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样恋人 第23章:绫罗绸缎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62

    连载(字)

2662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样恋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绫罗绸缎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 2662 2019-09-02

而另一边的宫一谦倒是冷静的多,对陆雅的行为没什么表现,仿佛对面的就是一个陌生人。“你做那些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知道你做的那些让我恶心还一直在阻挠我,你那种真心付出爱给谁给谁总之我不稀罕。”说完就不管陆雅转身开门走了,走之前还将门大力甩上去,发出砰的震响,偌大的房间一瞬间只有那扇门刚刚的碰撞声在回响。

梦魇开始并没有多在意我,不过是觉得我是巧合今晚被程秀秀给惦记上,所以才侥幸来了她的梦中。

可是他若是想害我,却为何又来扶我一把?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微微一动,忙低下头去沉思,我一定要想出解决这件事情的法子。

“这一路走来,我们并没有感应到你们的恶意,想必各位也只是跟我们开个玩笑的对吧。”张兰兰首先开口,对着她面前的那只黑影说起话来。

张兰兰却又是一副沉思的模样,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蓝先生也站在了我的身边,等待着张兰兰的动作。

原来如此,张兰兰的话让我很是失望。这么一来,那我们岂不是没有办法好想了。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左右看了看。

张兰兰的口中吟唱了几句我没有听过的焚文,程秀秀被包裹在一束温暖的光里面,身上的皮蜕了一层又一层。

我站到宫弦的面前,拦住他继续往前走的路:“你怎么法力变得这么强了?没有瞎干什么坏事吧?”

“真的吗,那可真是太好了,刚才我还直担心你能不能撑到宫弦出手相救呢。”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心里这才彻底的放下心来。总算是谢天谢地没有让张兰兰受到太多的折磨。

宫弦身体一僵,停顿了一会。然后他竟然温柔的吻掉了我的眼泪。然后在我的脖子,甚至胳膊上都深深的印下了吻痕。

我们别过了大妈,往屋里走去。也不知道宫一谦他怎么样了,我的心中有些不安。

别说一百条差评了,就是五十条都遥遥无期。

黑雾也许是真的不是很确定张兰兰被他扇到哪儿去了,正在那儿挠着头时,被宫弦一声大喊,吓得他立即就“扑通”的跪了下去。

“夫人问你话呢,你不说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吗?”宫弦手中的红色火苗聚起又熄灭,他的神色似乎已经是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可是接下来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一开始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小慧可能会霸占我的身体,但是我没有想到,其实她想要霸占的并不是我的身体,而是晴雨的身体,一开始是,现在也是!突然间张兰兰拉着我,迅速的跟我一起钻到了我的床上。气氛寂静得诡异,我正想要问张兰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直接见张兰兰,用食指在嘴巴边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真实情况可不能告诉他。虽然我的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

“放心吧,没事儿。”说完他又继续往前走。

当时我就对我的想法给嗤之以鼻,想想这两个人见面的后果就不堪设想啊。还是不要没事找事了吧,不作死就不会死。

一小碗粥。在宫弦的作用力下,不知不觉的就吃完了。吃完粥后,我有一种莫名的尴尬感。要说是吃粥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事情做,也不觉得怎么样。可是现在粥已经见底了,宫弦却仍然是不知疲惫的用勺子盛着为数不多的米汤……

悬浮在空中的白纸上面稀稀拉拉的出现了几个大字“让她写”。

嘴唇轻启,略带嘲讽的说:“林梦啊,林梦。你对我们家一谦可真了解呢。”她在‘我们家’这三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陆雅紧绷着脸看着我,可是跟宫一谦打电话的语气却是各种撒娇。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表里不一的道行真深。

陆雅扯着宫一谦,继续胡闹的说:“你是不是讨厌我呀?甚至你是不是都没有考虑过要跟我结婚呢!”

张飞说着,声音已是哽咽。我开始是觉得张飞有些无聊的,但是越想也就越觉得他可怜。听了他说的话,我也是一阵沉默。更是被他弄得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灯光昏暗,致使我看不清他的模样。于是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曾大庆?”

客厅的另一端也有一个左右移动的门,古色的装潢,让人看不见里面是什么东西。金龙可能也害怕了,毕竟现在的张兰兰就完全摒弃了本性,变得像一个疯女人一样,而我又是形如夜叉的样貌,所以也难怪。

张兰兰拧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

真的是这样的吗?我在心里暗自想着。可是却一点印象也没有啊。

发觉到自己快要被淹死的时候,我准备浮起来。可是却感觉到自己的双脚被缠上了,我赶紧挣脱……可是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动不了了。

