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样恋人 第15章:天绝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62

    连载(字)

2662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样恋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天绝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 2662 2019-09-02

赵佶正『色』道:“这一次朕打算让你做国使,出使辽国,让礼部迎客主事吴文彩做你的副手,只是这国书还需仔细斟酌一二,沈傲,你可有什么建议?”

唐茉儿道:“可是你若是不为他们办事,他们告发了夫君怎么办?”

沈傲称了谢,叫了人备了车,押着那一对惹是生非的父女先上车,才跳上车辕进入车厢,三个***眼瞪小眼,沈傲笑道:“将就一下,我这尊小庙容不下你们两尊大佛,等将你们送到了江大人那里,就不必受这些苦了。”

“叫我去?辽人也太看得起沈某了吧。”沈傲哑然失笑,心里想,辽人莫不是以为我是亲辽派吧?不对,自己勒索辽使的事早已天下皆知,他们不可能愚蠢到认为自己是亲辽派,算是一个知辽派还差不多。

所有人都屏息不动,出奇的沉默,各怀着心事,用喝茶去掩饰那种尴尬。

沈傲只好道:“我是新来的县尉,是来交割公务的。”

沈傲板着脸道:“晋王,你私自出京,已是大罪,不许嘻嘻哈哈,来人,把他们请到后厢去,好好看牢了,出了差错,拿你们是问。”

沈傲的这番举动,自是让杭州城里的才子、秀才们炸开了锅,这个大人口气很大嘛,和以往的县尉不太一样,底气十足,言明了要彩头,还讨价还价,这口气,倒像是那彩头他是志在必得了。

这县衙里的三个主要官员依次下来是县令、县丞、县尉,都有各自的主要职责,县令分管的是吏房和工房,居中坐镇。县丞分管礼房和户房,管教谕和钱粮。沈傲身为县尉,不但要署理刑房,还要分管兵房。三个人虽然有主次之分,却也是各司其职。

两个受托来谈亲事的自然有点儿不肯,其实他们也知道,这妻子要一门门地迎走,只怕一天也办不完,可是不到家里迎亲,又难免坏了规矩。

吴笔笑了笑:“大人,家父身体还好。”

抱着一本书,又回到后园,蹑手蹑脚地观望了一会,悄悄去敲唐茉儿的门,唐茉儿刚刚睡下,听到有人敲门,心中一紧,问:“是谁?”

“……”

王黼气急了,这朝堂上是什么场合,这个家伙居然胡说八道,一口一个礼物,明显是要栽赃了,大怒道:“我哪里收了几万贯的礼物,你莫要血口喷人!”

吴笔一时慌了,其实他心里倒是有不少的想法,可是见皇上不悦,一时不安,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个……眼下形势尚不明朗,贸然出兵,只怕不妥。更何况我大宋三军未整,只怕还要徐徐图之……”

沈傲没有去看榜,起床时头有些痛,净脸漱口之后,刘文带着刘胜过来,一见沈傲便呵斥刘胜道:“快跪下给表少爷磕头。”

赵佶在万岁山上看了刘公公送来的卷子,这试卷的名字已经给裱糊了,就是上面的行书,为了防止作弊,也都是叫小吏重新抄录出来的一份。赵佶笑呵呵地对一侧的杨戬道:“依朕看,这份卷子八成是沈傲作的。”

圆代表的是优秀,而点则是合格的意思,这便是说这七八份卷子算是全部录取了。

那些事自然指的是婚娶的事,沈傲讪讪道:“说了。”

刘胜是刘文的儿子,被分派去管门房,年纪差不多三十多岁,为人倒还算忠厚。

过了半晌,耳室的一个公公过来问:“苏大人,这宫里只怕等急了,怎的还没有挑出几篇好文章来?”

周正板着脸道:“此事是我做主吗?我怎么不知道?”

