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笔翰如流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章节字数:61319万

李沐清点点头,见谢芳华跳下了密道,他也尾随着她跳了下去。

秦铮无所谓地点头,“听爹的。”

    赵柯捧着一本书来到门口,向里面看了一眼,门虚掩着,公子躺在床上似乎睡得熟,而窗前那个女子纤细柔婉地坐在那里。屋中静谧,他一瞬间眼眶有些发热。忽然想了一个不该想的想法。若是一直这样下去,想必也是好的。

侍画一惊,“小姐,您怀疑轻歌公子他”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才抹着汗喘了口气。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喜欢的亲们移驾新文,【收藏】+【留言】,你们的热情,是我最大的动力,么么哒!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爷这话可真中听,让我听着心里高兴。不过我总有不舒服的日子,你没人侍候怎么行”卢雪莹笑着挽住他手臂,对那八名婢女道,“你们都抬起头来,让爷好好地看看你们,今日谁让爷顺了眼,以后就留房侍候了”

谢芳华早就得了谢墨含提前派人送回来的书信,忠勇侯府的人都等着世子回府,侍书早就带着人两天前就将谢墨含本来每日打扫就无尘土的芝兰苑又彻底地打扫了一遍。忠勇侯、崔允、谢云澜、谢林溪、言宸等都在荣福堂落座,荣福堂摆了宴席,只待他回府给他洗尘。

“王兄自小栽培秦浩,不一定输了你的女儿。”皇帝抬手打断他,笑看向一处,“孙太医来了!倒是够快。”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爷爷,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说了,让您知道了,您杀了燕小侯爷赔我的健康不成?永康侯府只有一个小侯爷,赔不起吧!”谢芳华轻声道。

“英亲王,你们父子,今日不给我个交代!我就去掀翻了你的英亲王府!”忠勇侯一阵掌风扫向英亲王和被他拖在身后的秦铮。

她膝盖刚弯曲下去,皇上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华丫头免礼吧”

皇帝“咦”了一声,“这话从何说起”

那样,天道何在?南秦的未来何在?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抓紧!”谢芳华轻喝一声,忽然对着上空出手。

骑在马上,言轻将谢芳华给他的那个玉瓶子打开,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云水的嘴里。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道,“他应该是孙太医的孙子,他来到后,你看着他些,不要让他碰马车的尸体,不要破坏现场。”

那两名仵作闻言立即爬下去看,这一看,二人的脸齐齐白了。

“不行!”听言摆摆手,“公子的药我还没给煎出来,得让公子一会儿服下一次。”

谢芳华不理会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只想着是不是该听从哥哥的建议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否则的话,秦铮想抱就抱,她能一而再再而三随便让他抱的吗?

“我就是再确定一遍,怕你不当回事儿地给胡乱扔了。谁知道你躺下得这么快?”秦铮嘟囔了一句,安慰她道,“你睡吧!我不扰你了。”话落,转身又回了屋。

“英亲王府有隐卫,嫡子有隐卫营,可以私属监管,听音只碍着我,不碍着皇权,皇叔有什么不信的?”秦铮声音平静,“就算他不信,他目前也没有过多的经历去更深地查她,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儿,比如秦钰,比如雪灾。”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秦铮轻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样,见个女人就喜欢?”

饭菜摆上,秦铮和谢芳华落座,其余人也依次坐好。

他回过神,恭敬地对秦铮和谢芳华一礼,“小王爷小王妃。”然后,看了侍画一眼,“紫荆苑里传出消息,大少奶奶身体不好,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下体流血,十分严重。惊动了王妃,太医院里虽然有女医生,但是医术都不太出彩,而且太医院距离咱们府不近,所以,王妃请小王妃过去给大少奶奶看看。”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秦浩站着不动,“母妃,我……”

“华丫头,你快给她止血,开药方吧必须赶紧给她治。”谢芳华点点头,伸手入怀,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卢雪莹的嘴里。

秦浩面色发灰,不吭声了。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左相在朝中一直提携他,他在朝中也争气,可惜在外多么人模狗样,回到自己的屋子里,折腾起女人来就这么畜生。左相若是知道了,不知道会如何?”英亲王妃又道。

王倾媚和玉启言跟着他下了楼。

一盏茶后,王倾媚臭着一张脸来到了房间,站在门口,倚着门框阴阴地看着秦铮,“你最好是很重要的事情找我,否则,你就算是我小侄子,也不能打扰我和我丈夫欢好的

“咱们连早饭也不吃了啊!”燕岚揉揉肚子,“我都饿了。”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为什么?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谢云澜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说话,伸手从旁边拿起一卷书,轻轻地翻看。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不好!”谢云澜依然拒绝,“这院子里没什么人,外跨院有护卫,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安心住着。我的院子是男人家的院子,怎么能适合你女儿家住?”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题外话------

