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手机版

狸扑扑-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5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2章:睚眦之恨

狸扑扑 65810

“啊!!快救人,这么久还没有上来,肯定浮不上来了。”

可是与他们之间的牵系,却似乎想要扯又扯不断似的,他们总能变着法儿的来让她不安生。

而裴淼心的耳边响起的则是此起彼伏的赞叹声,直说那项链漂亮得不像样子,要是有机会拥有它,花再多的钱都值。

酒店西餐厅的经理在见到出现在门口的男人时,赶忙跟了上来,哈腰点头相迎,“曲总!”

“淼心……”

大床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已经穿戴好衣衫的曲耀阳,另外一个则是拢着身前床单,怔怔站在旁边怒视着他的小女人。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这……”曲母看了眼女儿,又去望曲市长的方向,“这还真是像,啊?老曲,婉婉小的时候长得可不就这样?哎哟,你还别说,这大眼睛高鼻梁的,还真是三分像裴淼心七分像咱儿子啊!”

曲耀阳见夏芷柔几不可闻地皱了下眉,但还是迅速换上一张友好温柔的脸,快步过去将曲母手里的军军抱了起来。

他蹲下,弯唇,“芽芽喜不喜欢?”

尤嘉轩在那边轻笑出声:“明天,等明天天一亮,我就来看你。”

他的话音落下,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嘴擒住她柔软的双唇。

“是么,可你身体上的反应又是为了什么?你的身体喜欢我的碰触,你明明就喜欢我在你里边。乖,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只要我不说,你不说,嘉轩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的心脏剧烈起伏不断,喉头还有鼻尖憋着一股酸气,想要出声唤她,告诉她自己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现在的狼狈而拖累了她。

曲耀阳点头,说:“好。”

“是啊!我是鸡!那这么高贵的你在这里拉着我不放又是什么?还是说你天生就好这口,谁当鸡你喜欢谁?”

她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这么些年没见,他的容颜未变,可看人时的眼神却总让人觉得蒙着层霜雾,怎么看都看不透似的。

再低头去望坐在石桌前的裴淼心,她亦是冲她笑笑,表示没发生什么事情。

阿坤哥在前方带路,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他回身的时候一一向大家介绍着,说这石子路再往上走一些就是万古楼,万古楼下来了再沿着小河向下走就是四方街,四方街再下去,就是著名的大水车,这些都是丽江的好景色。

裴淼心告了歉便悄悄从人群中遁出,没去看乱世浮华里曲耀阳忽明忽暗的脸,直接就从嘈杂的人群里遁了出去。

易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那医院里头,她进去了又出来,那么急,那么快,还……似乎伤透了心。

“……谁?”

当初他认识聂皖瑜那姑娘的时候,就隐隐觉得这是个藏得极深的女孩子。

她心底温暖,会心一笑,提着裙摆往外走的时候,竟然看到一辆深黑色的轿跑停在门口。

可是就算是她勾引他的那又如何?当初她还苦苦在家里等着他登门造访,还苦苦爱着这个不太回家的男人时,他不也在同另一个女人做着同样的事情?

裴淼心在电话那端破涕为笑,抬手用手背揩过自己的眼角,“苏晓你要是个男人……”

“芽芽!”裴淼心赶忙叫住女儿,“臣羽巴巴不是才带你去过游乐园吗,怎么又想去了?还有那什么sd娃娃,你知道那个有多贵,一个要多少钱吗?麻麻以前是怎么教你的,怎么可以随便跟人要东西呢?还有什么香草味的冰激凌,你昨天才咳嗽怎么又……”

曲耀阳站在原地怒骂一声,赶忙三两步往前去追,可是哪里,还追得到她,才到客栈门口,就听里面焦急的人说,夏芷柔晕倒了。

“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宏科’的首席秘书,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不好。”

“你……你要不等雨停了再离开……”

“嫂嫂。”她皱眉看着裴淼心手上的东西,“我妈是不是又欺负你?”

“淼心?”

“我现在不方便跟你说些什么,你是不是在我爸的家里?”

裴淼心高兴得心底突然就炸开了花。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我不出门我不上班,就待在家里做着也许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吃的饭,哪怕是这样一个人待着,只要想到你有机会吃到我做的饭,我就觉得开心我就能够继续坚持下去!”

“你有你的家要回,你有你的女人等你回家吃饭。可是跟你结婚的人是我啊!爱上你是我的错,可是这一年半里头,不管是出于责任还是你的心血来潮,你有关心过我么?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菜吗?”

她那样子,就像是在警告,警告裴淼心如果不识时务地在此时此地说了不该说的话,她的两个孩子必不会好过的。

“我还没有说你!这里不欢迎你,立刻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扶着夏芷柔的曲耀阳模样已经森冷。

门外似乎又响起了什么别的声音,大门开了,又关上,以及曲母撂下几句狠话之后,周围的一切才重回安静。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所以,当初真的是你用订单同她交换,让她退出‘青苗会’然后邀请我加入的吗?”

一抹伤划过眼底,但万晓柔还是重新鼓足勇气,镇定,“耀阳,好久不见。”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孩子……”奶奶粗糙得几乎快见了骨头的手轻轻覆盖住裴淼心拿着汤勺的那只。

奶奶频频点头,“喜欢,喜欢,我小时候也有一块这样的帕子,还有苏州的鱼味春卷和油氽紧酵,真好吃,我真想吃啊……”

仰头看到她从楼梯上下来,曲臣羽挑了眉问:“奶奶睡了?”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他们没人明白,也没人能懂她与他,无法前进也再无法后退的关系,凭的让人心烦。

曲耀阳觉得他的心在这一刻就跟粉碎了似的。

……

紧闭的窗玻璃外似乎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地敲打着她的窗棱,映得满屋子都是雨影。

半夜里,门铃一声“叮咚!”吵了这本来寂静的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