碧儿咂了咂舌,低声道:“他若是要娶我,我一定嫁。”

沈傲本就是不服输的人,根据他的判断,刘慧敏这样精细的人,绝不可能将酒具窃回自己的房里去,谁也不能保证宝物失窃之后会不会在他房中搜查。若是带到外头,以刘慧敏的小心,是绝不可能托付给人保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这宝物还在供房,藏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地方,等风平浪静之后,他再将这酒具取出,然后就能悄悄地将酒具转售。第四百零三章:西王母国

沈傲无语,连忙道:“动刑的事还是先放一放,他毕竟是读书人,刑不上大夫嘛。”

赵佶坐下,他今日穿着一件寻常的长领衣衫,笑呵呵地道:“朕打算出宫去走走,路过这里本是想来看看,竟是撞到了你,你陪朕一道出宫吧。”

赵佶摇着扇子,看着这街上一派热闹的景象,不由地道:“这里虽然热闹,却不知有什么好玩的去处,沈傲,你说说,这里有什么可玩的?”

沈傲镇定自若地道:“咳咳……桑儿姑娘……”

安燕呵呵一笑,便道了一声告辞,要拉着狄桑儿回酒楼去,此时街尾处一亮马车徐徐行来,在酒楼外停驻,这马车并不华丽,甚至有些不起眼,下车之人手里拿着一个包袱,走过来,道:“安兄,钱已经准备好了吗?”

小丫头原本想威胁沈傲一句,不曾想沈傲竟是顺杆子往上爬,嘻嘻哈哈地问起芳名了。

沈傲将狄桑儿放开,狄桑儿现在不敢再轻举妄动了,对沈傲,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本能的惧怕,以往她欺负别人,别***多一笑置之,只因她的身份特殊,可是遇到沈傲这种狠角,她第一次尝到了痛的滋味。

淅沥沥的大雨依然不停,雷声轰隆不绝,沈傲穿着蓑衣,自正德门出来,在门洞下,谢过了方才为他传报的禁军,看着黑压压的学生,叹了口气,孤零零地往国子监而去。

冒着雨,一大群人哗啦啦地到了入仙酒楼;入仙酒楼占地不小,位置处在三衙的侧街,也是很热闹的地方,上下五层,在雨中显得雄伟极了,众人吆喝着进去,扫眼一望,酒客不少,其中更有几个穿着禁军服饰的人默默喝酒,见了沈傲等人,都不由地皱起眉。

沈傲正『色』道:“正因为学生是侍读学士,负责陪侍陛下行书作画,所以才有一番话要说。陛下要画万里江山,自要绘出一副天下景泰,万民安乐的景象,如今江水泛滥,若是再不赈济,便是饿殍遍地,难道陛下的宽厚,只能对自己亲近的人使用吗?学生心里知道,陛下不是不仁,而是不愿遂了正德门下那些学生的心愿,可是陛下想想看,只因为陛下一时赌气,要令江南的画卷***现惨景,学生身为书画院侍读,岂能不闻不问?”

沈傲推开窗,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大雨肆虐而落,眼眸被雨线遮蔽,胸口起伏几下,忍不住道:“天下万物皆是棋子,唯有这个蔡京,才是真正的国手,高明,太高明了。”

吴笔怒道:“哼,我们是为国诤言,如何成了蔡贼的马前卒?”

哼!耶律正德放开他,加快脚步,急促促地赶至正厅,这正厅的建筑雄伟,是最好认的,跨入门槛,耶律正德便高声道:“沈公子,鄙人辽国使臣耶律正德拜谒,失礼之处,还望海涵。”眼睛立即在厅中逡巡,希望看到这沈傲到底会的是什么客人。

沈傲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撇开话题道:“不知上高侯在不在?”

沈傲又问:“是不是与人发生了冲突?”

沈傲见他脸『色』不好,按规矩,他只是书画院侍读学士,国政是不能过问的,于是站起来道:“陛下,微臣告辞。”

沈傲安分地在府里呆了几天,国子监开了学,也是先请了几天假,唐严那边知道沈傲的意图,自然准许了。

坐堂的堂官是个年过古稀的官员,身上穿着绯服,显是品级不小,沈傲过去行了礼,禀明了身份和原委,又将朝廷颁发的印信呈上去。

至于绯服,倒是簇新的,样式是圆领的儒袍,袖口开口比较大,穿上去还真有几分威严。翅帽自是不必说,这便是后世乌纱帽的雏形,戴在头上有点大,感觉头上放了一个脸盆一样,开始有点不舒服,慢慢地也能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