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样恋人 第1章:冻苍穹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62

    连载(字)

2662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样恋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冻苍穹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 2662 2019-09-02

东北三省之所以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发展起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关在土地多,人少,而且这些土地都是没有主人的!

谢元蔚猝不及防之下,反应不及,只得抱住新嫁娘,才勉强稳住了身形。众人早已哄笑出声:“别急别急,等喜宴结束了再洞房。”

便是谢明曦,听到雄浑激昂的军鼓声,也觉心神激荡。

别问我,我也不清楚。

俞太后这才略略讶然。

江家两个儿媳已吓成了两摊烂泥。

一席话,听得盛鸿暗暗羞愧。

待走出一段路,确定俞太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玉乔才压低声音道:“太后娘娘近来脾气越发暴躁易怒了。”

十余个青年俊彦一起拱手谢恩,然后退下。

三皇子笑道:“早就准备好了。”

盛鸿越想越觉心惊,眉头不自觉地拧了起来。

谢明曦伸手,轻轻抚平盛鸿的眉心,低声道:“盛鸿,我们不想被卷进其中,便得早有防备。走得越快越好。”

众人:“……”住手!快住手!

盛鸿心领神会,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然后,在众目所瞩之下上前一步,朗声道:“父皇,盛渲已被杖毙。儿臣心头这口恶气,也已散了。”

这就是至高无上的皇权!别说杀了他们的亲儿子亲孙子,便是现在赏赐一杯毒酒给他们,也得谢恩再喝毒酒。否则,便是心存怨恨,未领皇恩。就会祸及家人!

一个小小的生命就此诞生。

连俞太后身边伺候的宫女们都猜出了几分。

方若梦和颜蓁蓁并列第三第四,也令人始料未及。

这半个多月来,她已慢慢接受了两人是未婚夫妻的事实。

萧语晗愤怒之下,脸上竟涌起一丝血色:“你怎么能这般对芙姐儿?你要真敢如此,我便是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李湘如用力咬了咬牙,将心头的酸涩按捺下去。

果然,安公公半点没料错。李湘如故作不经意地打探道:“云曦妹妹初进内宅,对殿下的性情脾气还不熟悉。说话行事不知有无不妥之处。”

徐氏被领进内室后,一路忐忑不安的心很快落回原位。看来,谢明曦还是愿意提携娘家的。不然,她今日如何能进皇后内室?

再者,梅家人谨小慎微惯了,官职提了一级便已十分庆幸。爵位什么的,没有就没有吧!日子总比过去好过多了。

李湘如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不甘,骤然冲破胸膛,怒喊一声:“别再说了!”

赵嬷嬷凌厉的目光扫了过来,冷冷扔下一句:“郡马好自为之!”然后,便昂首离开。

谢钧略略舒展眉头:“此事你不必担心。我自有应对之策。”略一思忖又道:“我们父女两个,今日便回谢府。”

点翠心里一动,悄然停下脚步。

尹潇潇俏丽明媚,李湘如美丽端庄,颜蓁蓁活泼俏丽,秦思荨柔和秀丽,萧语晗清雅动人……

众少女的位置早已有过数次变动。

真是老骚包!

往日也就罢了!如今让她日日对着谢钧的脸,实在难以容忍!

“儿媳给母后请安。”

徐氏掌家之后,将原本得用的管事换了不少。不过,永宁郡主的人手并未被拔除干净,谢钧收用通房之事,很快传到永宁郡主耳中。

“让她进来吧!”

“我看二妹面色红润信心满满,定能考中。”

六公主立刻道:“轻伤而已,对明日御马比试并无妨碍。”

……

两人默默对视,仿佛一场无形的较量,端看谁先撑不住,先露出怯意。

激动之下,谢钧用力过猛,大腿被拍中之处火辣辣的。不过,谢钧丝毫不觉疼痛,眉飞色舞地说道:“那可是尊贵的六公主殿下。你能和公主殿下结交,委实是天大的运气。”

后来她愤而动手,将谢元亭揍得鼻青脸肿惨叫连连。远在京城的谢钧特意打发人送了厚礼至老宅。至此,她便如手持尚方宝剑一般,靠着凶悍泼辣和一身蛮力,将谢元亭治得老实服帖。

众人:“……”

盛鸿和谢明曦未再说话。

颜蓁蓁在家中受尽宠爱,从未受过言语闲气,被林微微噎得半晌说不出话来,面色颇为难看。

盛鸿目中满是疑惑:“明曦,今日在朝上,李阁老上奏折弹劾,岳尚书认了尸位素餐无所作为之过,人证物证俱全,齐郎中高价泄密考题,已经触怒父皇,是死罪!”

