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样恋人 第74章:豪商巨贾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2662

    连载(字)

2662位书友共同开启《花样恋人》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豪商巨贾

花样恋人 咸小鱼儿 2662 2019-09-02

当然,若是许了最后能够知道魔气之上,的奥秘,那么就算天魔如何凶狠,仍旧要被他克制,懂得天地间最大秘密,许了就有机会超越昊天帝,翻天帝,成就真正的诸天主。

尤歌给自己打气,强迫将脑海里某个扰人的身影赶走,独自一人离开别墅,去了郊外的公墓。

家,多么温馨的字眼,尤歌的心瞬间就被填满,她相信父母在天有灵也会谅解她的。宝瑞如今发展得红红火火,越来越好,正迈入打进国际市场的重要阶段,容析元没有辜负宝瑞,单从这一点来讲,他是宝瑞的功臣。

容析元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尤歌的额头,沉声说:“我要你答应,从今以后,尤歌就交给我照顾。”

容炳雄心里那个气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苦心策划的计划,满以为爆料容析元和郑皓月解除婚约就能让股东们对宝瑞的信心动摇,从而让他儿子容桓趁机接管宝瑞。这如意算盘打得多么响亮,可容析元一出现就破坏了,容炳雄怎能不气?

果然,云珊面色铁青,一只手搭在陆晓东肩膀上,狠狠掐了一下,不善的目光盯着苏慕冉,冷冷地说:“你到是很会找地方休闲。”

容析元凑在她耳边说:“我不灌你喝酒,你自己想喝才喝,怎么样?”

尤歌望着杯子里的酒,再望望前方不远处的阳台……心里确实不舒服,压抑了多日的情绪又一次涌上来,脑子一热,神差鬼使的,她脖子一仰,竟又喝下了第四杯酒。

唯有不断提高自己,不断进步和提升,才可能有一天凭借实力拿回公司。她从不认为容析元真的会在结婚之后将公司双手奉上。而与他结婚,变成最亲密的敌人,她才能了解他。

看不见血腥的斗争往往残酷得令人心寒,哪怕是至亲,流着相同的血,但为了利益也会亮出最可耻的武器,将亲情斩断,就像当年容炳雄对付容析元的父亲那样,毫不留情,如今只不过是将手段作用在了容析元身上。

奕宝贝也是满眼渴望,恨不得爬上天去。

郑皓月脸色一变,尤歌那是眼神?不管怎样,现在她只是个导购,竟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

“爸,你吃吧,我去食堂吃。”许炎说完就转身要溜。

许炎见尤歌这个样子,他又何尝好过呢,除了心疼她,还有几分酸酸的感觉,可他还是温柔地看着尤歌,然后指指她的右后方……

龙晓晓急忙戴上眼镜,再一看容析元的手,没有半点动静。

一个穿着丝绸唐装戴着墨镜的中年男人表情严肃地站在眼前。

尤歌亮亮的眸子里闪动着光华:“老公,婚礼的时候就戴这套首饰吧。”

人不多,一共也就100人左右,但这些人大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平时只能在报纸杂志新闻上看到的人物,今天都一个个走下神坛,在容家的别墅里共聚一堂,只为见证这一对走过风风雨雨的夫妻。

这时,门口某一位男士不经意就发出了声响,立刻惹来晓晓的侧目……居然是霍骏琰!

尤歌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了,这时候很塞车,兴许容析元正堵在哪个路口。

“那怎么行,病了不去医院,万一晚上你又更加重呢?”

尤歌好一番折腾,却没有效果,气得哇哇大叫:“容析元王八蛋,你是贼吗?我都砌了墙装了门,你还要闯进来,你跟盗贼有什么区别?”

