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样恋人 第26章:结党营私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62

    连载(字)

2662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样恋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结党营私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 2662 2019-09-02

张兰兰将那些红色的符纸点燃后就直接朝着厉鬼的方向扔了过去,只见那些红色的符纸,将厉鬼团团围住。生成了一个巨大的圈,把它关在里面。

况且现在还有张兰兰这么好的朋友,我就更不能自暴自弃了。我知道现在要是跟张兰兰说的太多的话,都会是一些没有意义的安慰,所以我也就什么话都没有说的就坐在她的旁边。车上的气氛尴尬到了极点,司机从上车开始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停下用眼神瞄我们的举动,这种被怀疑的感觉令我十分的不愉快。

直到空姐又重复说了好几次,才让我反映过来。

反正这宫家本来就是靠着宫弦的庇护而发展壮大的,宫弦的意思自然没有人敢去反抗。

“啊,……”这回轮到我口不择言了。我的脑海中闪现出了西游记里那铁扇公主的芭蕉扇,那威力就是随手一甩,然后就能把任何物品扇到不知名的地方去。那就是我要找出近期那些动物的死因。虽然我不知道事实会不会真的如刚才那个人所说的那话说得,只要我找出动物的死因,差评就会消掉。目前我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我定睛一看。他却是停在了那株会移动的曼珠沙华的旁边。

“嗯,你继续说,既然之前那么满意,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安静的听着小珏回忆她的购物经历。

我们是从后厨房的方向爬进来的。此时我们已经站在了大妈的屋子里。

这一下吓得我手脚发软。差点儿站立不稳。幸好张兰兰在旁边扶了我一下。才没有让我直接从楼梯上摔下去。

我走了进去,问他说:“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虽然这样跟他们提起这个要求,也许会让他们感觉到十分的突然,也有可能会得到他们的拒绝。但是时间已经容不得我思考再多,只得厚着脸皮开口说:“雪雪,是这样的。因为就是您的丈夫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您给他服用的那个情蛊是另外一个女人制作的。那么原理上就是服用了情蛊的人,不可以做任何背叛制作情蛊的人。那么您跟您的丈夫甜蜜,实际上却是对情蛊的主人来说就是一种背叛。”

虽然不知道陈车峰是不是因为戒备而产生的这样的举动,但是给我的感觉就是对人的一种极其不尊重。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然后我得意的看着张兰兰,一定是这样的,事实一定就是说我想到的。

小女孩说到此,早已哽咽,鼻子也红了,小小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我刚想回上宫弦一句话,却没想到我迎来的却是熟悉的天旋地转。

我很是奇怪,为什么这一次我都委托人他不是人类了?可是如果他不是人类,他又怎么进行淘宝买卖的呢!

“开!”我忍痛的把自己的手指给咬破。但我的血滴在了戒指上面,嘴里喊了一声:“开……”。

程秀秀确定了身边没有危险以后,直接将手中的紧握的花朵随意扔弃,因为握的太紧,花上的刺已经将她的手心上的皮肤划得一条一条的。

她又站了起来,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幼白的脚行走在铺满黑曜石的地面上。她急促的走近湖边,就要将手伸进去……

在电梯里,我扶着张兰兰的行李箱。想着这个差评虽然被客户给消除了,但是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宫一谦看着我,又看了一眼被宫弦附身的宫建章。气氛尴尬至极。

我寻找了一处,看似比较干净,而且太阳又晒不到的地方坐了下来。刚才一路上神经绷得挺紧张,我自己也觉得乏了。正好趁此,在等待张兰兰的时间里,我可以先休息一会。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花怒放了起来。昨晚宫弦带给我的不愉快统统都消失殆尽。现在我的脑海中就只剩下要见到宫一谦的喜悦。

我怔怔的回忆着。无意间的抬头,看到了墙上的闹钟,已经快八点了。

竟然不停的在撞击我的结界,而且不仅如此,还有能力让这个结界变得越来越薄。

我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只见张兰兰手握一把符纸,然后朝着她嘴中说的那个厉鬼的方向就狠狠的扔了过去。

就在我以为这些燃烧着的符纸可以将厉鬼给烧掉时,却没想到厉鬼从口中吐出一些黑色雾状的气体,随着墨黑色的烟雾弥漫,那符纸的火就越来越弱,直到完全的灭掉了。

张兰兰倒也没有露出惊慌的神色,只见她双手结印,不断念动着一些我听不懂的咒语。突然间,张兰兰一声大喝,在厉鬼朝她攻击过来的同时,她先是迅速侧身让开后,又反手从她的背上的布袋里抽出一把木剑,朝着那厉鬼刺了过去。