宫弦恶狠狠地插着我的脖子,熟悉的感觉让我想到了,准备打掉鬼胎的前一天。宫弦也是这么对我的,可是今天,或许我是该寿终正寝了吧。

我本该没事的,不过是被途径此地的水鬼给勾上了。我没有说话,宫弦也不吭声。本以为他顶多待上一会就会走,可是他却是一副打定主意不走了的样子。

这也是我好奇的,不过太多因爱生恨的例子了。所以到也就不太奇怪了。“我打算今晚去探查探查,看一下是不是真的在玩笔仙。如果是真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只要把笔仙里面的鬼给送走了,就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这个事情真是太邪门了,难道我们是遇到鬼了吗?”大明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他的神色有些难看。

可是会有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应知我的这一个秘密呢,至今得知我这个秘密的人用五根手指头都可以数得出来。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切,这个差评不是已经被改成好评了吗?梦梦,你想吓死我呀,这可是一件大好事,你看你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害得我还以为差评没改呢。”张兰兰说完,没好气地将手机给了我。

“也许张会长他是看到我们帮了他大忙的份上,所以才会对我们如此的热情吧,也有可能他本来就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呢。”

在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时,我连忙朝着张兰兰大声的喊道:“兰兰,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它想要去打开窗户。”

我摇了摇头,决定算了,不去想了。可是正当我闭目养神时,这一回我却是很清晰的听到:“好吧,我就去看看什么是人妖,看它厉害还是我厉害,否则我才不喜欢坐飞机呢!”

果然,很快的,不但是小明跟小功走了进来,就连那两名医生也跟着进来。

“医生,医生,一定是这个屋子不干净,我得走了,片子不拍了。”

看着面前这种其乐融融的景象,我越发的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外人。而宫一谦和陆雅的关系就跟我猜测的一样,真的就是变得不一样了。不过还好就是宫一谦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虽然只停留的几秒钟,却也让我感觉到一阵欣慰。

看着曾大庆这副模样,我真是心中有万般的脾气我也撒不出来。因为曾大庆说句不好听的,就感觉我在对牛弹琴。我没好气的看着他,对他说:“行吧行吧,上楼去。”

尤其是那张花雕的大床,显得那般的刺眼。

我深一脚浅一脚,跌跌撞撞地走在下山出去的路上。

张兰兰伸手在我的眼前晃动着,一副我是不是在做梦的表情。

“林梦,我听说你才回来,所以带了点东西,想让你补补身体。”宫一谦的声音依旧非常温润。

“兰兰,等哪天,我们厌烦了城市里的生活。我们就来比隐居吧!”

我是真怒了,别以为他是我的前男友,也别以为我还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光是他这不尊敬我的这种做法,就可以让他与我的关系从此一刀两断了。尤其是他还不愿意跟我说实话。

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此时的我,就是这样的。

当我跟张兰兰准备妥当出门时,我们这才发现大妈给我们找来的交通工具还真的就是一辆牛车,可是令我跟张兰兰惊得嘴巴合不扰的却是我们的向导竟然就是大妈她本人。

可是谁能明白我那疲惫的心啊,我这哪是旅游啊,简直就是在跟时间赛跑。

我试着对沈小姐说道:“很抱歉我们的货品给你带去了麻烦,那你看看能否办理退货呢。我是很愿意给你办理退货的。”我还在心里想着,甚至我倒贴钱给你都行。可是我不能说得太过于直白,免得引起她的怀疑的那就不好了。

张兰兰当下连忙就走到那个赶尸人的面前对赶尸人说:“你有一个尸体尸变了。”

张兰兰冷哼了一声:“你现在最好先听我的话,把这些东西给处理了。你再唧唧歪歪一句,我立马拉着我的同伴就走。”

我跟张兰兰两个对视了一眼。还是张兰兰还口询问:“师傅,我发现我们上车了以后,你就一直在打量我呢,难道您对我们有什么感到奇怪的地方?”

张兰兰试探地问。其实我也正有此意。

张兰兰两眼放光,指手画脚的说,“好奇啊,你不知道,跟鬼打交道是很有趣的。尤其是抓到恶鬼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小月也迷迷糊糊的翻了翻身体。我一把抓过旁边的手机,已经快六点了。小月醒过来了,沙哑着喉咙问了一句:“这是哪儿,现在几点了?”

“嘴巴变甜?”我诧异的问。

我说:“你也有?那太巧了,有阴阳眼的人不多,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其实我想说,我本来是没阴阳眼的,都是托了宫大爷的福……

她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两眼散发着狠毒的光,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朝我们逼近。我往后退,劝她说:“你别过来!”

我连忙上去看她,“王太太,你没事吧?王太太!”

这时门外响起脚步声,应该是张兰兰他们叫人来了。张兰兰有阴阳眼,要是她看见宫弦在这就不好了。虽然我跟宫弦没什么关系,但多少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于是我推搡着他说:“这个我拿着,有人来了,你快走。”

这是什么状况?解决个差评,还需要大中午的去天桥上见面谈?