谢芳华拍拍她的手,“我会努力活着。”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秦铮不再言语。

“否则你以为呢”秦铮同样挑眉。

“华丫头,你心里可有谱可觉得是什么人做的”英亲王妃看着她。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谢芳华也没想到春兰说的是翠荷,她的确是除了春兰外,王妃信任的人,很多事情,都会交给翠荷,可见倚重。见英亲王妃看来,她道,“翠荷是在外面吗娘何不将她叫进来问问。”

众人齐齐摇头,无人说话。

秦钰轻哼一声,“今日的药按时喝了吗身体可有不适”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只这一句话。

秦钰紧紧抿起唇角,“你决定了非出京不可”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侍画闻言点头,在谢芳华身后小声问,“小姐,还用去英亲王府告诉王妃一声吗”

谢芳华换了一身轻便的衣裙,出了内殿。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掌柜的听闻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来,也连忙从后面出来,热情恭谨小心地接待。

秦铮心情好,懒洋洋地笑道,“金燕表妹一直夸你家的店铺做的好,我们便来看看。”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谢芳华想了想,又问,“皇上还没回宫吧”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荥阳郑氏太远了。”大长公主道,“郑孝纯是敏夫人和右相夫人看中的,她们二人眼光毒辣,相中的人自然错不了。我便没细问。”

秦钰也在屋门口止了步,对英亲王妃道,“大伯母,您陪芳华随右相进去吧。”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谢芳华淡淡道,“夫人的心情我能理解,相爷放心吧,我先给李小姐诊治,定然尽力。”

“胡闹!”右相恼怒训斥。

英亲王妃摇头。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小泉子也高喊,“皇上,太医来了!”

金燕摇头,“他修的福气还是没有修够,若是修够了,为何你选择了秦铮,而没选择他。”顿了顿,她道,“前些日子,我在府中,听着宫中种种传闻,你与钰表哥和气谈笑,我就想着,若是你真嫁给了他,做了他的皇后,也是极好的,我希望我爱的人幸福,不是孤冷寂寞。我甚至想,秦铮干脆别回京城了,最好是回不来京城。”

谢芳华一惊,断然地摇头,“不行。”

谢芳华暗暗地叹了口气,对秦钰道,“皇上叫我来何事儿”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谢芳华刚要再说什么,侍书匆匆跑来,说老侯爷请她去荣福堂。她打住话,应了一声。

谢墨含无奈,“既然如此,只能这样了,皇宫又是重地,而这事情又不能抗旨,时间又太紧迫了。”话落,他低声道,“稍后你随太子进宫,我暗中去找秦铮。”

“别人家嫁女儿,都是盼着日子晚一些。可是自从你定下婚事儿,我和爷爷就盼着这一日到来。说来也奇怪。恨不得你嫁了一般。”谢墨含说着,也好笑起来,“大约是因为我们谢氏的女儿难嫁吧”

&n

林七摇摇头,“皇上没见谢氏族长。但是派近身的吴权大总管传了一句话,说若是关于谢氏长房一事,事情还未查明,暂不论断。若是他有别的事情可以进宫面圣,若只为这件事情,那便回府吧!”

“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回来,你难道不累?反正鱼刚下锅炖上,你与我休息片刻。”秦铮说话间,拉着她强拖硬拽地躺在了坑上。

谢芳华觉得他手劲极大,怕是把如今仅有的劲儿都用膳了。若是她强行挣脱,势必要伤着他。知道他不待见李沐清,这是又犯了脾气了。只能挖了他一眼,跟着他躺在了炕上。

谢芳华倒是不累,听着外间画堂几人的说话声,继续想着早先的事情。还能不能将崔意芝从皇上的手中夺回来。崔意芝从进京城来了之后,本来当日皇上要见,皇后娘娘却摔伤了腿,后来谢云继邀他宴府楼摆席面,探寻他的意思。但即便和谢云继相交几年,显然他也有考量,并没有表态。而后皇上去了英亲王府,他面了圣。之后说住去落梅居,却最后并没去住。后来他故意引了听言打探关于她的消息。再然后还没等他理会,皇上今日却下了旨意让他前往漠北的路途中去迎接秦钰。加之皇上提升了吕奕,她舅舅回京待命。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自然得费心思好好地思量了。

谢芳华抬起手,鞠了一捧水,对着他撩了一下,“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秦铮忽然哼了一声,撇开头,撩水往身上泼。

过一会儿,秦铮先洗完,出了木桶,披着衣服对谢芳华道,“水温适中,你再多泡一会儿,午时之前我们去正院就好,时间还来得及。”

四目相对,谢芳华痴了痴,秦铮看着她,目光凝了凝。

谢芳华见他答应,不由露出笑意。

谢芳华站起身,推开椅子,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秦铮停住脚步看她,她慢慢地松开袖子,去抓他的手,秦铮看了她一眼,不等她抓到,便反手将她的手握住,拉着她向外走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61319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