那人真的是张兰兰,只是她的全身上下都罩上了一层灰色,就像是……死人的脸色。

宫弦无所谓的笑笑:“老婆大人开口了,自然是要满足的。那么这样吧,就罚你守护这磨盘山的安全,这里多一分安全,什么时候通过你的努力致使这里繁荣昌盛了,你的罪孽也就抵消了,那时你就可以去投胎了。”

这又是何苦,我都不相信一个人没了脸皮还能活下去。所以谈什么救不救的,面前的女子将帽子摘了下来,稳稳的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我并没有拦住她,这一路上走过来的这么多的诡异的事件,我心里反而还希望真的来点什么。这样起码还可以在解决问题的同时,接近我们想要,知道的事实的真相。

张兰兰都这么说了,我就当作张兰兰真的需要这方面的历练吧,否则我自己都觉得很对不起她的。

这么说来,刚才从我的眼前飘过的那个黑影,应该不是正常人类了,否则张兰兰不会看不到对方,尤其是那种冰封的冷意,这是有鬼蜮出来时会发生的现象。

又有好几个游魂站在我汽车的前面,好在灵体是没有重量的,否则有着那么多的游魂在车上游动,我们的车子早就翻下万丈深渊了。

我往后靠了靠,感觉被陆雅这突如其来的指责给弄得有点蒙逼。“这也不能说是我的运气,我的手机也是给你让你打电话给宫一谦的,所以说从某些意义上来说这跟你用你自己的手机打过去没什么两样。”

曾大庆?这个名字真眼熟。我回忆了一下淘宝上面的信息。联系人那一栏写的是曾先生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曾先生的用户名好像就叫做曾大庆。

张兰兰拧着眉头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

我的确是疯了,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让我真的是快要承受不住了。

我摇摇头,“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感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会有一种不安的滋味。”

我央求着张兰兰,苦着脸对她说:“你就陪我去看看嘛,看看是不是真的就像陈媚说的那样。”

不远处隐约有一个人影,难道是宫弦?哼,给我找到你偷情的证据了吧……你给我等着。

张兰兰摸了摸地板上贴了符纸的地方,一脸严肃的对我说:“昨天他是不是来过了?”

因为感觉到冷,我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往后退了一点。护士冷幽幽的声音对我说:“现在就觉得冷啦,一会还有更冷的呢。”

所以我无法想象,在那个不通汽车的三队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当三轮车的司机听说我要去三队时。朝我露出了诧异的眼神。

“三个小时?”我尖叫起来,然后怀疑的看了看那辆三轮车。

说完,司机就调头朝着桂水镇的方向回去了。

于是我连忙给宫一谦打了电话。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只要我打电话给宫一谦,几乎没有超过三声响还没有接通的。

我注意到曾大庆这段话里面有两个重点,第一个是他经过曽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声音。第二个则是曽小溪半夜总是要往学校里跑。

大明对我的话半信半疑的,他取了手机,看了几眼,并对我肯定的道:“没有错,大陈就是约我来这儿碰面的,他还给我发来共享位置图,正是这儿没有错,你看他的这一幅共享图的背景图正好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一幅。”

张兰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刚以为张兰兰要跟着我一起离开,却没想到张兰兰一下子从包包里掏出一把银质的小刀,恶狠狠的就将他架在了金龙的脖子上,语气森然的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不安我要你断子绝孙。”

我是如一直紧绷着的弦被放松后的脱力,这一鼓作气的气一泄,当然就无力了。我此时就是这样的状态。

她只是简单扼要的对我说:“林梦,没事的,那张符你千万不要取下来就可以了。”

眼看张兰兰要将这本书的内容给念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百宝箱可就在旁边,一静一动都容易被里面的鬼魂察觉到什么。

小珏也是很灵活的,也是一下子就反应过来。连忙帮我将刚才的话圆了过去。

大明惊讶的看着我,张兰兰则是一脸的同情,无奈的对我道;“知道话不能随便乱说了吧,否则最终伤害的还是自己。”

我对张兰兰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吓着大明。这个小伙子今天接触了太多的非正常的事件,不想让他过份的担心。

我明显的察觉到周围的乘客也都在看着我。我连声说:“没事,没事,我做恶梦了。”

直接就走到了宫一谦的房间里面,从宫一谦一直放钥匙放门卡的抽屉里拿了一串的钥匙,“一谦,你肯定还有备用的,这钥匙我就先拿走了。”说完,也不顾宫一谦会不会拒绝,我就直接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这一切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我直接就走出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面不仅阴暗潮湿,而且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带着手机去地下室,都不过只能当作是一个照明的工具。