他第一次如此不受控制,忘记了该有的禁忌,忽略了平时的原则,开始顾及她这初经人事的身子,他不由自主地温柔,幽暗的眸子里流泻出一片**溺与疼惜。这一刻,他释放出了最真实的自己,放下所有顾虑,尽情地投入到这美妙的感受中。

尤歌顺利地到了制作部,去找郑皓月,看到工作间的案台上摆放着一堆闪闪发亮的黑色珠子,跟她那一串珍珠项链的珠子是一样的,她知道,这就是夏晴雪和乔馨想要的黑珍珠了。

尤歌此刻好像已经听不到四周嘈杂的声音,她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一幅惨烈的画面……那是多年前她与父母一起遭遇车祸时的情景。虽然她后来想起了大部分的经过,但总还是哪里没有衔接得上,她以为只是自己记忆出现偏差,可今天在枪声的刺激下,她的大脑再次记忆“穿越”回到了她9岁时的那一天。

“大叔!”尤歌颤抖地抱着容析元,已是满脸泪痕激动得无法自制:“大叔,我想起来了,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是谋杀,是谋杀,有人朝我父母开枪了……枪声……是枪声……”

这三人都是从同一家孤儿院出来的,那个地方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只要有机会就要报答孤儿院,要让曾经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也都受到助益。

当怀疑变成种子落在心田,它就会一天一天发芽成长,除非是你能一口气将它拔掉,否则,它会长成蔓藤缠绕着你,让你也跟着变得不是自己。

虽是夜晚,可尤歌还是能从淡淡的灯光中看出大宅的轮廓,比她原来的家更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趁热喝。”容析元见她发呆,端起了杯子送到她嘴边。

先前她说嗓子不舒服,不唱,可刚刚趁没人的时候听了一下,现在就开始唱了,她到底在想什么?又是为何会这样?再精明的人都会有破绽,只看身边的人能不能发觉了……

他心里,最怀念的,最想听的,还是她用稚嫩甜腻的声音喊“大叔”。

之前的平静,原来都只是虚假的表象,暗地里汹涌着可怕的浪潮,注定要在某个特殊的时刻将人拍晕。

蓦地,寂静中传来声响,轻微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豁然亮起的灯光。

这男人……霍骏琰能明显感觉到容析元的变化,比以前似乎温暖了许多,不再是那种高高在上冷傲的气息了,而是一种居家奶爸的平易近人。

可家里两个宝宝还需要照顾,最后,赫枫那小子自告奋勇地说他可以照顾宝宝……其实是把他老爸老妈叫来,在这儿住上几天,否则哪里懂什么育婴知识啊,连换个纸尿裤都不会。

第二天,许炎照常上班,却在临近中午时,收到了苏慕冉的便当盒。

她特意穿着许炎给她买的裙子,但因为现在天气已经转凉了,所以她批了件外套。

郑皓月被调去澳门这件事,在宝瑞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人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郑皓月在宝瑞算是一个老人儿了,有功之臣,但大家对她和尤歌之间的恩怨都不清楚,不知道这个女人私下里都干过什么恶事,都被她漂亮的外表和工作能力所蒙蔽了眼睛。

“终于见到了太好了!”龙晓晓的视线模糊,眼睛都差点掉下来。

“晓晓,原谅我当初没跟你说一声就走了,来不及说……”

不得不说,容析元这招棋下得太精妙,故意让何家的人误以为他跟何韦彤要进一步发展……要说演戏,要说布局,谁能有容析元这般的水准与胆魄?他胜在沉得住气,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只为了能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将何韦彤绳之于法!这比先立案再慢慢调查要强,真正的是快准狠!

怎么她不说话?难道是哑巴?

可正如她所说,她重新回到这里,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拿回父母留给她的公司,势必要跟容析元对上,那将会是她最大的考验。只有克服紧张,勇敢面对,她才能跨过这个心理障碍,成就更精彩的未来。

一共七只,其中三只有两岁多了,有两只一岁,还有两只是奶狗,才几个星期,跑得也最慢,像步履蹒跚的孩子般格外招人疼。

容析元,他才三十出头,正是大好年华的时期,却要成为植物人躺在chuang上,这种悲哀太沉重,她每次凝望那张熟悉的容颜,都会忍不住为他惋惜。

尤歌耳根一热,原本就粉嘟嘟的脸颊越发绯红,下意识地摸摸脖子,小声说:“是蚊子咬的。”