由于他那特殊的体质,所以他的周身常常是冷的,但是现在他的体温可以随着他的心情变化了。为什么要活着这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好像是野草一样的疯长。

原来这个真的不是梦,如果是梦,我这样跳下来,一准就醒了。

就在跳下去的瞬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是注定了的无果,就根本没有纠缠的必要。

无论是我还是她,我们都是一副见了鬼的吃惊样子。

“怎么了,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有事你就直说,没事请回,我累了想休息了。”我就怕我的动作会让雨女恼羞成怒,这一指甲下来我的喉咙不被戳穿我都不信了。刚刚跟她说的也不过是一些威胁的话罢了,真要跟我以命相搏我也是很害怕的。不如跟她讨价还价,说不定她还能把我放出去,只要我能够出得了这个门,我就能找到张兰兰,到那个时候,怎么说都容易。

雨女笑着从我的手中接过了项链,接过项链后她的眼神却变得十分的诡异。当时我就觉得一定有问题,可是还是抵死挣扎:“好了,你也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我还没说话,张兰兰就一个箭步跑了出去:“对对对,我们在里面,现在就出去。你的点心拿来啦,在哪里?”

杨美玲给我吹了头发,干枯的地方被抹上了头发的精油,还贴心的用卷发棒把我的发尾给卷了起来。接下来杨美玲从一堆化妆品里面挑选出来了十几种,然后摆放在我的面前:“兰兰,你也别干站着。想用什么就随便用,别太拘束了。”

我瞄了一眼宫弦的手,看着他似乎是还算是老实的份上,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于他刻意跟我的亲呢举动。

我只觉得脑海中一乱,脸上也觉得传来了阵阵的热力,想来我的脸该不会是又红了吧。这个宫弦,向来都是如此,想来就来,一点儿准备的机会也不给我。

张兰兰瞪了我一眼,对我说:“你才喝醉了呢,本小姐酒量好着呢。”

于是我不敢继续呆下去,随意扯过旁边的浴袍一裹就出去了。出去后,我才发现,张兰兰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而房间的窗却还大开,窗外漆黑一片。从外面吹进来的冷风,将窗帘弄得一飘一飘的。

我抬头一看,发现电梯竟然还是停在一楼,不对劲,太不对劲了,我刚刚明明就是摁了十八楼的数字的,为什么电梯上面那个十八楼的按钮灭掉了?

可能是我刚刚说话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点,我连忙对丹凤说:“没有没有,我刚刚只是看到这个花瓶太漂亮了,所以忍不住的就跟花瓶说话了,其实我也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你就别往心里去了。”

可是事实却非如此啊,我也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普通人。我也是怕痛怕伤害怕死的正常人类啊。

可是这些都是不足为奇的,毕竟愿意与人类和平共处的妖魔鬼怪还是在多数的。否则那些已经修炼了上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妖怪地,只要他们动动他们的手指头,估计这个地球就不复存在了呢。

大明不语,他也无话可说了,这个险他也是不敢冒的,不能因为他的这一份侧隐之心而让日后的人们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宫弦沉吟道:“不,我可以跟她们沟通,只要我变回去鬼的样子,就可以进入她们的世界。事不宜迟,如果再不这么做,恐怕曽小溪就要变成植物人了。”

更可笑的是,这两个女鬼竟然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半的香肩,在宫弦的面前捎首弄姿。我看了一眼曾大庆,默默的在心中捏了一把汗,真是万幸,万幸药效已经过了。

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头,只能无助的推了一把张兰兰。虽然我是坐在张兰兰的身边,但是我也能够感受到来自张兰兰的那种恶狠狠的气场,恨不得要把我杀死的眼神。

这个高度,别说是从三楼跳下来,就是从二楼跳下来,我都不一定能够全身而退。不把我摔成几半,手脚也都不可能还这么正常。

那个怪物说着就爬上了窗台上纵身一跳,就往我们的方向跳过来。

他走路时极慢,只能一脚一脚地踏着往前走。把他身上唯一一点让我看的慎得慌的,就是那种红色的蠕虫。

“只是你说那个被镶在门框上的叶拓跋,我没有跟他交过手,还一时不了解他的情况。”

我不死心的询问张兰兰。我跟她一起闯过了那么多次难关。若是以往几次还行,可是这一次,我跟宫弦却不是一般的冷战。

宫弦的话音才落下,张兰兰的身体就动了,看着张兰兰那精神尚好的模样,我真是哭笑不得,好在有惊无险,张兰兰没有事的喜悦,让我忘了找她算账,这把我给吓得,小心肝差点儿就不听使了。

我忘了自己不但一点法术也没。这一次竟然连一张符咒也没有带,就冒失地来到这里。

张兰兰面带惊恐,因为厨师突然走向了她。

我看了张兰兰一眼,发现张兰兰的眼中有跟我一样的厌恶,但是在里面,更多的竟然是惊恐。

之后,我不知道怎么的,就靠着张兰兰睡着了。

老板挑了挑眉,恶狠狠的看着我说:“这不是你天生的吗。”

当下目光就转到了旁边,我往旁边看了看张兰兰,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