我换了鞋,然后走了过去。刚刚还在我后面的女鬼,现在已经爬在了曾大庆的肩膀上。枯瘦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曾大庆的脖子,可惜就是那个没有嘴唇的牙齿一直暴露在空气中。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慎得慌。幸好我反应得快,在自己即将被迷惑时,又强迫自己往前走,我已经知道,只要自己活动起来,那些魑魅魍魉就无法靠近我。只是我唯有跑动时才不会听得见任何声音,无论是走着还是小跑,都会有各种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有时是大明的声音,有时是宫一谦的声音,尤其是宫一谦的声音最多。

这一丝的清明让我疑惑不解,脑海里有些糊涂,不知道是前进还是后退。

我心头一直被这个念头所驱使。致使我不在后退,反而不退而进。

宫弦与那明女子所在的位置,已经不复存在。我已经找不到它们的方位。

我盯着他看,去对他微微一笑,“晚了,宫弦也说过了,若是一开始你不对我们坦白,也许我们还会允你一条生路,可是你自己往死路上走,我们也不能拦着你不是。”

“那,然后呢?现在你对着一件物品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写下差评吗?”

“那你还要不要我们把你的夫人给治疗好,前提是你的夫人会恢复之前的容貌还有那纯良的秉性。”张兰兰漫不经心的向华先生询问道。

原来是这样,张兰兰这次真的特别认真,我本想劝她不要那么执着,但是想到这也关系到我的性命。我也毕竟不是什么大好人。

只是我们的宁静并没有维持多少时间,我们的屋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看到他一本正经郑重的样子,我的心有些不安。难道这件事情会比较严重?难得的看到宫弦如此的紧张。张兰兰听我说了那站道上的被网魂罗斗网住的魂魄之事,她拿用点了点我的额头,对我说:“你啊,你啊,就你好奇心最重,也不怕乱管闲事到时让自己聊天陷入了困境之中。”

“谢谢大妈,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我连忙联系店里一个叫小米的客服,问:客户不肯删差评怎么办?要不就算了吧,打电话退钱给他,他都不要。

“没用的,离职会死的更快。如果不干了可以向店长辞职,不过你要积累满100个好评才能见到店长。这是规矩。”

“没错。”

“那你女儿是什么症状能跟我描述一下吗?”我问。虽然我也不会治病赶鬼什么的,但只能硬着头皮接下来。毕竟这是唯一的方法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随便的坐在欣欣旁边,没想到她说,“姐姐,这个位子是给我家宝贝坐的,你不能坐。”

网店的介绍里说,这是泰国八十年代的小雕像,拿来把玩的。但现实中谁会拿这么一个长想可怕的东西来玩?

房间里谁也没有说话,我知道,都在等着第一个阿姨接着说下去。在这个时候断句简直就着急死人了。

我越想越觉得害怕,宫家的水比我想象的要深的太多了。我不想踏进去,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出不来了。

我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了,家里的佣人正在打扫凉亭。见我过来了,低首弯腰行了一礼便开口询问:“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吗?”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张兰兰站起了身体,吹灭了杯子周围的蜡烛。然后将酒杯递给了夫人,对夫人慎重的说:“夫人,吃了这个丸子。您下次跟先生同房后,如果要是怀上孩子,就会怀上您之前打掉的那个孩子。”

听完了买家又一通的长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买家就挂了电话。真是一个奇怪的买家,让我过去也得有个时间、地址不是吗?

门外,今天跟我在电梯里面见到的那个女子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口,麻木的直接就走了进来。我诧异的盯着她,惊讶的问了一句:“这……”

难道这个是鬼?只见那个女子趴在了丹凤的背上,伸出了猩红的舌头,轻轻的舔舐着丹凤的脖子。舔过的地方都带着斑斑血迹。

可是我不能,因为我能看见,甚至还能够跟她们对话,所以我在无形中就已经被深深的拉下了水,想要上岸。远没有那么简单。

赶尸人脸色突然一变,就在他犹豫的这一两秒钟,手中摇的铃铛声也跟着停了一两秒。

我们俩人把满满的一锅汤都吃完。才心满意足的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让宫家的人知道我去了哪儿,所以我只是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我的单位,然后我们再换的士过去。

而且经由我多次办案处理差评,接触过的那些恶灵的经验来看,此时就在我的周围,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是一定有一眼邪恶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禁不住全身戒备了起来。

我情急之下,结结巴巴的说:“真的……不行,我怀……孕了……”