解决了担忧,尤歌就跟许炎商量着晚上吃什么,买什么菜。

此时此刻,

“容析元,你还是不是人?明知道我最爱香香了,为什么要将我和香香分开?看着别人痛苦,你就真的那么开心吗?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尤歌激愤的声音在颤抖,愤怒加上恐惧。

她的反应,看在他眼里,很是不满,越发想要征服她了。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人逢喜事精神爽,老爷子是怀着愉快的心情返回香港的,走了还不忘打电话回瑞麟山庄过问婚礼的事宜。

“在里边……已经迟到半小时了,你能在半小时的时间里开到码头吗?人家可是说了,必须把人送到云南。”

没错,尤歌如今有着很清晰的明辨是非的能力,她会思考会分析,加上对许炎的信任和两人之间的友谊,她只要动脑筋想想就该明白他的用心良苦。

事件影响恶劣,一天抓不到歹徒,市民们就会惶惶不安,生怕万一运气不好给自己遇上,歹徒是有枪的,职业劫匪,凶悍程度令人心惊,无视警车护驾都敢去行动,还在两分钟之内就完成整个行动,这该是一伙怎样的凶人?

“什么?容桓你敢再说一次!”容彩兰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居然有人骂她嘴臭,她哪里受得了。

“嗯,也只能这样了,监控器是挺麻烦,唐虞梅想得真周到,呵呵……”

确实太震惊了,这意外的惊喜简直能让人疯狂!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尤歌粉嘟嘟的脸颊发烫,紧贴着他的颈脖,她低声呢喃:“好喝……大叔你……你想不想要我啊?”

容析元就只跟尤歌一起去过孤儿院两次,见到翎姐也都是简单聊几句就离开。

是许炎当年一念之差救了她,带她远走国外,才让她有了犹如新生的机会,她才能明明白白地活着。这份恩情,尤歌铭刻在心,可容析元跟许炎不对盘,两人一见就有火药味,她心里怎么会舒服。

这货可不想承认这是自己第一次跟女生看电影,多没面子。

苏慕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恭喜你。不过,婚礼我是没法儿去了,礼物会到的。”苏慕冉说完就不再多停留一秒,很干脆地离去。

还是许炎先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说:“你怎么这么笨,平时的聪明劲儿去哪里了?我工作太忙,忘记昨天是三月之期,你就只写个卡片完事,不知道打电话问问我吗?卡片我根本没看到,不小心扔垃圾桶了。”

霍骏琰双手合十在许愿,闭上眼睛,虔诚的表情,俊朗的面容在烛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迷人。

这时,璇宝贝仍然没放弃想要啃手机的念头,很努力地凑着小嘴,很想啃……这小不点儿充满渴望的眼神望着手机屏幕,忽然笑得很乐呵,发出稚嫩的声音:“ba^baba……ba……baba……”

尤歌噗嗤笑出声,用手摸摸屏幕,温柔地安抚:“好啦好啦,不跟你计较,但是你要好好休息,我和孩子明天就过去。”

最近尤歌时常都会在家里做好了饭菜加热汤,给龙晓晓送去,就像对待自家人一样的贴心周到。

周丽萍当然看出来这尤歌和晓晓之间亲如姐妹的情谊,不禁感慨万千:“有时候,自己的亲人还不如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啊。”

“喂喂喂……你别走那么快啊,不是散步吗,慢点!”尤歌呼喊着上去拽住了许炎的袖子。

两个女人都显得很客气,但总会觉得这不是真的亲近和蔼,更像是在维护着一层表面的东西。

这时,门外传来急切的敲门声,还有沈兆焦急的声音……

容老爷子肺都气炸了,愤怒地低吼:“你还敢赶我走?你给我回来!回来!”

可是,他只有三分钟准备时间!

旁边两个保镖是唐虞梅的心腹,此刻都禁不住傻眼了。这是在上演爱情大片吗?都这时候了,容析元和尤歌还在柔情蜜意的,这让唐虞梅怎么想?

