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今兮是何年 > 第102章:忆苦思甜

那次,滕青山是在水中。

那老者看了滕青山一眼,咧嘴一笑:“年轻人,你也喜欢看杂书?这可是一千多年前,咱们扬州的一代豪杰‘张野’的野史。虽然虚假居多。可看看还是很有意思的。如果你喜欢看,我也借你两本?”

这武长老眼睛一亮,笑眯起了眼:“哦?你就是那个滕青山,听说冀鸿这小子退了第一统领位置,就是你接任的!嗯,好,好……那冀鸿也是,都过百岁了,老赖在统领位置上。早该退了嘛。早点退也不至于断掉一条胳膊啊。”

“老严,我们这一排最前面二人是谁?竟然能坐在四位统领前面。”滕青山低声询问道。

选第一统领?

“二师伯他为我归元宗,带领黑甲军战斗这么多年。劳苦功高!从今天,二师伯他便是我归元宗的长老!”诸葛元洪朗声说道,冀鸿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老了,退位当长老,也算是功成名就。

那一群核心弟子高手和百夫长们低声议论着,而滕青虎最是开心。不久,大殿内一大群人走了出来,宗主、执法长老走在前面,随后四大统领、长老、都统、护法等一大群人跟在后面。

咻!蓬!

“哈哈……”

前世《千年纪事》中,也提到‘泥丸宫’。

足足有八十一根尖刺!

“好诡异。”滕青山不再多想,连跟上去。

滕青山只感觉到那赤鳞兽瞬间化为一道庞大的红光扑来——

那强大撞击也令滕青山猛地连退三步:“好一头妖兽,它的爪子大,那爪子就好像四柄锋利的神兵!竟然和我轮回枪硬碰硬。”刚才瞬间交战,滕青山发现,妖兽的武器是它的利爪!而且赤鳞兽能极短时间用利爪抵挡轮回枪,说明,它的反应速度也极快!

而且,听力也在提升。

“好神奇的能量。”以滕青山对身体的感知,清晰察觉到,原本早就修炼到极致,无法再提升的身体,仿佛一棵大树被神奇生命之水浇灌,迅速地再一次长高一般。自己的肌肉纤维变得更加强劲。

滕青山身体需求强,吸收多些。

无论是那手套,还是内甲。在滕青山的绝招‘毒龙钻’面前,都要被刺出个大窟窿。毕竟当年滕青山使用镔铁枪,实力比现在弱时,都能靠这招刺破蛟龙最外层的鳞甲了。滕青山现在很自信——

滕青山仔细一看,这两张人皮面具,一张是看似平凡的青年,另外一张,则是有着刀疤的中年男子面孔。看工艺精妙之极,滕青山用手『摸』『摸』,这人皮面具竟然一片冰凉,轻若无物。

烈火五式——火尽薪传!

呼!

一道灰『色』刀光迅疾地撕裂长空,到了滕青山面前。

“什么东西!”六个人都是大吃一惊。

蓬!

“吼~~~”

一个高手,瞬间只剩下战靴、内甲,尸骨无存!

石子,太快!

归谁?

“你娘的喊什么喊,要冲你去冲。”在前面的武者火了,“你们在后面,坐着看戏,老子拼命?”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嗯。”滕青山看着远处,穿着白袍的一群人。

“这地方,流汗快,太容易渴了。”武者们经常去舀水喝,在这地底,食物需要倒是少,就是水!消耗特别快。

冀鸿脸『色』难看,滕青山和关绿彼此相视一眼。

“飞猴石?上次咱们搜索还路过那,那深潭我还进去洗了一个澡。那个大深潭?潭底有一个水底通道?”

岩浆缓缓流动着,炽热的气流朝四周冲击着。

而且——

湖中央,竟然有着一块黑『色』石头,黑『色』石头上一透明的灵根长着,那黑『色』的叶子,以及那黑『色』的果实。

“嗯……”滕青山站在一处岔口,耳朵仔细听着,跑步声正是前方传来,可他前面却是崖壁。

他却不知道,那精瘦汉子已经成了赤鳞兽的腹中餐了。

整个人失去重心,不由朝下跌去。

噗!

“红『色』的?”杜洪有些惊讶。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不对!”

