的女儿呀,做为了父亲的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呀,那就是本能的爱。

“这,这怎么可能?”老夫人完全的呆住,上官凌雨一直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没有见雨儿学过武功呀。

“是呀,求王爷饶过雨儿,放过雨儿吧,雨儿以后再也不会做错事了。”二夫人也终于回过神来,也跟着老夫人求情,“而且云端马上就嫁到凤月国,以后雨儿更不可能害到她了,求王爷就饶过雨儿这一次吧。”

她一直以为夜无痕是无情之人,是永远都不会懂的爱情,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是如此深情之人。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谁求情都没用,包括上官云端,单单是上官凌雨欺骗本王的事,本王就不会放过她。”不等上官云端回答,夜无痕便再次狠声说道。

“王爷让你过去呢?”那来喊她的丫头,看到上官云端竟然还要吃东西,眸子中,漫过明显的怒意,语气更加的冲了,这次连王妃都省了。

“你这架子倒是不小,本王都请不动你了?!”过了片刻,夜无痕出现在翠菊院,未进房间,他冰冷而危险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只是,这次却更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她那刻意的轻柔的声音中是满满的歉意,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的心中是多么的得意。

“希儿,你这是怎么跟你岚姐姐说话,岚儿又不是故意的,你没有到岚儿受伤了吗?”皇上怒声呵斥着凤忆希。

只是,皇上却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低声道,“好了,先不必说的那么远了,赶紧的背吧,大家都拭目以待等待着结果呢。”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她说爱了,就一定是爱了。

“王妃说的真好,我们女人是应该有自己的主见。”场中一些女子也纷纷的议论着。

上官云端看到他笑的这般的开心,脸上也多了几分轻笑,她自然明白这次她进京十分不顺利,肯定是有人想拦着她,但是她真的没有感觉到丝毫的委屈什么的,她的宗旨就是兵来将挡,他们想要阻拦她,也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而此刻他们的后面恰恰跟来了一座轿子,轿子的帘子遮住,看不出里面的人。

“小姐,我,我是月儿呀,你,你这是怎么了?”她却仍就不承认,还做着最后的挣扎。

却没有想到,上官凌雨的目的竟然是想要偷梁换柱。做了两件一模一样的嫁衣。整个皇宫中,却是一片冷清,连个宫女都没有看到。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太上皇听到他的喊声,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的就睁了开来,原本无神的眸子也突然的亮了起来,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凤阑绝,唇角绽开淡淡的轻笑,唇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地说道,“绝儿回来了?”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皇爷爷,你到底想说什么?”凤阑绝终究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他看的出,虽然皇爷爷的表情有些复杂,但是望向云端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情不自禁的喜欢,很显然,皇爷爷应该是接受了云端的。

另一个女人也急急的附和着。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皇后这是什么意思?”只是,皇后身边的一个女子却是快速的打断了皇后的话,一双媚眼微微的扫了皇后一眼,冷笑道,“皇后不会是想说,太上皇是自己咳死的吧?”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突然想起了,刚刚皇上提到茶壶,他想查看清楚时,却并没有发现茶壶,原来是被她回来了。

“好,很好,你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凤阑绝连连的说好,还微微的点着头,只是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是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她早就猜到李贵妃可能会诬陷她,所以在离开前,将那茶水全部换掉了。

他知道她的特别,但是,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去面前那一次又一次的危险,真的想把她紧紧的护在身边。

他现在,真的狠不得快点把她娶回去,那怕明知道她现在还没有爱上他。

只是,他的身子却随即猛然的一僵,然后快速的抬眸,直直地望向她,双眸极力的圆睁,脸上带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还隐着一种无法控制的喜悦,略带轻颤地说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一向冷静的绝王此刻竟然有些结巴了……上官云端微愣。这一切,很明显都是他算计好了的,故意让皇上去将军府通知爹爹,让爹爹高度警惕,不得不让她也来参加。

众女子看到凤阑绝竟然直直地向着上官云端的方向走去,一个个都急红了眼,狠不得,去把凤阑绝的脸转过来,望向自己。

凤阑绝已经走到了离上官云端只有五米左右的距离,上官云端的心微沉,暗暗的呼了一口气。

她自己在那儿玩命似的,想着人家要是提亲,就怎么怎么的拒绝。

她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靠近这个位子的下面,坐的就是丞相之女李容儿。

所以,她不可能会因为他这种变相的承诺而感动。

只是,他的承诺还没有酝酿出来,便听到上官云端一本正经的补充道,“王爷的王妃,一个都没有。”

“皇上,只不过是个游戏,臣妾倒是觉的这个法子挺有趣的,皇上可以征求一下大家意思呀。”李贵妃却突然开口说道,她正是丞相之女,丞相与上官傲天向来不和,她自然更想在这个时候看上官云端出丑。

皇后的衣服还没有修改后,所以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取笑她,只是认真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王妃的命令,他自然要遵从,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最好还是等会去请示一下王爷。

上官云端看到他快速的离开后,眸子深处却更多了几分轻笑,没有想到,在她成亲的日子里,竟然会有这么好玩的事情。

迎亲的队伍已经在宫外等着,皇后一直扶着上官云端上了花轿。

凤阑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轻笑,带着她,向着新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