尤歌衣衫不整,眼角含春,眉间流动着属于女人的妩媚风情,不经意的流露,只有被男人滋润过的幸福女人才会这样。

“叉烧,蜜汁叉烧。”雷笑呵呵地说。

一群记者的围堵,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大家对于容析元的长相并不熟悉,不知道他就是最近几天频频出现在报纸头条的人物,都在好奇着是谁来了。

郑皓月偷瞄着他的脸,看不透他在想什么,但她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最好别惹他……

他心里那个气啊……才结婚就沦落到这地步?被她这么急着推开,他浑身不舒服,不知道哪里憋着一股气发不出来,真想撬开她脑袋看看都被塞了什么进去!

“咳咳……”沈兆不禁一阵猛咳,这个问题他都说得那么露骨了尤歌还没反应过来,看来他只能挑明说了。

从背影看不出是男是女,穿着普通,齐耳短发,看上去很瘦小,朦胧的灯光里,竟有点难以分辨雌雄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凭什么这样看着我?我是宝瑞的总裁,是有的是钱,而你只不过是个一无所有的乞丐,你不准这样看我!”郑皓月冲那人怒吼,嘶哑的声音难听之极。

这下就热闹了,有人马上就提出质疑问尤歌:“你手里是什么珠?”

尤歌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冒起来直窜背脊……什么人竟敢如此陷害宝瑞?此人用心何止是毒,简直是要赶尽杀绝!

可尤歌自己并没有因此而骄傲,她谦逊,低调,站在人群中,没有半点浮躁与倨傲,她也不认为自己一定就能应聘上,但凡事只要去做了就要尽全力。能成功固然是好,如果应聘失败,她会反省。

台下又是一阵喧哗,惊叹。人们想不到这首饰的设计者竟会是容析元。真正的大行家还藏得那么深,这套首饰应该也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

得到他的赞许和肯定,像郑皓月这样的女强人也要化作温柔小女人了,娇丽的容颜染上了几分红晕,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我是特意为了衬你嘛,你也是穿的墨绿色。”

尤歌倒在客厅的沙发,已经睡着了。胖乎乎的圆脸,娇憨的小模样,让人无法不去为之疼惜。

尤歌模模糊糊感觉身子在移动,睁开眼就看到他的脸,撒娇地搂着他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软软地说:“老公你回来好晚,工作这么多,怎么不多请点人给你分担一下啊?”

在一个房间门口,尤歌见到了她的两个同学,顿时来了精神。

看着镜子里自己身上那一点点红色的痕迹,都是他干的好事,估计要几天才能散去呢。他在chuang上时的强悍霸道,尤歌想忘都忘不了,她的灵魂已经被他深深地种下了烙印。

户口,难道要去找郑皓月拿?似乎除此之外没别的办法了。

真奇怪,香香这是怎么了?

容析元虽然霸道,但却也不是温柔,舍不得弄疼她,在她能承受的极致中最大限度地将她填满,这熟悉的欢愉,让人恨不得能揉进对方骨子里去,她带着羞怯的娇喘,是最动听的乐章,激励着他勇往直前。

容析元心想,就算不会也要唱啊,好不容易跟孩子有了互动,不能错过这个增进感情的机会。

佟槿被这话给震到,好像被雷劈的表情,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可能,翎姐怀孕?看着架势,怀的居然是元哥的孩子吗?这太不真实了,这是搞错了吧?

尤歌很快洗完澡,但发现一个问题……这里没换洗衣服!

“展销会之后的一个月,宝瑞的业绩提升了80%,目前还在稳定持续上升中,香港以及澳门的专卖店也已经在筹备中,最快在一个月内可以同时开业……”郑皓月继续汇报,每说一项,她脸上的骄傲就会增加一分。

如果一个工作的地方会让她产生很大的怨气和不甘,这样她就会被负能量缠身,工作也不会有效率,过程也会是艰难而被动的。她期待的是一个能让她心甘情愿付出时间和劳动的工作环境。显然,锦程公司已经不是这样的地方了,或许曾经是的……