魏苍龙过去曾名列过《地榜》一次,冀鸿却没有,这令魏苍龙经常感到能压老对手一头。

此刻,周围欢呼声一片!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这时,统领‘关绿’也从大帐内走出来,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变化,只是很快恢复冷漠,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同时声音响起:“滕都统,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待得这边事情一了,到时候不怕受伤,你我好好比试一场。”

“青山,你现在代表的不单单是你自己,而且还代表我归元宗年轻一代!在外人眼里,能击败孟田的你,就是归元宗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所以,你不能退让。你要下狠手,杀!一口气杀上几个,那些挑战的人就害怕了,到时候敢挑战你的人,就少了。”冀鸿说道。

滕青山和冀鸿也连赶过去。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第二天清晨,桦城,滕青山他们所在的驻点前院中,聚集着大群的人。

黄鬃马虽然是廉价马,可一天也能跑个三四百里。从桦城赶到火焰山靠近火焰山的山脚处,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我们这么多人,分成三队仔细搜索这火焰山!”在山脚下,冀鸿吩咐道,“黑甲军三十名精英依旧跟我走!核心弟子高手跟关统领走!滕都统,你麾下那些人马跟你走!大家没问题吧?”

滕青山见状暗自摇头:“心『性』都不够坚定,应该是一个天赋了得,却没受过多大挫折,坐井观天,自认为了不起的小家伙。”对这种年轻人,滕青山提不起一丝兴趣,随即滕青山一群人而后便离去了。

“昨天下午,怎么楚郡的楚城里,铁衣门派出了一支上百人的精英高手队伍,赶往徐阳郡呢。那队伍为首的是铁衣门的长老‘魏苍龙’。十年前,他可是曾名列《地榜》的高手。”在这独臂男子身后不远处,一桌上几个武者开始谈论起来。

车轮滚滚,在一货车上,一名穿着朴素,赤脚的青年左手抓着自己的斩马刀,闭目盘膝坐着。

当初其他护卫们瞧不起这个穿着朴素,还赤脚的青年。曾有两名护卫要敲诈这青年,哪想……其他护卫们只看到血光一闪,那两名护卫便已经轰然倒地,他们的喉咙都被割破了。这群护卫这才骇然。

有一些隐世绝世强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传天下的!

“当然是被我杀的。”滕青山说道。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滕青虎也兴奋起来。

“不过我看的书中,并没记载它喜欢吃人。”杜洪说道,“赤鳞兽,我看再过一个月,就能完全成熟,变成过两丈高!它想要再蜕变,只能吃黑火灵果!我们要做的,就是夺那黑火灵果!”

……

“师伯祖。”关绿却开口道,“我看,我们还是早点去。不管那赤鳞兽能不能吃到黑火灵果,我们,抢的鳞甲都是黑『色』鳞甲。所以,我看我们早点去,最好,在赤鳞幼兽未成熟阶段,就宰杀了它!虽然鳞甲可能比成熟期略微差点,可至少,保证那赤鳞幼兽无法吃到黑火灵果!而且,成长到两丈高的赤鳞兽,也非常难对付!”

冀鸿一怔。

随即哈哈大笑:“关绿,你说的对!还是年轻人脑子好啊,现在杀了赤鳞幼兽,的确有益处没坏处!”

关绿冷冷看了滕青山一眼:“等黑火灵果事情一了,我会好好请教滕都统的枪法,看滕都统,到底有什么手段!”说完,这关绿大步地朝门外走去。

冀鸿看了一眼离开的关绿,而后朝滕青山笑道:“青山,你这次拒绝关绿,可不是好事啊。你是不是看她没名列《雏凤榜》,没比试兴致?”冀鸿可是年老成精,一眼就看出滕青山的意思。

虽然说滕青山的父母,不是归元宗弟子,不能算最信任的那种。

“难怪能一口吞掉人!”滕青山看到这模样,就懂了,“头这么大,嘴巴这么长,一张开,吞掉一个人很简单。不过……这妖兽就这么大,怎么一口气连吞三个人?它的肚子怎么容得下?”