我赶紧起床,准备赶去湖北。凭我可是一己之力行吗?于是我边抓紧时间洗漱,边联系客服小米,小米说给我介绍一个住在湘西的道士,能够降妖除魔。

于是我打电话给那道士,约好了一起去湖北的王先生家。他也答应帮我忙,不过要给酬劳。我答应了。坐了大半天的车,赶到王先生家后,我在车站等那个道士。没想到等到的不是道士,而是一个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子。

女孩爽朗的伸手说:“你就是林梦吧?我叫张兰兰,跟你联系的那个道士是我爷爷。他有急事来不了,所以我代替他来。你放心,我的法术也不错。”

忽然,小月就像疯了一样的朝着门外跑了出去。吓得我连忙往外追去。

只见小月一边跑一边喊:“烧死你,我要烧死你。”说完这句话,小月已经跑到了大街上,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正午,艳阳高照。灼烧着大地,火热的气温就像一个蒸笼一样,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正是一天中阳光最毒辣的时候。

只见小月就那样站在太阳底下,然后将自己戴着手镯的手高举过头顶,暴晒在阳光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手镯里面的那个宫装小女子已经被一团火给围住了。

然后她一副怨毒的神情看着我们,从眼睛里流出了血泪。小月已经站在太阳底下有十分钟了,她眯着眼睛抬起头,一直紧紧的盯着手镯。

为了不跟那个女鬼纠缠,我也索性装作睡觉的样子。但是躺着躺着,一阵困意袭来,我握着小月的手,就是能够让小月要睡醒来了我这边能知道。

应该不是华先生和夫人在打着谁家的小孩子吧?我的脑海中突然中闪过了那个诡异的风铃声,还有刚刚关灯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小孩子。最后徘徊在我脑海中的确实华夫人对我说的:“我跟先生一直没有孩子。”

可是幸福的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我才觉得自己不过是刚闭上眼睛,我万恶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朱咏飞!”我厉声尖叫起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有所动作,那个骷髅就直接伸出了尖利的手指,在我的手臂上狠狠一划。

就像是刚刚说的那样,那个孩子我不会留下的,不管是处于什么角度什么身份,那个孩子我都不会要的。

所以这个就注定了,我的想法跟他的必定是背道而驰的。

宫弦银色的瞳孔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的变成了暗色的血色,透着一股让人心惊的血腥和黑暗,周身散发着一股明显可以感觉到的寒气。

这一次从张兰兰留下来的手镯中得到的消息,我并不打算告诉给任何人,虽然此时与我同行的大明跟小功看起来是那么的无害,可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我无法做到准确的猜测出他们的内心所想,自然是只能把他们全部都当作了怀疑对象。

我心中一惊,想不到我的手镯的功能恢复了之后,第一次想要保护我,却是我不愿意的。这个时候如果我的手镯打开了保护我的结界,那么我岂不是白做戏了。不行,我得阻止手镯打开结界。

随着我心里念的次数越多,手镯上的热量也就越淡了,直到它恢复了正常。

“你是……”

“那现在宫一谦跟你是什么关系。”我才不管她为何会变得如此的蠢,我关心的是宫一谦跟她到了什么地步。而且我觉得她好像不记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似的。否则她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跟我说她想让宫一谦跟她共度春宵的事情。

这怎么又跟我结冥婚这件事情给扯上关系了。我也是醉了,我不知道一个人类跟鬼结成冥婚这件事情在鬼魂看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难不成还在头顶上写了“我很好吃快来把我吃掉”这么几个大字吗?

听课杨美玲的话,张兰兰也毫不客气的就坐在了旁边。从一堆化妆品中也挑选了几样自己需要的放在了面前。不过对比之下,我面前的种类就多的太多了。

张兰兰郁闷的说:“我怎么知道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你先打开看看再说!别跟我说什么不敢!”

夫人突然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们回房间去吧。”

我挽着张兰兰的手,朝着房间走过去。一到房间里,张兰兰第一个就冲进了浴室,然后把门一关。就开始洗漱了。还不忘大声的对我说:“梦梦,把灯开了。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清。”

不仅如此,它还一闪一闪的……

当下我几乎没有思考的就从被子中伸出手,裸露出来的半截手臂,因为接触到了冷空气而导致的一阵鸡皮疙瘩。我坚持不肯下床,无论如何,也要爬在床上,然后伸长手,把灯给关上。

我站在原地,电梯的门突然间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子走了进来。然后她静静的站在我的旁边,手伸过去在楼层按钮的那边虚空的按了一下,但是什么什么楼层的按钮都没有亮。

丹凤只是苦笑一声,然后就走去了厨房,留下我跟这个紫色的花朵面面相觑。而此时这束紫色的花朵却也仿佛就是跟花瓶中的一部分一样,牢牢的跟花瓶贴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