容析元面对记者这样听似简单实则犀利的问话,他依旧是面不改色,沉稳如一棵屹立的松。

周围的人都不开心,佟槿又怎么开心得起来呢,他最近都很少笑过,孤儿院那边也很少去了,在家跟何碧翎说话的时间明显变少,何碧翎用那种方式怀孕,佟槿算是彻底颠覆了对何碧翎的印象,感觉她不再是从前那个善良的翎姐了,自然而然就开始疏远。

但不管怎样,这是警察啊。

“ok,晚上我去接你下班,餐厅我已经订好了位置。”

对于一个职场新人来说,锦程集团开出的条件优厚,并且表现得十分真诚,加上这家公司本身就实力不错,尤歌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将这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加入了锦程集团。

尤歌拿起了手机,出奇地平静,拨通了霍律师的电话,只说了一句:“霍叔叔,请你来接我一下,谢谢了。”

这两个字,深深地刺痛了容析元的心,凝望着眼前这异常冷静的小女人,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发生幻觉了?她怎么可以在说出那样的字眼之后还像个没事儿的人一样?

说出离婚两个字。她好像看到自己和容析元之间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是用他父亲和那个孩子的鲜血铸成的。

容析元见状,大刺刺地坐着,像是没听到一样。

好吧,事实证明,苏慕冉外表看起来是个软妹子萌妹子,但实际上是有一颗女汉子的灵魂……

“怎么样,好吃吗?”苏慕冉忽然问了一句。

苏慕冉也正是因为这些事而迷茫,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她纷乱的内心突然就奇迹般地平静下来,开始思考他说的话,开始有些醒悟到自己的烦恼是多余的,根本不必为晓东而惋惜……

这一瓶又是苏慕冉比许炎喝得多,许炎好心提醒她注意酒有后劲,别喝醉了,她每次都笑着摆手说让他放心。

依旧是波澜不惊的语气,可冷得骇人,仿佛周围的空气都能冻住三分!

许炎五官精致,笑起来还带着一点妖魅的惊艳,加上大家都知道这货目前单身没女友,这花儿又来得勤,不免就开始想歪了……试想一下许炎若真是个男男爱好者呢?那些护士只想想都能醉死过去。

容析元派出的人以及许炎那边,还有警方,三方的人马在一起行动,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歹徒想要逃离香港,几乎是不可能了。

尤歌吞了吞口水,调皮地眨眨眼说:“那个……我只是随口说说,我以前对金钱是没概念的,跟你元哥领证的时候我也没考虑过他是不是富豪,经你这么一提醒,我才发觉原来自己嫁的男人真有钱呢。不知道如果以后假如我跟他分开了,那这飞机也能分我一半么?”

尤歌更是扁扁嘴,一脸悻悻地说:“我……那不是在未雨绸缪么,女人嘛,总要为自己将来留条路。”

很多事,不能去想,越想越会揪心。尝过跟她和孩子在一起时,那种美好幸福的滋味,如今却各自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这份心酸和遗憾,不知会伴随许炎多久。

“……”许炎不知道自己是棋逢对手还是遇到了一个难缠的女人。

如果是沈兆,不会半夜开着容析元的车出去,会开另外的车。

尤歌睡意全无,仿佛背上梗着一根倒刺似的,坐立不安。十分钟后,尤歌终于披上睡袍,悄悄走出了这间房,朝着前边主宅走去。

很快,尤歌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大约半小时后,尤歌关了电脑,脸上的表情比先前显得愉悦一些,眉头也舒展了。

尤歌本来就是个水灵灵的年轻女子,她的外型气质以及年龄,学历,都是外人羡慕嫉妒恨的因素,加上她在那晚酒会的亮相,第二天就有新闻报道了,公司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个尤歌就是四年前失踪了后被容析元悬赏一千万的主角!是宝瑞集团前任董事长,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世的公主!

办公室里,尤歌向俞总汇报工作,递交上新的收购计划。

而事实证明霍律师的考虑是对的,如果宝瑞落在郑皓月手里,会是什么样,谁都难以预料,至少现在宝瑞的成就对得起它的创始人。

廖院长首次露出激动的表情,告诉尤歌,容析元的情况有了好转,现在要送回医院去做个详细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