“秦狼兄!”段侯陡然大喜,朝远处喊道。

孟田状若疯狂,嘶吼一声:“一起死吧!”手中的血月刀带着凄厉的寒光劈向滕青山。

从黑暗中,滕青山走了出来。

杜洪面『色』严肃:“都统,咱们死了两个兄弟,还有一个受重伤,他运气好,从腰部裂缝刺穿的一剑没要了他的命!而其他人都还好。”黑甲军军士因为都穿着重甲,不中招则已,一中招,一般都是必死的。

“大言不惭!”滕青山冷喝一声。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绿衣,你先退下。”俊秀青年淡然吩咐道。

幸好黑甲军军士体质都极好,也有内劲,才能撑住。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滕青山忽然眉头一皱,看向不远处的一个庄子,因为那里传来一阵阵哭声,而且,哭的人还很多。

老规矩。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楚郡槐城境内第一帮派‘红石帮’山寨大门口。

那位管家吴潭吩咐道:“小二,领这些护卫们到你们客栈的后院,在后院多准备几张桌子,什么好酒好菜,让他们自己点!”吴潭回头看了那群护卫,喝道:“各位兄弟可得注意点,别喝过头了。”

滕青山目光一扫,注意到客栈的一边,坐着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说着。他们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着刀剑等兵器。加起来也有二十几号人。

“青山兄弟,大家早点吃,吃完后也可以好好休息,现在已经不早了。明早还要赶路。”朱崇石说道。

这就令两千马贼可以跟上,还有一千马贼在后面跑着。

至于官道边上,那是农田,田地泥泞的很,人一脚踩进去都要陷进去。不管是战马,还是货车,一旦进去将很难前进。马贼们成千上万人涌上来,那将无处可逃。

马贼这一边。

那大量的拒马桩,而且前后一层层,黑甲军即使冲破第一层,也会被后面阻拦。根本无法冲锋。结局只会是被对方一拥而上,将马上骑士给弄下来,到时候,就完了。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死去吧。”大当家手中长刀,直接劈向在半空中的滕青山。

“住手!”

加上黑甲军本身的名气,徐阳郡内的几大帮派,以及一些宗派,都没敢来抢掠。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别因为这‘六十一’而瞧不起。

大当家脸『色』瞬间惨白,腿都吓软了。

“那大群的马贼,都伤不了大人一星半点。都统大人刚才舞着那杆长枪,就好像一头下山猛虎啊。那些马贼全都撞飞起来。”

恐怕就是谁有,都舍不得拿出来。

本来,大当家是不想将这宝贝弄出去的。

滕青山在家里呆了一个时辰,随后带着妹妹青雨,二人共乘在青鬃踏雪马上。和滕青虎一道,在众多族人的目送下,离开滕家庄,赶往宜城。

“快让开,快让开。”那些城卫一见滕青山、滕青虎的装束和战马模样,连将周围的人喝斥到一边去,随即恭恭敬敬让滕青山他们两骑进入宜城。

“哈哈,青山老弟你当初要去加入这黑甲军,我就知道,青山老弟你前途无量啊。可我也没想到,这才半年不到,青山老弟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刘三爷随即瞥到周围大量出酒楼的黑甲军军士。

“小雨,抓稳了。”滕青山低声道,随即高声喝道,“出发!”

“前面带路。”滕青山持着轮回枪,跟着这名黑甲军军士离开了校场。

“我不准,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你说小雨?”滕青山笑了。

“青青姑娘。”旁边的滕青虎连说道,“这是青山她妹妹,青雨!”

“嗯。”青雨喜滋滋的连点头,“谢谢你,小青。”

滕青山看着这两个女孩子,才谈一会儿,就‘小雨’‘小青’亲昵的称呼了。男人和女人就是有区别。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

“朱兄,周围可没什么能躲雨的,大家忍忍吧,这夏天暴雨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过……你也让你的人警惕着点。现在咱们进入徐阳郡境内。徐阳郡可是极『乱』的一郡。马贼极多。我黑甲军的威名,怕是震慑不了徐阳郡疯狂的马贼们!”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而其他儿子们,只能分到很少一点。

诸葛元洪目光毒辣,看那百夫长比试,滕青虎施展的招数,就猜出来了。

“有都统又怎么样,不就后天高手?”独眼汉子道。

“当然做!这么多护卫,还请黑甲军的人,这货物,最少也得几十万两银子。”大当家目光冷幽,“就是有赤血马,我都让他没法活着离开!”

车队的其他护卫们都暗自惊颤,黑甲军强大的武力,令他们心惊。

“哈哈,这些天,住在野外,都难得洗一个澡。这大夏天的,一身臭汗啊。今天得好好洗个澡。”那朱崇石笑道。

……

很快,驻守矿山的三月时间,期满了。

……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