见到萧语晗时,李湘如主动前来寒暄,语气中满是关切:“三皇嫂,我听闻齐郎中泄密考题之事,竟牵扯到了三皇兄身上,心中委实不安。”

谢明曦是真得半点都不忙。

……闽王被口水呛到了,猛地咳嗽不已:“你、你开什么玩笑?”

京城第一美男子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谢钧相貌生得俊美不说,声音也低沉悦耳。唇角微扬,目中含笑。

颜夫人看着眼热又气闷,忍不住又数落颜蓁蓁两句:“瞧瞧谢大人,今儿个多风光。你这个不争气不成器的,我算是白疼你了。”

盛鸿看在眼底,心里不知为何,竟涌起一丝寒意。

……椒房殿。

蜀王夫妇也联袂而来。

谢明曦说不会将昨晚的对话告诉盛鸿,这等话俞太后自不会相信。今日本想试探一二,可盛鸿表现得毫无异样,看不出半分不对劲。

做惯了出气筒的淮南王世子反倒心惊肉跳起来:“父王,你有气只管发出来,别闷在心里。”

淮南王依旧煞白着脸,过了许久,才闭上双目。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谢明曦淡然张口:“姨娘有话但说无妨。”

“我求求你了!明娘,你就应下这一回,帮一帮元亭可好?”

说不定,永宁郡主此举,背后还有淮南王父子授意……

说起来,今晚喝酒最多的人,除了盛鸿就是她了。盛鸿少说喝了两壶,谢明曦也喝了不止一壶。白嫩如玉的脸庞泛起浅浅的红晕,眼底却如水般清澈明净。

六公主平日总是这副阴郁沉默的样子,尹潇潇早已看惯了,压根没放在心上。

此时她连走路都无力气,哪里还有御马的体力?

强行兼并土地,贪污索贿,随意杖毙家仆草菅人命,强抢民女……等等不一而足。

穿着龙袍的建文帝,迈步而入。

俞皇后口中的长卿,正是二皇子妃赵长卿。

就在此时,两道目光越过重重人影,落在她的身上。一众堂兄弟姐妹中,阿萝年纪最小,口齿却最是伶俐。很快成了众孩童的中心。

阿萝自小就在众人的娇宠下长大,身边的小伙伴也多让着她几分,一时没察觉到其中的微妙。只觉得堂姐堂兄们都很和善讨喜。

“今非昔比!这四个字,还用我教你吗?”淮南王咬牙切齿,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神情:“不缩着脖子做人,还要送把柄给谢家。你脑子里装得都是水吗!”

提都没提淮南王世子一句。可见穆方对这个冲动蠢钝的亲家是何等不满!

别人坑他,他定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坑自己的人偏偏是亲爹,他有百般能耐,又能如何?

记忆中那个圆脸爱笑的娇俏少女,如今就像一朵失了水分的鲜花一般,枯萎得令人心怜。

却未想到,这一刻来得如此突然如此之快!

便是一生宿敌,落到此等下场,看在眼里也觉悲凉。

李湘如也有些心不在焉,偶尔抬头,目光迅速扫一圈,然后失望的垂下眼。

五皇子倒也没仗势欺人,不过,那副嘲弄的嘴脸也着实可恨就是了:“我是在羡慕尹小姐,有这么一个全心支持自己的亲爹。为了给你欢呼助威,不惜站到了椅子上,还挥舞起了横幅,啧啧!我等羡慕不及啊!”

四皇子在原地僵硬地站了片刻,忽地往盛渲的身边走了一步。

他们带着数十箱瓷器两箱金银,和十余个侍卫,登上了海船。

“看来,莲池书院真的有可能压过松竹书院……”

莫非,这个人就是鲁王?

俞皇后瞥了赵太医一眼:“你尽心尽力治好母后,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