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似当知否 第34章:玄王座

人似当知否

一指流年作旧时光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2250

    连载(字)

92250位书友共同开启《人似当知否》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玄王座

老头立即惨叫,脸庞扭曲的近乎狰狞,痛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

俞婉是俞家的女儿,他是谢家的子孙。俞太后和谢皇后势同水火,俞家和谢家自然立场不同。

此时已至三更,离四更天只有一个时辰。

片刻功夫,就夹了一碗堆尖冒尖的菜肴。

对一个庶女,根本不必这般顾忌纵容。

有如此浓厚圣恩!足以抵消一切了!

阿萝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这也算是我们左右逢源了!”

而三皇子的容貌,却更多的承袭了生母淑妃的温雅柔和,谦逊有礼。一眼看去,比四皇子平易近人得多。

“也怪不得你今日会大放厥词,恶语中伤方姐姐。无非是眼热艳羡,心生嫉恨。”

话音未落,便已扑了上去。

盛鸿回宫后,几个内侍一并留在了身边,魏公公顺理成章地成了贴身内侍。

……

……

进牢房可是会沾晦气的。江老太太心疼儿子,自己去就是了。偏偏要将她们两个也一并拖去……

建文帝冷然问道:“朕问你,这封信上所写之事,是否属实?”

……

盛鸿显然未经历过情事,所以才会如此青涩慌乱,笨拙得令人好笑又心生甜意。

无人知晓,她是何等的厌恶甚至畏惧男女之事。只是,她掩饰得极好,前世的四皇子从未察觉。

今日特意撩拨盛鸿,一来是天性好强不愿落了被调戏的下风,有意“投桃报李”。二来,也是为了借此举动来试探自己。

过了片刻,谢云曦一脸羞怯地走了进来。

李湘如暗暗咬牙,面上笑容愈发亲切温和:“我们姐妹说话,无需这般拘谨。”

永宁郡主是淮南王独女,是淮南王世子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他动手打了永宁郡主,躲着岳父大舅兄还来不及。哪里能去淮南王府送死?

淮南王府是万万不能去的。

如今这等情形,嫂子们一个比一个可怜,他哪里还说得出这等话来。

俞太后立刻说道:“你立刻去移清殿,和两位阁老商议对策。”

尹大将军在府中养病,已经快闷出病来了。见有这等热闹,自然不肯放过。立刻笑道:“楚将军是御林侍卫马军统领,麾下有五万御林军。号称大齐精锐中的精锐。廉将军的蜀兵,只练了两年,如何能是御林军的对手。”

颜蓁蓁看了月考成绩之后,一肚子气闷,怎么看方若梦都不太顺眼:“讨厌,又比我高了两分!”

谢云曦懵了!

永宁郡主愈发尴尬。

早知如此,当时她也该装装样子。白白便宜了谢明曦,靠着几颗参丸便结交了林御史的女儿……还有之前的尹潇潇!

待马车赶回府中,天色已黑。

也不知谢明曦是否听话,在试卷上署了谢云曦的名字……

建文帝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教女无方,有什么脸心生怨恨!”又道:“淮南王叔也是太过疏忽大意了,眼皮子底下发生这等事,竟被蒙在鼓里。”

谢元亭无官无职,只是一白身。全凭着是谢明曦兄长的身份,才有资格进宫觐见。

众人:“……”

空气中流淌着一股黏黏糊糊的甜意。

“你为何说三日之内此事会了结?”

谢明曦瞄了沉默不语的盛鸿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在我面前,是不是有些自卑了?”

盛鸿伸手,搂住谢明曦,在她耳边轻笑道:“明曦,我何德何能,竟能娶你为妻。”

堂堂闽王妃,便是要去藩地,也得随他去闽地。去蜀地成什么样子!传出去他这个闽王的脸还要不要了!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师父放心。凡事先谋退路先求自保,这个道理我当然懂。不管淮南王府出了何事,都牵扯不到我头上来。”

然后将淮南王府狠狠夸赞一通:“……淮南王府是王室宗亲,淮南王雄才大略,颇得圣眷。淮南王世子性子虽耿直了些,也当得上英明神武四个字。盛公子更是千里无一的出众少年。穆大人许以爱女,得此佳婿,着实令人艳羡。”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往日从未放在眼底的卑贱婢生女,竟一举考中莲池书院,压得方家一众嫡女黯淡无光不说,连她这个嫡母也吃了大亏。

俞皇后任凭四皇子跪了片刻,才淡淡道:“别跪着了。待会儿皇上来了,还以为本宫故意苛待你。”

同是庶出的皇子,在嫡母俞皇后面前想讨好卖乖?还是省省吧!俞皇后可不吃这一套!

事实上,自建文帝死后,俞太后从未有一夜安眠过。时常被噩梦惊醒。

不!她绝不会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哂然:“母后死心不息,想以瑾儿和楚家结亲。好在皇姐还不算糊涂,知道此事不可为。”

谢老太爷深以为然:“你说的没错!罢了,一切都随明娘便是!”

父子两人想到了一处,商议片刻,又说起了谢云曦。

朝思暮想的儿子未能养在身边,退而其次,丁姨娘对她这个女儿的衣食起居倒也尽心。春锦阁里的各色陈设名贵又不扎眼。

“只因大哥是男子,而我是女子,便该天生低人一等,命运任人摆布?”被这般毫不客气地当众叱责怒骂,谢云曦羞恼又难堪,红着眼眶哭道:“我这是实话实说!”

……

皇陵里的“逆贼们”,看似一体,实则隐隐分了三派。也各有统领之人。日夜皆有人警惕戒备,一旦发现情形有异,立刻便会有人以哨声示警。

若不是谢明曦出手,谢家肯定不会这般严惩谢元亭!

谢明曦离开之后,萧语晗一个人独坐许久,怅然不已。

马车在七皇子府门口停下。

可看着俞皇后愉快的笑容,李太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忍不住暗骂李淑妃母子。都是不中用的东西!

就在此时,两道目光越过重重人影,落在她的身上。一众堂兄弟姐妹中,阿萝年纪最小,口齿却最是伶俐。很快成了众孩童的中心。

出生在天家,一众孩童们都很早熟懂事。

此事顾山长早已和谢明曦商议过了。谢明曦也点头赞成。

盛鸿也咧嘴一笑:“说起来,在莲池书院读书的三年时光,真是美好,令我至今难忘。”

短短几个字,便如灵丹妙药一般,令梅妃的眼中重新有了神采:“鸿儿,母妃知道现在委屈了你。你再忍上几年,待你长大了,有了自保之力。母妃定然亲自向你父皇禀明一切。欺君之罪,母妃自会一力担下。”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可惜,骂也没用。祸已经闯了,脸已经丢了,亲家也被惹恼了。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

尹大将军身高力壮,站起来比别人高了半个头。

顾山长却置之不理,定定地看着练功场上的三个少女。

众人忍不住起身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